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醉石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三十五章:再遇故友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说着说着,也不见老人老人手中有什么动作,古朴的木盒顿时化作一道褐色青烟,蓦然之间从其手中消失不见。两手之上,顿时空空如也,好像原本就是这样,什么东西也没有似得。
这一手看似并不稀奇,实际上却是极为高深,尤其是石易风心底顿时无法平静下来。自修道至今,除了在卫一真人身上看到这种不需念咒,就可施法的情形之外,这一次算是第二次如此清晰的看到。
暗暗思衬着,这老一辈的修士果然名不虚传,与自己这等修为之人差距实在是太大。如果是这样的人,撇下面子,铁了心要诛杀自己的话,自己该如何应对。不过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他就无奈的苦笑起来。他现在的修为如果对上了这等修为的人,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老人的声音还在缓缓的继续着,如同诉说着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石易风微微收起心中有些感慨的思绪,凝神而望,静静地倾听着老人所说的话。一段被岁月埋没了的秘事,也慢慢的呈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人间生老病死,万物生死轮回,自古以来本是大道所向,天道使然。可是这一切随着那些洪荒异种的出现,终于还是被彻底的打破了。之后,更是因为出现了修道之士,他们为了对抗这些强大的物种,创造出了无数的真诀和道法。
并不是说所有的真诀和道法都是为了强横自身,从而与其他人争锋才被创造出来的。有许多的道法和秘术,虽然并不足以让这些修道之人的力量提升,也不能延长他们的寿命,不过却也有着极为神秘的特殊功效。
这千万的旁门术法之中,最为神秘的当属那些关于人的灵魂这一类的术法。这些术法看似没有什么功效,甚至被许多的修道之辈认为是鸡肋一般的法术。实际上却可以说是诡异莫测,高深异常。。。。。。
修道之人通过锻炼肉身,壮大身体的强度,从而可以承载更多的灵力,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更重要的就是提升自己的灵魂的强度,凝练出强大的神识,进而操控丹田之内元神,操控天地灵气。不过,这些东西都只能改变自身,并不能惠及他人的灵魂和身体。
与这些主流的真诀和功法不同的是,算命老人所说的三大秘术在这些灵魂类术法之中都可以说是最为玄妙的。其修炼难度可以说比之那些奇功真诀并不逊色,非有天赋者不能成功。。。。。。
三大灵魂秘术,其中鬼界大能所拥有着,被称之为轮回诀,可以逆转万物终生生死轮回。佛宗所掌控者,称之为往生咒,凡是枉死、冤死者,横遭大难之魂灵,皆可超度,乃是佛门必修秘术!
至于道家玄宗所修炼的轮回真法,虽然在神通方面与前二者相比稍有及不及,却多出了一门更为厉害的东西,那就是修补魂灵。只要魂灵不消散,就算是再残缺的魂灵,都可以通过此门秘术修补完整,
灵魂诞生与消亡,本是大道所为,故此这三门秘术可以说都是逆天而行。凡是施展一次这些秘术,都会遭到上天的惩罚。修为境界高强之人,或许可以凭借自身强横的修为,抵抗天罚。至于那些修为不高,偏偏又不明所以的修士,甚至有可能身死道消,元神不保!
