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重生之逆歲月

火熱言情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 txt-第208章 不賣情懷靠實力熱推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在位于蜀都中心位置的省府大楼的会议室里,萧镇正认真的听着领导的指示。这里正在召开的是魔都高峰论坛招商预备会。
会议室非常的宽敞明亮,在正中的位置是一张可以围坐二十多人椭圆形大会议桌,在会议室的四周又靠墙设置了一圈会议桌椅。
萧镇此时正坐在正中的大会议桌前,在他右边就坐的是县里负责经济的林副县长,周围还围坐了来自其它三个地市、县的与会人员。其中他的老同学郭荣也坐在大佛市的那一块区域。在萧镇的对面是出席会议的省里各部门的相关领导。
在外面靠墙的一圈,也坐满了来自各处的工作人员,其中坐在萧镇和林副县长身后的,是县科经局王局长以及两位助手小文和小伍。
现在正在讲话的是巴蜀省分管招商引资的董副省长。
董副省长告诉大家,这次在魔都举行的经济高峰论坛系列活动中,其中有一项就是要在高峰论坛正式开始前,将举办一次新时代百县风采展示活动。届时来自全国各地的一百余县的代表将云集一堂,在各自的展位展示各县的风土人情、经济特色、特有资源……是一次促进交流以及招商引资,拉动经济发展的好机会。
这次巴蜀省特意选了四个县前往参加交流,如果在这次的高峰论坛结束前,哪个县在招商引资方面取得的成就最大,那么高峰论坛后,这个县将作为巴蜀省的推荐代表,参加国家组织的欧洲十国经济访问活动。
与会个众人都相互的看了一眼,大家都明白了这次实际上是要把招商引资作为一场比赛,而奖励就是获得跟随国家领导前去欧洲十国进行经济访问的资格。谁都知道,如果能在这次的高峰论坛上得到展示的机会,再跟随领导前去进行经济访问,对于自己的历练,未来的仕途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时,董副省长意味深长的看着萧镇和另一边的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干部说道:“小萧、小陈啊,你们两位可是咱们巴蜀省县级领导里最为年轻的一把手了,而且西川县、新龙县近期的发展势头也是非常迅猛的,这次的百县展示,你俩一定要给咱们巴蜀省争口气哟。”
那名被董副省长称作“小陈”的年轻人正是新龙县的县委书记陈翔斌。
陈翔斌今年36岁,虽然比萧镇大了5岁左右,但依然是省里最为年轻的县级一把手之一。更为重要的是他五年前便已担任了新龙县的县长,并带领新龙县以迅猛的发展势头,稳坐了两年全省经济十强县第一,还获得了国务院“经济特色县”的授牌。
两年前,陈翔斌晋升成为新龙县县委书记、市委常委,因此可以说无论是在业绩、经历、实力、职级上都是妥妥的压了萧镇一头。
董副省长单单把萧镇和陈翔斌放到一起说事,在旁人看来应该是给了萧镇很大的压力才对,不过实际上陈翔斌心里的压力却是比萧镇还大。
因为自从萧镇到任西川县后,很快便为西川县制定了一套十分符合自身特色的发展规划。而去年的大地震中,西川县在萧镇的带领下虽处于震中位置,但却是受损虽小,行动最及时,恢复最快的县,受到了领导的高度赞扬。
特别是近半年来,萧镇积极协调各方资源,为西川县的灾后重建拉去了大量的助力,使得西川县成为了灾区重建的典范,可以说这次的地震不仅没有震垮西川人的信心,反而使西川县获得了一次高速发展的契机,让西川县在巴蜀西部各县市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巴蜀省的又一个明星县。
正是萧镇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让陈翔斌也深为忌惮,同时陈翔斌明面上的那些优势反而成为他的压力,明星的光环一旦戴上就很难再愿意摘下来,这次的比拼他同样不愿意,也不能输给萧镇。
“董副省长放心,能不能参加欧洲十国经济访问倒不要紧,不过借这次机会,我一定尽全力为咱们西川县拉回更多的发展机会。”萧镇率先表了个态,董副省长和众位领导也微笑的点了点头。
“哎,萧镇同志太谦虚了,我看这次的第一应该是非你们西川县莫属了啊……”这时,一边的陈翔斌突然话里有话的说道。
“哦?陈书记为何如此肯定呢?”萧镇疑惑到。
陈翔斌笑了笑对与会的各位领导说道:“要说咱们新龙县几年前还是个农业大县,除了种植点蔬菜瓜果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有利的资源。这几年虽然新龙县经济发展的态势十分迅猛,而且也稳居咱们省经济十强县之首,可这都是靠咱们县里全体党员干部一点一滴的拼出来的。”
