標籤: Andlao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 Andlao-第五十四章 期待分享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检查人员伤亡、船体损伤!”
“先去灭火!”
“船医!船医!”
晨辉挺进号上各种声音乱做了一团,船员们焦急地在甲板上奔走,运输着伤员,清扫着一地的碎片。
诺塔尔也走出了指挥室,经验丰富的他没少处理这样的战后事宜,指挥起了现场的安排。
甲板微微颤抖,脚步声阵阵,高大的身影缓步而来。
武器师的身上带着灼热的蒸汽,与船员们擦肩而过。
接连发射熔铸之矛,令武器师的部分装甲都开始微微烧红,雨水落下,发出滋滋的声响。
无论是谁在经过时都忍不住地看向这狰狞的机械,刚刚这诡异的机械展现出了令人敬畏的力量,它之前一直沉睡在船舱底层,无人知晓它的存在。
伯劳驱使着武器师回到了升降平台上,铁索挂在原罪甲胄上,将它紧紧地固定在原地,机械推动着血肉,后颈处的装甲抬起,伯劳费力地从里面爬了出来。
他看起来感觉并不好,虽然武器师是二代甲胄,但凡人之躯操控起来,还是有些吃力,为此伯劳注射了一支弗洛伦德药剂,来缓和这侵蚀带来的压力。
清醒与混沌在脑海里盘旋,整个人有着莫名的呕吐感。
引擎停止转动后,蠕动的血肉也陷入了沉睡,驳接在身上的神经线缆也逐一断开,伯劳费力地爬下了高大的武器师。
伯劳身上黏糊糊的,这是源自于妖魔血肉的分泌物,这些趋近于胶纸的东西会填补他与甲胄之间的空隙,完全地贴合身体,来缓冲撞击之类的。
“真累啊……”
伯劳用力地揉了揉头,他仰起头,只见一道火流升空,黑天使从燃烧的残骸中升起,乘着狂风靠向晨辉挺进号。
甲板上早就放置了一枚固定桩,这是预留给黑天使的,防止它的钩索命中其它的地方,造成船只的损伤。
短暂的震动后,黑天使落在了甲板上,钩索回收,如蟒蛇般缠斗着,随后蛰伏在铁羽之间,陷入了沉默,黑天使朝着武器师走来,这里是晨辉挺进号仅有的升降平台,直接通往整备舱。
“船只损伤如何?”
洛伦佐从黑天使的后颈处爬了出来,在引擎休止后,妖魔的血肉都收缩回了装甲与机械之下,这使黑天使看起来更加消瘦,如同一座沉默的雕塑。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 愛下-第五十四章 期待推薦
“还好,柏铁加固过的外甲挡住了大部分的炮击,少部分打穿了护甲,命中了舱室,但都是一些密封舱,还有的就是有几门露台火炮受损严重。”伯劳说。
“看起来得维修一阵了。”
洛伦佐从黑天使身上跳了下来,可能真就是体质差距吧,驾驶原罪甲胄后,伯劳整个人都萎靡了几分,就连爬下甲胄都像个老头一样,颤颤巍巍的。
眼前的洛伦佐则是另一个样子,他活力四射,刚刚的海战对于他而言就像出门逛街一样轻松。
“何止,火炮的受损倒不是问题,我们从不缺乏火力,最主要的是外甲,”伯劳解释道,“一部分外甲受损严重,需要被直接更换。”
“看样子,我们得在棱冰湾多停留一阵了。”
洛伦佐无奈地说道,如果要进行铁甲船的维护,在这贫瘠的维京诸国,似乎只有棱冰湾能做到。
听到这个地名,伯劳的表情很平静,可能是甲胄令他太过疲惫了,即使想做什么表情,也露不出来。
更多的脚步声在靠近,能看到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家伙走出了船舱,衣袍上刻画着咬食尾巴的毒蛇。
为了此次行动永动之泵也派遣了一些随行人员,他们负责维护晨辉挺进号上,那些出自于永动之泵的复杂设备,就比如原罪甲胄。
“准备驶离这片海域吧,诺塔尔船长,我们看样子需要加快步伐了。”
洛伦佐对诺塔尔喊道。
“这些海盗呢?”