最后这位前辈则是又一次的告诉石易风,木盒之中的魂魄,虽然已经出现了消退的迹象,短时间之内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一旦东海仙府的事情了结的话,他会亲自上天玄山脉,修补灵魂,亲自超度亡魂。
时间眨眼而过,转瞬的功夫,一天的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算命老人说完这些之后,随即趁着夜深人静、万物沉眠的时候,化作一道遁光,猛然之间朝着远处飞逝而去。临走之前,让二人不必在这里等他,可以去海边见识一下这大陆之上的众多青年才俊。
对此石易风不置可否,眼下他并不想去海边,且不说如今的他树大招风,早已经被许多人惦记上了。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这些人之中定然有一部分知晓他的真容,万一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距离仙府出世也就不过三四天的时日,这几日的时间,他不想再去沾惹什么是非。与其说去那个闹哄哄的地方,还不如说在这里坚持几日的时间,等到时间一到的话,直接进入仙府之中
然而他虽然不想去,可是这位老友却是个不安分的主。趁着算命老人离去的时候,这位老友又恢复了往日之时的那份大大咧咧的性格。一会愁眉苦脸,一会兴高采烈的劝导石易风与他一块去看看。总而言之,可以说是用尽了诸般手段,让石易风有种古怪的感觉,好像这为好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一般。
拗不过公冶白的死缠烂打,石易风只得微微苦笑一声,对她说了一句真有你的。两个人这才悄悄的走出小镇,然后趁着深夜,化做两道光芒,朝着海边的方向一闪而逝。
只不过心事重重的石易风,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这位好友,在自己答应的那一瞬间。其脸上露出的那一丝坏笑,分明有种奸计得逞的感觉。这种笑容,如果石易风看到的话,定然会果断的拒绝公冶白的请求。
区区百十里的露出,对于二人来说,也就不过一会儿的功法罢了。回到这里的时候,石易风能看到这才不过一日的时间,人数上就增加何止一倍之多。如此多的人,聚集在这里,当真是热闹非常!趁着夜色之时,人多眼杂的时候,二人就这么大大方方的从空中慢慢的落了下来。
纵然是又回到了这里,石易风也是铁了心不往人群里凑热闹的。尤其是是看着公冶白的身影,竟然朝着白昼之时,那些女修士所处的位置走的时候。他果断的摇了摇头,不论公冶白说什么,就好像听不到似得。
眼看着石易风如此不懂风月,公冶白也不好再强迫什么,只得叹了一声之后,一个人悻悻的朝着里面走了过去。石易风心里顿时微微一松,长长的舒了口气,随即找了个安静的地方,闭目养神起来。。。。。。
其实他大可不必如此,修道之人,早已经超脱了凡人。就算是多少个日夜不睡觉,不吃不喝,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实在是觉困乏的时候,只需要静坐下来,调息一下也就可以了。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能让自己安静一些。
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还没等他静下心来的时候。深海之处,忽然间爆发出一股强光,这刺眼的强光瞬时间将海边映成了白昼。就算是他闭着眼,也能感觉到眼前似乎微微有着光芒闪动。
石易风猛然之间睁开双眼,朝着远处望了过去,整个人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神色之中有些惊疑不定。快速的扫视了一眼不远处的众人,只觉的这些人似乎有些习以为常似得,并没有什么吃惊之意。
这一幕,倒是让他感觉到有些费解了,莫非真的是自己初来乍到,有些大惊小怪了?不过,刚才他明明感觉到这光芒的最深处,似乎有两道极为强大的神识稍纵即逝。。。。。。
微微的定了定神,好像是为了确定什么似得,他的目光再一次从众人身上一扫而过。然而,令他失望的是,这些人似乎都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常,还是三三两两的站在一块,嘴里有着说不完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公冶白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中。虽然公冶白距离他还有些距离,石易风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公冶白似乎不知道疲倦似得,在人群之中左右来回穿梭,慢慢的向着自己所在的位置靠近着。
石易风慢慢的收回了目光,抬头望了一眼大海深处。微微闪烁的光芒,照射在他的脸上,远远望去好像一座神像一般。不一会儿的时间,公冶白的声音就从人群之中传了过来。。。。。。
“石头,石头,你看看谁来了!”
公冶白的声音一直都是这样,让人听起来除了乐观之外,很少能有其他的味道。石易风顺着声音的,转过身体,望了过去,脸上顿时出现了久违的笑容。只见其身后跟着一道熟悉的身影,不是独孤追云,又会是谁?
“独孤道友,久违了!”
“石道友,久违了!”
两道声音几乎同一时间响了起来,石易风脑海之中再也没有了所谓的低调。整个人快走几步,狠狠地朝着来人来了一个巨大的熊抱。也不管身旁一侧的公冶白嘴力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
许久之后,两个人因为周围着许多之人火辣辣的目光,这才迫不得已分开。公冶白顺势也上前一步,站在了两个人的中间。三个人,谈笑之间,开始朝着远处走了过去。。。。。。

好看的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 愛下-第二百三十四章:逆天之術讀書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微微定了定神,石易风慢慢的将心中的思绪摒去。他作为历史的半个见证之人,又岂能看不出来这些恩怨情仇。大梦万年,不堪回首,那位前辈或许从始至终都不曾怨恨过那两位同生共死的兄弟。要不然他何苦又不想去面对他们,只身一人,不肯与他们见面,也许在他心里,是愧疚、不安的,不知道该以何面目去面对他们。。。。。。
只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位前辈看开了,也悟透了。从此仙界之中,又多出了一个多情之人,一个万年不遇的绝世人物,一个可以令无数人侧目的白衣剑仙——萧劲寒!