陈翔斌这些年的努力和业绩也是有目共睹的,这番话虽然有老王卖瓜的嫌疑,但也的确在情在理,引得不少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陈翔斌话锋一转,对着萧镇说道:“西川县就不同了,那可是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目前别说咱们巴蜀省,甚至说是举国之力在重点打造也不为过啊。我想萧书记此番过去,靠着灾后重建的优势,随便卖卖情怀,都能得到大家的关注与同情,拉来大笔的投资、赞助……
这时大家都沉默了,谁都听名白了陈翔斌这话里的两层意思:一是指萧镇的西川县之所以发展的好,全是靠着灾后重建这个历史性的机遇;二是此次出去招商引资,即便萧镇取得的成绩好,那也是靠着卖情怀,博同情,与实际的能力无关。可以说在这样的会议上,这番话已经是相当的大胆了。
董副省长终于说话了:“翔斌同志这话还是有失偏颇的。这次受灾的地区十分的广袤,可是西川县深处地震中心却受灾最小,恢复最快,短短半年多时间,全县不仅走出了地震的阴影,反而赶超各县,经济发展远远超过了受灾之前。这般的成绩也不是靠着卖情怀和博同情就能取得的……”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重生之逆歲月 線上看-第208章 不賣情懷靠實力
“是啊”“嗯,董副省长说的在理。”“这萧镇书记的确是不一般啊……”
见到大家似乎都还是比较认同萧镇,陈翔斌也不再多说,站起身来说道:“董副省长说得对,是我有些言过了。”
接着又向着萧镇微微致意道:“萧兄弟,我也是直来直去的性子,对事不对人,你可别往心里去啊。这次的招商引资,咱们四个县都全力以赴,公平竞争。”
陈翔斌把“公平竞争”四个字说得很重,这哪里是真的道歉,分明就是继续强调萧镇与大家之间的竞争不公平。
萧镇微微一笑,也站起身来说道:“陈书记哪里话,这次咱们四个县代表的都是巴蜀省,我们应该团结协作,从各自不同的领域展示出咱们巴蜀省独特的风采。至于拉来的投资,无论进入哪个县,最终都是在为咱们巴蜀省的经济发展做贡献。现在巴蜀的经济已经逐渐形成了一个广袤的经济圈,在这个圈内,无论哪一点发展起来都将是对整体起到带动的作用……”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笔趣-第208章 不賣情懷靠實力分享
应该说萧镇这番话站得角度更高,体现出的全局意识更强,相比之下,让大家都觉得陈翔斌太过注重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了,格局似乎太小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 txt-第208章 不賣情懷靠實力閲讀
萧镇接着说道:“不过嘛……既然省里为了激励大家设置了这个奖励机制,我十分赞同陈书记的意见,咱们在团结协作的前提下,可是适度的,友好的公平竞争。在这里我也表个态,这次去魔都,我们西川县不博同情,也不卖情怀,所有与灾后重建有关的项目都不算做咱们的成绩,由省里统一调配资源。咱们西川县要用全新的发展理念,优良的政商环境,独具特色的资源优势去赢得大家的认同。”
萧镇的话刚一完,郭荣率先鼓起来掌,几乎同时,会场内也是纷纷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陈翔斌尴尬的坐下,也只得苦笑着跟着大家拍了几下掌。
待大家安静下来,董副省长说道:“好,萧镇同志觉悟很高,大局意识很强。应该说这次咱们去魔都的四个县都各有特色,只要好好准备拿出实力,大家都是有机会的。”
听了董副省长这话,其它两县的领导相视一笑,这人比人有时就真得气死人。董副省长说的话没错,各县有各县的特色,但是得看是谁主政。萧镇和陈翔斌所展现出来的手腕让他们的确是自叹不如,根本就没有想过能比得过人家。他们打的主意就是打打酱油,能在这次的盛会中为自己主政的地区拿回一些好处就算是满足了。
会后,大家分头准备,两天后就将出发前往魔都。萧镇接到了来自商务部的发小楚戈的电话。电话里楚戈告诉萧镇自己这次也在高峰论坛上负责了一些工作,并且还透露给萧镇一个重要的信息,对于这次百县风采展示活动中表现比较优异的地区,将有一个大大的惊喜在等着他们。这一信息,让萧镇对这次的魔都之行更为重视起来。

火熱都市言情 重生之逆歲月 txt-第202章 扶不上牆的爛泥展示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梁荧转过身,“咦?是你……们!”