诺塔尔看了眼前方燃烧的火海,随着白昼的升起,它映亮了这凄凉的战场,死尸与残片漂浮在海面上,庞大的铁甲船如白鲸般缓缓沉落。
能听到隐约的求救声,战况惨烈,但还是有部分海盗幸存了下来,狂怒的波涛拍打着他们,在这种冷彻的环境下,他们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不用管他们,风暴自会吞食所有人。”
洛伦佐毫不在意地说道。
远处的风暴还在继续,带来狂风巨浪,铁甲船的残骸在这海面上形成了临时的堡垒,能帮助他们微微抵挡一下,可当焰火熄灭,彻底沉没时,他们就会被卷入死亡的旋涡之中。
“我们也得赶快离开了,这风暴再有不久就要追上我们了。”
这次遭遇战严重拖慢了行进的速度,洛伦佐此刻只想赶快远离这片糟糕的海域。
天际明亮了起来,清澈的浅蓝缓缓推进,最后停留在了灰黑的铁幕前,它与风暴各占据了半个天空,呈现着常人难以看到的光景。
熱門小說 餘燼之銃-第五十四章 期待鑒賞
武器师与黑天使缓缓沉入甲板之下,被升降机拖回了隐秘的整备舱中,船员们忙忙碌碌,反倒是洛伦佐和伯劳这两个作战人员清闲了下来。
晨辉挺进号在驶离风暴,风暴也在远离船只,它的轨迹终于出现了更改,就像海上的猎食者一样,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进,搜寻着猎物。
海盗们也被他一同裹挟着,连带着破碎的残骸缓慢地前进,亦或是沉入海底。
雨势也渐渐小了起来,变得淅淅沥沥,无数纤细的雨丝轻柔地落下,让大家紧张的神经缓和了不少。
“说到底,神明到底是否真的存在呢?”
洛伦佐站在建筑的阴影下,躲避着雨丝。
“你怎么想到这些了?”
伯劳靠着墙壁坐下,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贪婪地将清新且冰冷的空气灌入口中,以此缓和那股糟糕的恶心感。
诺塔尔与蓝翡翠开始了工作,剩下的事情就不用洛伦佐与伯劳担心,他们两个只要好好休息就行了。
“刚刚我遇到了个海盗,其他海盗都吓破了胆子,静候死亡,只有他嚷嚷着什么奥丁神,拎着手斧砍了上来。”
泽欧愤怒的脸庞在眼前闪动,但真正让洛伦佐记住他的不是咆哮的怒火,而是最后绝望的神情,死亡明明是如此值得恐惧的一件事,但在意识到无法死在自己手中时,泽欧身上透出了一种极为沉重的绝望,与其相比死亡对于他而言都是莫大的怜悯。
“英勇之死,这听起来蛮蠢的。”
伯劳感叹道,他很难理解维京人的这些想法,不……准确说难以理解他们的神话信仰。
所有人都畏惧着死后的清算,反而只有他们渴望着死亡的到来,仿佛这会迎来某种伟大。
“确实,但就是这种愚蠢的东西,让他在绝望面前没有胆怯……”洛伦佐显得很纠结,“我在想,愚昧的信仰,究竟是对还是错,它限制了我们的思维,但在一定程度上又确实支撑起了我们。”
“听起来就很复杂,这种事应该让那些学者去思考,而不是我们。”
伯劳不想讨论这种深邃的事,他的脑子一团浆糊,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你一会准备做什么?”伯劳问。
“制定一下计划,我们得在棱冰湾停留一段时间,太多的地方需要维护了,你呢?”洛伦佐看着甲板上的狼藉,皱起了眉头。
“我……我想回去睡一觉。”
伯劳疲惫极了。
这对于他而言真是糟糕的开始,先是噩梦,然后便是这场遭遇战,他头疼的要死,只想好好睡一觉,摆脱所有的烦恼。
“我开始讨厌大海了,船舱晃来晃去,就连睡觉也不安生。”
“至少你不晕船,赫尔克里和我一起时,他在船上差点把自己的胃都吐了出来。”
“这听起来可蛮惨的。”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到最后变成了沉默。
“你还不去制定计划吗?”伯劳说。
“不着急,这样的景色可不常见,我想多看会。”
洛伦佐仰起头,晨辉挺进号刚刚度过灰与白的交界,从风暴的笼罩下逃离。
“你是不想见她?”