“前辈果然慧眼如炬,晚辈佩服之极!”石易风说话的同时,不禁然的伸出双手微微抱拳。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 ptt-第二百三十四章:逆天之術鑒賞
“罢了,罢了。。。。。。当日小友与萧祖师因缘际会在无名之地相遇。老夫的修为虽然还可以,但是又能如何能在萧祖师的神通之下知晓。这一切都是万年之前本派祖师青荷道人所留下的一件信物,故而,老夫才能在冥冥之中窥得一丝天机,知晓了这一段前尘往事。。。。。。”
老人就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早已经忘了身边还有两个人,正在凝神静气的望着他。却又好像是在闲话家常一般,与人倾诉着一件微不足道,却又让人感怀不已的前尘往事。。。。。。
“如今想来,萧祖师应该也早已经察觉到了老夫的存在。却任由老夫在一旁暗暗窥伺,恐怕他老人家也想借此来告诉老夫,告诉两位祖师,他已经不怨恨他们,这诸般前尘往事,皆已化为过往云烟。。。。。。”
不得不说,石易风是越来越敬佩这位高深莫测的前辈高人了。仅仅凭借着这点点的蛛丝马迹,就能猜测出一个人的思绪。虽然距离事实有些出入,不过也算是大相庭径,相距不远了。实际上那位萧前辈,自始至终都不曾怨恨过两人!
“前辈。。。。。。”
“罢了,石小友福泽深厚,能得到剑宗传承,更何况又是萧祖师的传承。可以说是当今人间大陆之上,身份辈分最高之人。老夫又怎么能违背祖师遗训,倚老卖老,不顾辈分大小。。。。。。”
老人的神情之中,流露出一股郑重之意。可想而知,他对于上古三宗那三位祖师是如何的尊重。或者说是,修道界传承无数岁月的礼法,尊师重道这种东西,已经深深的刻在了这位老人的心中。
“前辈此言差矣,小子不过是因缘际会之下,才能得见萧前辈一面。实际上,小子仍然不过是问道宗门下,如今的二代弟子!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这一点还望前辈能够明白。。。。。。”
好看的玄幻小說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三十四章:逆天之術閲讀
这一番话说的可谓是掷地有声,极为果决。一朝入得宗门,又岂能随意改头换面,另投他门。就算是石易风得到了上古剑宗的全部传承,论及辈分的话,高的吓人,足以让天下间修道之辈动容。
甚至可以说,他可以重开剑宗山门,做一宗之主。可是那又如何,在他心里,他永远是那个问道宗门下的二代弟子,卫一真人的亲传弟子。这件事情,不会变,永远也不会改变,纵然通仙河断流,那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至于剑宗的传承,石易风心中的确是心中有愧。他无法忘记朦胧之中,那位白衣飘飘的剑仙,临走之时,目光之中的希冀。他能明白那位前辈的心思,他是怕剑宗断了传承。。。。。。
石易风早已经想好了,剑宗绝学他不会随意外传,将来的他,将会寻找一个有缘之人,代传绝学。上古剑宗非但不会断了传承,也可以名正言顺的重新屹立在人间大陆之上,而他也正好了了那位萧前辈的心愿。
至于这份传功之恩,他也只能来日再报了。石易风知道,虽然他当初并没有求那位前辈传功,这一切都是那位前辈自己所做的。然而,他毕竟还是修炼了剑宗的镇宗真诀,丹田之处更是练成了剑胎,化解了生死危机。
周围顿时变的安静了下来,石易风说完那些话之后,反倒是觉得自己脑海之中越来越明朗了。公冶白暂且不说,他一直没有说话,不过作为他最好的朋友,公冶白十分清楚石易风的脾性,能说出这番话,倒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三十四章:逆天之術看書
至于那位前辈,则是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石易风,心里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直到过去了能有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老人才轻叹一声,悠悠的朝着他开口说了几句。。。。。。
“小友不仅修为进步神速,这分心性着实难得,倒是老夫过于执着了。也罢,今后你我二人不必纠结于这个辈分,老夫仍然称呼你为小友。至于小友的话,随意一些也就是了。。。。。。”
石易风听到老人说出这些话之后,顿时感觉到一阵轻松之意。如果真的让这位一直以来在他心目中都是高深莫测的老人,在他面前执后辈之礼的话,他着实会感到有些不自在。别的暂且不说,就说自己的师尊尚且比之此人还要低上一辈,三人如果在一起的话,让他如何称呼?