他赫然发现眼前竟然出现两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一个是自己的前妻白婉婷,另一个正是以前让自己吃尽苦头的前丈母娘。
白婉婷也是突然愣住了,一旁的白母一见到梁荧却是一阵劈头盖脸的骂了起来:“哎哟,你这个废物,不知道这些年你跑哪里去了,原来是回港岛了啊……”
梁荧听到白母又叫自己废物,眉头微微一皱,显出了不悦的神情,但还是尽量克制住了情绪。
“怎么回到港岛还是只做个小保安啊?还以为你多有能耐……”白母依然是一副牙尖嘴利的样子。
这时,公司前台的职员见到梁荧被人纠缠,赶紧离开前台准备过来解围。。
梁荧发现立即冲她摆了摆手:“我能够处理……”
见到梁荧如此一说,那职员哪还敢近前,怔怔地又缩了回去。
“好啦,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少说两句吧。”白婉婷见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注意,赶紧制止住了母亲。
“你们来这有什么事吗?”梁荧向白婉婷问道。
不等白婉婷回答,白母抢先说道:“我可告诉你,我们可是来找梁氏集团投资部的罗主管谈一个大项目的……哎,我干嘛要告诉你这个小保安这些,滚远点,别挡道!”
见到白母这副德性,梁荧也不想自找没趣,摇摇头准备离开。
刚一转身,后面白母又是一声呵斥:“哎,站住!”
“又做咩耶呀?”梁荧回过头不屑地问到。
“这是什么态度啊,这才没几年你翅膀硬了是吧?赶紧告诉我投资部罗主管在哪层?”
梁荧怎么可能知道这个姓罗的主管在什么位置,想了想才说道:“嗯,投资部好像在7楼……”
“我看你也是新来不久吧,业务这么不熟,烂泥还真扶不上墙,闪开……”白母一把掀开梁荧,大摇大摆的向着电梯间走过去。
白婉婷经过梁荧身边时,看了看梁荧,嘴唇微起,似乎想要说什么。
梁荧与白婉婷四目相对了一会儿,似乎也有些期待着白婉婷对自己说些什么。
但最终白婉婷还是什么都没说,快步向白母追赶过去。
梁荧摇了摇头,不知道白婉婷心中是否也会如她妈一样,觉得自己是块扶不上墙的烂泥呢。
回到办公室,梁荧换好衣服坐在老板椅上,脑海中却不断的出现与白婉婷相处的点点滴滴。
最终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你们投资部有个姓罗的主管吗?”
“今天有个姓白的客户来找他,你告诉他无论对方的项目如何都先别拒绝但也别答应。”
“嗯,是的,另外调查一下姓白一家的情况以及她们的目的,越详细越好。”
却说白婉婷母女来到梁氏集团投资部见到了罗主管。一开始罗主管对两人的态度甚是冷淡,看了看两人的企划书,不冷不热的问了几个问题。
“你们打算到港岛发展服装行业?”
“嗯,是的罗主管,我们在姑苏有一家服装公司,经营多年有着稳定的渠道和客源,我们想通过并购重组,将公司的业务重心转移到港岛,将该服装品牌逐步包装成为世界名牌……”
“呵呵,说得这么容易,你们这是想借助我们港岛的国际优势,将你们的土特产搞成假洋货啊……”
听到罗主管这么一说,白婉婷也有些不悦:“罗主管,我个人自小留学米国,回国后也经常和欧美地区企业打交道,而我们服装公司所设计的服装款式都是非常地符合国际最新潮流的,绝不是你所说的土特产。”
罗主管听白婉婷这么一说脸上有些挂不住,将企划书往桌上一扔,冷哼一声说道:“既然你们公司这么牛,那我看也不太需要我们梁氏出什么力,我在这先预祝你们成功了……”
白母见状立即抓起企划书,叫嚣到:“你这人怎么这样?这可是我们辛辛苦苦做了好几天的计划,你到底有没有仔细看啊!”
罗主管不屑道:“这计划书我想看就看,不想看它就是废纸,你管得着吗?”