伯劳看透了洛伦佐的谎言,认识了这么久,他多多少少也了解了洛伦佐的一些举止。
“差不多吧,我刚对她说这只是次普通的行动,我们会处理完与维京诸国的贸易,然后塞琉会跟着货船返航,我们继续前进。”
洛伦佐瞧了瞧还冒着黑烟的海面,有些无奈道。
“可突然就被这些海盗拦住了,原罪甲胄都出来了,这可骗不了她了。”
“你不想对她说这些?”伯劳问。
“说了又有什么用呢?徒增烦恼而已。”洛伦佐说着。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 愛下-第五十四章 期待相伴
“看起来她确实很喜欢你。”
“喜欢一个人猎魔人?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他摇摇头,“说不定我们这次就会死在世界尽头呢?即使不死在这里,也会在未来的某天死在某个战场上。”
“伯劳,这一点你也不是不知道,净除机关内有几个人能安然地活到退休?”
“因为这种原因吗?”伯劳问。
“不然呢,世界就要迎来一场残忍的大战了,哪怕我再怎么没心没肺,也不可能一点触动都没有,”洛伦佐叹着气,“这种情况你想让我对她说什么,感觉说什么都很扯淡啊。”
“虽然我这副德行,但我也知道一些道理,有些事无法完成,就不要许诺,期待的感觉会把一个人压垮,我体会过,甚至说现在也被期待着。”
旧教团的覆灭,洛伦佐·美第奇的遗愿,乱七八糟的事太多了,洛伦佐活的也乱七八糟的。
“不过这一切也有解决办法。”伯劳倒没那么悲观。
“干掉所有的妖魔?我知道,我们不是正在为此努力了吗?”
一提到根除妖魔,洛伦佐便来了兴致,脸上带着残忍的笑意。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餘燼之銃-第五十四章 期待鑒賞
“这么看来,无论是猎魔教团,还是筑国者,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有些秘密,少部分人知晓就好,太多人知道也无力改变什么,反而会让世界变得更糟糕。”
精彩玄幻小說 餘燼之銃笔趣-第五十四章 期待看書
“就像缄默者与围栏。”伯劳回应着。
“对,差不多,这么看来我们确实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离真相越来越近。”
所有的线索都互相对应着,呼唤着同一个名字。
“看到那个维京人,我倒想起了我在福音教会的日子。”洛伦佐面露愁色。
“我想起了我的神,我曾经的神。”
“《福音书》里的东西吗?”
伯劳问,他不是信徒,但对这东西还是有着一定的了解。
在英尔维格崛起前,掌控西方世界的是福音教会,几乎每一处土地上都有着他们的信徒,英尔维格也如此,但好在英尔维格没有被信仰支配的太深,最后它挣脱了出来。
“嗯,妖魔是从神的影子里滋生的……我一度觉得这是枢机卿们的疯言疯语,他们解释不了这些,故此套上信仰的壳子。”
目光落向北方。
“可现在看来,或许这是真的。”
洛伦佐整理着自己的思绪,经历了这么多,他对于世界的认知被一次又一次的刷新。
“由于模因污染的存在,那些得到知识的圣徒们无法将其完善地传递下去,只能用神学来扭曲它的本意,让我们在不受到污染、或少量受到污染的前提下,对于这个世界的黑暗有一定的认知。”
“可能吧……你这些话如果传回翡冷翠,说不定能撼动福音教会的统治呢,”伯劳慢悠悠地说道,“所有的神秘,只是我们尚未知晓的未知而已,理性每进一步,愚昧便后退一步。”
洛伦佐点头肯定了伯劳的话语。
“以前我可能会对这样的猜想感到激动,但现在看来也习以为常了,所有的事物都是有联系的,无论是妖魔还是猎魔人,筑国者还是世界尽头,一张无形的网困住了我们每个人。
现在,我们在向一切的源头前进,世界的尽头。”
洛伦佐话音一转,他低头对伯劳说道。
“其实我说这些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
“如果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话,我们或许能在世界尽头见到祂。”
“它是谁?”