这件事情,到此也就算了了,当务之急的是,老人之前所说的轮回真法。这种真法,不用他人叙说,他也能知道此法定然是非同小可。否则的话,也不会被老人称作三大转生秘术。
他本人倒是对于寻常的超度之法有些了解,比如说之前在古宅之中施展的轮回往生咒。此咒可以说是在修道者之间流传甚广,只要修为达到了金丹以上的境界之后,都可以凭借灵力施展,从而超度一些亡魂。
灵魂可以说是最为玄妙的东西,却也是最为脆弱的东西。故而,修道之人锻魂炼识,提升灵魂强度,进而祭炼出神识。高深的修道之人,可以凭借强大的灵魂,探查外界,纵横上万里之遥。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三十四章:逆天之術分享
然而,凡人的灵魂,却太过脆弱,没有锻魂之法加以祭炼,只能凭借着自然生长,慢慢的提升。初生孩童,其灵魂可以说是一片空白,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的壮大起来,到了盛年之时,才是最强大的时候。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年老之时,却又进入了衰退时期。。。。。。
优美都市言情 問道長生錄 ptt-第二百三十四章:逆天之術展示
不过呢,这个世界上也并非只有修道一途,才可以凝练灵魂之力。据说,在人间大陆之上,一些凡人,身具浩然之气,出将为相。身死之时,天地都为之变色。死后的话,魂魄更是游荡在幽冥之间,不惧那些幽冥之众。
石易风对于这些东西有些将信将疑,毕竟他修道至今,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事情。未知的东西,带给人的感觉的确是有些神秘。对此,他可以说是忌讳甚深,没有绝对的把我,居然不敢轻易出手。
外祖父身死已然有了将近三十年的时间,换句话说,就是其魂魄已经在尘世之中存在了三十年的时间。这三十年的时间,可以说是太长了,已经让外祖父的魂魄变的有些不完整了。
不过此时他又不能再催促老人,毕竟老人已经应承了这件事情。他若是在催促的话,那倒是又显的不信任老人了。所以只能暗暗的搓动着双手,局促不安的站在这里,心里默默的唉声叹气。
这一番神态,倒是清楚的落在了好友公冶白的眼中。只见他眉头微微皱起,眼神之中露出一股明了之意。显然是知道了这位好友的心思,恐怕是碍于一些事情,这才不好方便开口询问。。。。。。
石易风有所顾忌,这也在情理之中,不过他倒是没有什么忌讳。于是,装模作样的咳嗽一生,露出一丝极为乖巧的面孔。
“师尊,弟子虽然对三大秘术有所了解,却也不是太深,都是来自典籍之中的记载罢了。我们玄宗门下的轮回真法既然能号称三大秘术之一,想必定然有着极为不凡的神效。弟子愚钝,还请师尊能当面赐教,弟子定然恭听教诲!”