白母:“岂有此理,我要见你们领导,把你们老板给我叫来,我要投诉你……”
罗主管怒了:“这事我说了算,我们老板也是什么小猫小狗能说见就见的,你这恶婆娘,给我出去……”
白婉婷见状赶紧安慰母亲一番,然后又向罗主管说了几句好话,希望他能再研究研究这份企划书。
正当罗主管准备彻底拒绝白婉婷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只看了一眼,罗主管就立即接起了电话,恭恭敬敬地说道:“你好,周总。”
见到罗主管接听电话,白婉婷母女也没再多说什么,静静在一旁等待着。只是罗主管接听电话时,不时的望向白婉婷这边,回答也显得含含糊糊,似是生怕被白婉婷他们知道了电话的内容一般。
挂了电话,罗主管已是一头细汗。刚刚的电话时梁氏集团投资部的总经理周伟康打来的,这可是比自己高出几级的存在。电话里周总只说了一件事,便是关于眼前这个白婉婷的,要他无论对方的项目如何,都不拒绝也不答应,还要尽量摸清楚对方的情况,越详细越好。
至于为什么,周总没说得太清楚,不过精明的罗主管隐约感觉到周总的这番电话似乎也是受人指使并不是自己真实的意愿,那这事的背后就值得深思了。
罗主管深沉的看了白婉婷母女一眼,寻思着现在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对于这两位还是暂时不要得罪才好。于是整理了一下情绪,又拿起企划书说道:“嗯,刚才大家的情绪都有些激动,我想咱们谈事情还是要心平气和的谈嘛……”
见到罗主管的态度竟然陡然180度转弯,白婉婷立刻来了精神,又凑了过去,详细的向罗主管解释了一遍计划内容。
哪知这罗主管似乎对计划之外的事情更加感兴趣,不断的询问白婉婷公司发展甚至家庭里的事情。见白婉婷有些疑惑,罗主管还主动解释说集团对于投资的每个项目都十分谨慎,对于合作方也是需要竟可能的多做了解,特别是像她们这样从内陆过来的,为了避免日后的沟通不畅,多做一些深入的了解也是必要的。
白婉婷也不疑有它,很是爽快的将自己的情况给罗主管交了个底。罗主管一边仔细听着白婉婷的讲述,一边自个分析着白婉婷的背景。似乎就是内陆一个有些钱的土豪家族,之前也和港岛这边没有过什么交际,嗯?难道是这个白婉婷在米国留学时与梁氏集团的某位高层有过什么交际?会不会是某位董事儿子的女朋友什么的?
“额,白小姐,你结婚或者有男朋友吗?”想到这罗主管突然问了一句。
白婉婷愣住了,不由得想起了刚刚遇见的梁荧,脸上竟是突然泛红了一片。
“哦哦,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有些好奇向白小姐这样美丽的商界女强人的老公或者男朋友会是怎么样的人。”罗主管解释到。
白母见状立刻说道:“我女儿还没结婚,也没男朋友。她之前一心都扑在事业上,给耽搁了。”
听到这,罗主管非但没有松口气,反而越发的小心谨慎了,因为他深深的知道一个如此漂亮,又独具商界女强人气质的单身女人,未来的际遇将会是多么的难以估量。
最后,罗主管很委婉的告诉白婉婷,虽然他个人感觉这份企划书十分的不错,但公司对于这个投资项目还需要专业团队做进一步的评估,因此还需要等待一些时日。
虽然白婉婷之前明明白白的听到罗主管说过对于这样的项目他完全有权力拍板,但是也不太好提出更多的疑问,只能希望罗主管能尽己所能,尽量帮助自己争取。
罗主管含糊的答应了几句,这才十分客气的将白婉婷母女送走。然后立刻向周总汇报了相关的情况。
……
一个小时后,一份资料放在了梁荧的办公桌上。资料里详细的记录了白婉婷目前的情况,当然这份资料里并不仅仅是罗主管所打听到的那些内容。
原来在去年的时候,因为陈家的针锋相对和市场的不景气,白家在巴蜀的生意一直都不太理想。而下半年,受到次贷危机的影响,白家投资的多个项目都受到了较大的冲击,资金链出现了断裂。
而趁此机会,陈家又加大了针对、排挤白家的力度。最后白万豪不得不忍痛断臂求生,将生意退出巴蜀,转而重点向闽粤地区发展。
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经此一役,白万豪也是经受不住打击,竟然中风病倒了,至今还睡在病床上。
此后整个白家的生意全靠白婉婷和白母勉励支撑着。
这次白婉婷和白母前来梁氏集团,是因为想要将旗下一家投入重资的服装公司通过并购的形式将主要业务转移到港岛,从而能够进行国际化的包装。为此希望得到梁氏的支持。而由于白婉婷一家在港岛并没有什么关系,费了好多劲才通过一个业务伙伴的介绍,辗转联系上了梁氏集团投资部那位姓罗的主管。
梁荧看完资料,思考了一下,嘴角不经意的露出了一丝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