“一切的源头,我们的神。”

熱門都市小说 餘燼之銃笔趣-第三十五章 歸來閲讀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英尔维格,怒涛之角军港。
这里是一处位于英尔维格北部荒野尽头的秘密港口,因为整体地形就像一根从陆地上突出的尖角,以及下方不断拍击礁石的海浪,这里被命名为了怒涛之角军港。
曾经英尔维格试着开发荒凉的北部,但由于种种原因还是放弃了,当然这些说辞都是表面上的,实际背地里这里被作为一个军事设施秘密开发了起来,经过数年的发展,最后变成了如今这样。
它由净除机关直接把持,算得上是净除机关第二心脏,有完善的军事与研究设施,担任着秘密港口的职能的同时也进行着工业开发。
就是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人们从土壤深处挖出了奇异的原油,并通过复杂的工艺使其变成了如今所使用的漆锑,当初所载着洛伦佐与劳伦斯的列车的目的地便是这里,好在它最后被炸上了天,让这里的秘密一直藏于视野之外。
或许是靠近北方、也可能是这里过于荒凉的原因,亚瑟走在这里不禁感到一阵凛冬般的寒冷。
放眼望去,这里除了乱石与荒草外,便是那些高大的人造建筑,宛如一片从荒原上拔地而起的钢铁丛林。
他停了下来,驻足在原地,看着这些钢铁巨兽。
那是一艘又一艘的新式铁甲船,以漆锑为燃料,搭载着源自于永动之泵的武器,这会是一支所向无敌的舰队,也是英尔维格有信心开战的一大原因,它们停泊在这里太久了。
清晨的雾气将这里完全地吞没,视野没被限制多少,只是增添了许多的神秘感。
不过今天的重点并不是它们,而是一位尚未到来的客人。
都市奇闻广记
“根据时间来看,洛伦佐他们应该已经起航了,”亚瑟低头看了一眼怀表,目光望向了无际的北方,“满载着责任与期待,希望他们带回好消息。”
“我想他应该在好奇为什么没有人来送送他吧,明明被给予厚望,结果就这么离开了。”
声音响起,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她裹着厚厚的大衣,远处还有医疗小组待命。
“大概吧……这应该是你近些年到过最远的地方吧,我记得你上次来时,这里还没有这么多建筑,只是一个还在施工的工地而已。”
网游二次元
亚瑟走到女王的身边,和她站在了一起,在这里等候着什么。
“是啊,一切都变化的这么快。”
女王贪婪地看着四周的景色,头顶这片无际的天空,辽阔荒凉的原野,扭曲狰狞的建筑群,还有身前这片蔚蓝的大海。
她就像一个从监狱里被暂时释放的犯人,如果可以、女王真的很想把所看到的一切都深深地刻进脑海里。
“每次看到这些时,我都能感到自己的可笑,作为一位女王,我对于自己的国土知之甚少。”
女王难过地说着。
亚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他把手背到了身后,直视着前方。
气氛沉默了下来,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打发时间,只能目视着前方,在维持着这漫长的寂静,直到有阵阵微风袭来,它们从海上的浓雾之中涌出,仿佛有头巨大的怪物正躲在雾气后对着两人呼吸。
有什么东西要来了,从大海的另一边。
“所以……真的如你那日所说的那样吗?我们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遥远,只是出于隔离的原因,筑国者修改了地图,误导了民众,将所有的信息封锁起来,是吗?”