石易风脸上露出一股感激之色,心里想着自己倒是小看了这个好友,本以为好友大大咧咧的性格,并不太善于琢磨人的心思。岂不料,这一次,他倒是给自己带来了不小的惊喜,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有难言之隐,不好直接询问,故而替自己问上一问。
公冶白心思,又怎么能瞒得过这位活了怕不止有将近千年的老人。这位前辈这许多的岁月以来,一直在万丈红尘之中游戏人间、体味人间百态,自然是轻易的就看出来了公冶白的心思。
不过他脸上倒是没有丝毫不悦之色,公冶白毕竟是自己的传人,如果心性不好的话,自己未免也就太失败了。能这么帮助朋友的人,其本质上绝对是过得去的,更说明了他的眼光自有独到之处。
微微沉吟一会儿之后,老人不由的叹了一声,沧桑的声音,带着不堪回首的味道,悠悠的响了起来。。。。。。
“三大秘术,乃是传承与上古时代,自然有着匪夷所思的神通!然而,这三大秘术,又被称为禁术,称之为逆天之术也不为过。。。。。。”

优美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 起點-第二百三十一章:東海鎮上相伴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招摇撞骗之辈。。。。。。”
石易风心中不禁一阵苦笑,如果这老人真的是那位前辈的话。他又哪里是什么江湖骗子,恐怕这里所有的修道之辈知道的话,都会恭恭敬敬的朝着那位前辈行个大礼,然后聆听教诲去了。也就是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好友,口无遮拦之下,才敢这么说那位前辈了。
隐隐之中石易风似乎能确定公冶白见到的那个算命老者,也许真的是自己不远数十万里之遥而苦苦寻找的人。毕竟这位老前辈修为不仅通天,脾性又甚为独特,恐怕也只有他能做出这种自降身份的事情了。
换而言之,若是这位老前辈有意如此的话,如同自己这般境界的修士,根本无法看出深浅。公冶白最近一段时间不知道有什么奇遇,修为进境倒是很快,比之自己虽然还有些不如。自然也就无法看清楚,那位秦前辈乃是身负一身绝世修为,人间大陆之上仅有的大乘修士。
“老白,此话以后断然不可随意乱说。事到如今,石某也只能告诉你那位前辈的一些事情了。。。。。。”
高高的山峰之上,暖阳静静的照射在这块岩石上面,公冶白难得的收回了吊儿郎当的神态。他知道自己这位好友,接下来要告诉的他的事情,对他来说,绝对可以说是事关重大,绝对是他之前所不知道,天一般大的事情。。。。。。
悠悠的声音缓缓的响了起来,石易风就好像是在陈述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那般。然而,随着公冶白的神情越来越凝重,可想而知,这位前辈的身份,定然是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惊。。。。。。
许久之后,石易风才停了下来,静静的坐在岩石上,若有所思。。。。。。而另外一边的公冶白,早已经目瞪口呆,双目之中流出一股不可置信的意味,似乎对于石易风所说的话感到无比震惊。。。。。。
“老白,你说到了那位前辈的境界之后,神识一旦外放,能不能听到你我二人的谈话?再者就是刚才,老白你口中说出的那些无礼之言,若是被那位前辈听到了,他老人家会不会出手惩治你一番。。。。。。”
石易风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一股隐隐的笑意,有意无意的朝着公冶白看了几眼。然而这一幕,落入公冶白的眼里,无异于是那种在奸计得逞之后,“奸人”的笑容,令人觉得分外讨厌。
公冶白一副苦瓜的脸色,笑起来的时候就好像是在哭一般。纵然他心中再怎么想好好的数落一通这个好友,也不敢再随意的开口,实在是被石易风那一席话给哄住了。谁知道是不是真如石易风所说的那样,万一自己再表现出丝毫不满的意思。被那位前辈听到了的话,没准真会给自己头上来几个暴栗。
殊不知他这一番表现,可是丝毫不差的落入到了石易风的眼里。石易风见到他这般模样,心里早已静乐开了花,脸上更是时不时出现一丝窃笑。好像在幸灾乐祸一般,让你再打着我的名号瞎整,不吓唬吓唬你以后还能得了。
“好了,老白,想必那位前辈还不至于这么小气。如果仅仅因为你说了这么几句牢骚话,就要惩治一番的话,那也未免太没有前辈高手的风范,有些太过小家子气了。。。。。。”
轻轻的咳嗽一生,石易风强忍着笑意,实在是不想继续吓唬这位好友了,这才装作免为其难的开口劝道。不过有一点他的确说的很对,这位前辈游戏人间,浪荡在万丈红尘之中。可以说见过了无数的人生百态,自然不会因为这么区区一点小事,就出手惩治一下别人。
说完这些之后,石易风自顾自的站了起来,随意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眼下既然已经与公冶白谈了不短的时间,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在这里耗费时间。重要的是,抓紧赶往附近的镇上找到那位前辈才是正事。
“老白,你是与我一道同去呢?还是。。。。。。”还没等到他把话说完的时候,就看见公冶白“噌”一下站了起来。
“废话,被你吓唬成这个样子,老白怎么说也得去见识一下那位前辈。说不定老白我与那位前辈有缘,一旦那位前辈高兴的话,没准还能教上个一招半式,到时候看你小子还怎么吓唬我?”