亚瑟想起女王曾说过的话,又想起接下来要见到的客人,他忍不住地问道。
“这种事不是显而易见吗?九夏的领土遍布位于高加索山脉之后,无论高加索山脉有多么巨大,只要沿着它的边岸航行,想必总有一天能抵达九夏,可事实上是没有人能抵达。”
女王平静地说着,这话语弄得亚瑟心底一寒。
这仿佛是一团难以窥视的迷雾,所有不受邀请者都将迷失在其中。
“除了几十年前的那次拜访外,九夏便再也没有任何出现的痕迹了,他们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但有时从大海的另一边又会迎来一些奇怪的僧侣,和一些青铜制品。他们徘徊在我们身边,在我们快要将其遗忘时又放出些许的消息,证明他们的存在。”
西方世界与东方世界之间有着一种奇怪的关系,有时女王也说不清楚。
“这让我想起了那些阴谋论。”
听着女王讲这些,亚瑟倒也想起一些有趣的事,整个人不由地放松了几分。
“很多人都说东方什么都没有,那里只是一片汪洋的大海,什么九夏都是我们英尔维格编造出的谎言……毕竟在夔龙舰队后,他们就再也没出现过了,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
“对,这就是筑国者们希望的,一个误导、谎言,要知道九夏和我们专精的方向不同,我们有着完善的工业基础,而他们对于逆模因研究颇深,现在清道夫部队的便是基于九夏的逆模因技术。”
当时在铂金宫地下的会谈里,迫于时间等原因,女王实际上还有很多东西没有说出来,当然这些都是一些细枝末节的事,对于整个事态的发展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在筑国者们的多年研究下发现,西方世界的侵蚀强度与出现频率都远超于东方世界,为了保持隔离,九夏建立起了一道城墙,将自己保护在其中,将邪异的力量拒绝在了外界。”
“城墙?”
亚瑟的脑海里浮现了一座万里长城,它能隔绝海上的航道,想必高大如山,宛如神迹一样竖立在海域之上。
这么想还真有些离谱,亚瑟在思考女王是不是在开玩笑。
“一个并不存在的城墙,准确说是一种名为‘遗忘长城’逆模因系统,它们覆盖了整个东方世界,当你朝向东方航行、步入逆模因的影响范围内时,你们便会受到遗忘长城的影响。”
女王解释道,从这一点来看,九夏的逆模因技术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你会迷失在其中,忘记自己的目的,乃至忘记自己是谁,直到你放弃这一切,选择返航。九夏就是靠这遗忘长城完全了对自己的隔离封锁,再加上他们境内的侵蚀强度与出现频率都较低,他们知识技术的完整性要比我们高上不少,但这也只是限于逆模因的部分,你也知道,当他们抵达英尔维格时,船只材料使用的还是木材。”
“也就是说,几十年前的那次会面,表面上是两个国度间的技术交流,但实际上是筑国者内部的技术分享,是吗?”亚瑟后知后觉。
“差不多,面对侵蚀的模因污染,逆模因技术是目前唯一的出路,经过筑国者内部长达数年的交流,我们将九夏的筑国者视为了研究员,对其进行技术援助,进行逆模因的更深一层研究,也支持他们进行封锁,将这些主要压力承担在了这边。”
可能是路途上的劳累,女王咳嗽了几声,表情带着些许的痛苦。
“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分享守秘者的知识。”
“守秘者的知识?”
“嗯,筑国者由最初的黄金黎明分裂出来,遍布世界各地,只不过因为九夏的遗忘长城,让很多人都忽视了九夏的存在,”女王接着说道,“说实话,很多时候我也快忘了,在东方也有着筑国者的存在。”
“当时守秘者的知识令我们进行了一次工业革命,但其中不止有着工业的知识,还有关于逆模因的部分,但我们根本没有逆模因的研究基础,只能守着宝藏无法使用。
直到夔龙舰队的抵达,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带走这先进的逆模因技术来补足他们的技术,同时他们也为我们留下了基础技术,结果你也看到了,清道夫部队做的不错,他让很多人都忘记了一些关于妖魔的糟糕回忆,将妖魔的存在藏于幕后。”
“这样吗……”
听着这一切,亚瑟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能无力地感叹着。
“陛下,有次洛伦佐和我说过这样的话。”
“什么?”
“他说世界是被一个又一个的谎言、一重又一重的帷幕所笼罩着。
你识破了一个谎言、揭开了一重帷幕,但或许你还处在更大的谎言之中,被更大的帷幕所笼罩着。”
亚瑟拿起香烟,自顾自地点了起来,抽了几口才想起来问。
“你介意吗?”
仔细想想,自己还从未在女王面前抽过烟、舒缓压力。
“你继续。”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女王平静地回答着。
“其实这句话现在听起来,倒理解了很多,我还记得我加入净除机关的第一天,我知晓了妖魔的存在,还有这些神秘的炼金术与暴力机关,我当时觉得我就是准备救世的英雄。
可后来我发现这世界并非那么简单,遇到洛伦佐之后这样的感觉更加地加剧了,未知的谜题纷纷有了答案,一个又一个的谎言被识破,我不断地冲破帷幕,最后走到这里。”
亚瑟微笑,他侧过头看着女王。
“我很好奇到底还有多少帷幕笼罩在我的头顶,这样的抗争真的会有尽头吗?”
“我们很快就会得到答案了。”
女王也对亚瑟致以微笑。
就在两人谈话间,迎面的风更加猛烈了,它们卷起雾气将其驱散,视野被拉长,汹涌的海面尽显在眼前,仿佛有无形的大手劈开了天地。
悠扬的汽笛声响起,在迷雾之后赤红的大旗缓缓升起。
心里事先有所准备,但当这一刻来临时,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了略微的变化,似乎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般,狰狞的怪物浮现在了海面之上,朝着他们大步前进。
直到靠近百米才看清那狰狞的面孔,那不过是船只上的涂装,与预想中的铁甲船不同,虽然整体依旧是钢铁铸造,但它外形的装饰上保持着浓烈的风格,弧形的云纹布满船体,在最前方扬起旗帜。
它仿佛是在海上行进的猛兽,而在几十年前这样的猛兽成百上千,不知为何如今只有它一个孤身来此。
这已经足够了。
时隔几十年,九夏人走出了遗忘长城,再度踏上了西方世界。
随着大船的缓缓入港,遍布清晨的浓雾也逐渐散去,这时才能看到这里不止有亚瑟与女王,还有一大批随行人员,有的人是担任护卫,有的人则是担任翻译,大家神情都很激动,尤其是那个翻译官。
此刻罗德内心的这种兴奋之情别人很难体会,他还记得儿时对于神秘东方的向往,那时起他便立志要研究这神秘的九夏,他努力学习考入最好的大学,在众人不解的目光里投入了语言学科,在导师多年的教导下学会了九夏语。
在出师的那一天他就像要踏上征程的勇士,准备凭借着这一身本事闯出个天地,可就在这神圣的时刻,他的导师却痛苦万分地对他道歉。
罗德很不解。
导师十分悲痛地说,自从几十年前出现在雷恩多纳港口后,九夏人就再也没出现过了,前往东方的航道也从未被打通。
罗德的世界在那一刻崩塌了,这种感觉就像他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学会了一身纵横天下的武功,结果在出师的那一天,他的师傅举着枪对他说,“嘿!罗德,这玩意比武功好用多了!”
本以为心中的这口淤血再无化解之日,可后来精通九夏语的罗德被作为特殊人才招募进了净除机关,直到今天。
大船停下了,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一位骑士走下了船。
其实在场的各位也不太清楚该不该称呼这个人为骑士,他虽然穿着一身盔甲,但这显然和西方世界所认知的盔甲截然不同,它看起来也并不笨重,大部分由金属鳞片制成,包裹在衣物的边缘,以及身体的要害部位,与传统的盔甲而言,要轻便了不少。
他腰间系着剑,但后背上却背着枪袋其中插着一把精致的长枪,
然后大家看到了骑士的面孔,那是一个老人,头发花白,但漆黑的眼瞳里透露着光,他看到了女王,一眼便认出了她,大笑着前进。
“我想您便是如今的维多利亚女王了。”
令人意外,这个老人居然会讲西方话,虽然带着模糊的口音,但至少在交流上不费劲。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了。”
暴猿王 寂夜惊雷
女王坐在轮椅上微笑地伸出手。
“我知道,我们左氏最大的优点便是好记性,我记得您,当时您跟在您母亲身边,还是个孩子,一晃都这么久了啊。”
老人和女王握在了一起,他看起来比在场的各位还要开心,言谈间目光还在东瞅瞅西看看。
“我都没想过我还有机会再次踏上这片土地。”老人长叹道,“时光荏苒,我上次踏上这片土地时还是个年轻小伙,可现在却是一个糟老头子了。”
“现在英尔维格也有了新的变化,对于您而言,这也会是一个新的世界。”
“这样吗?”
老人目光的里有了很多的期待。
“总之,欢迎您的归来,筑国者、左镇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