優秀都市小說 問道長生錄 ptt-第二百三十一章:東海鎮上鑒賞
这一番话听起来似乎有些玩笑的意味,实际上石易风着实心中有些感动。这才是自己用心而交的挚友,他分明是因为担心自己一个人力量有限,找不到那位前辈。虽然不曾明说,却以行动来向自己说明着一些事情。
“走吧,距离那座换做东海镇的地方还有很远的距离,要是走着过去的话,估计天黑也走不到地方。”
说完这些,公冶白也学着石易风的样子,煞有介事的拍了几下身上的衣服。只不过不论怎么看,他的衣服似乎都像是一件极为厉害的法宝,根本没有灰尘掉落。看到石易风正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他面子上顿时挂不住了,轻轻的咳嗽一生,忽然间化作一道遁光,朝着远处飞了过去。
东海镇上如今可以说是人满为患,人口足足增加了将近一半,几乎闲置的房屋都住满了。自从半个月之前,朝廷忽然下达了搬迁令,通仙河末端方圆数百里之内的百姓,都因为朝廷的一纸文书。不远数百里路途之遥,统统搬进了这座存在了不知道有多少岁月的古镇之上。
这数百里的距离对于修道之人来说,不过是弹指一瞬间,纵身一跃之后半个时辰的时间也就罢了。可是对于这些血肉之躯,日行不过百里的平头百姓而言,却好像是背井离乡,换了一个赖以生存的陌生之地。
优美小說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三十一章:東海鎮上看書
初来乍到之时,感觉到任何事情都是极为新鲜和陌生的。想他们往日的时候,打上了鱼之后,都是镇上的老板派人过来收鱼。可以说,这些新搬来的众多渔民几乎一辈子都不曾来过这等繁华之地。
如今官府不仅仅白送了宅田,还无偿提供了一年的口粮,着实让这些百姓感觉到一种幸福之一。比之现在的生活而言,他们觉得原来自己之前的生活是那么的枯燥。哪里有这等闲心,可以在镇上的集市逛街,许多的商铺再加上各种杂耍等等,着实让他们感觉到一阵阵的眼花缭乱。。。。。。
此时已经是用完了早饭之后,闲来无事之下,对他们而言又是一天轻松愉悦的一天,早早地时候,大街上的转口出就聚集了许许多多的人。出乎意料的是,这里人数虽然很多,却给人一种极为安静的感觉。。。。。。
人群之中,那位肩膀两侧站着两只“苍鹰”的老人,一如既往的坐在青色的台阶之上。身上的道袍,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清洗过了,到处都是污点,时不时的还能闻到一股隐隐发霉的味道。
这里的人,似乎对这位老人身上的味道并不是特别讨厌,反而争相前后的向前凑。仿佛是只要是能和这位老人谈谈话,就是自己这一辈子最大的造化。大有一番只要不说上几句话就不离开的样子,看样子恨不得能每天都能与这位老人说上几句话。。。。。。
“老神仙,民妇丈夫出门已经有三日之久,至今还未回来。还请老神仙为民妇丈夫算上一卦,看看什么时候能回来。。。。。。”说着说着,这位年询能过五十的朴素妇人,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悲痛,开始哭泣起来。
轻轻地叹了一声,安慰了妇人几句,老人虽然见过了这尘世间许许多多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却也从这个妇人的穿着上看的出来。那位几日不归的人,定然是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中的顶梁之柱。如今这么久不回来,这个家以后的生活必然会更加艰难。。。。。。
“罢了,罢了,老夫能来到这里,也算是与你有缘,今日就破了规矩,为你卜上一挂!你且说一些他的性命以及生辰八字。。。。。。”
妇人听到之后,急忙伸出手将事先写好的名字,生辰八字递给了老人。那老人仅仅看了一眼,就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之后,其头顶之上似乎有一股隐隐透着紫光的气息,猛然冲向了天际之上。
只不过,这种玄妙的气息,凡人自然是无法看到,甚至那些修为不太高深的修者也无法看到。只有修为达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之后,或许有可能看到这股紫气。片刻之后,老人终于轻轻的睁开了双眼,神色之中微微透出一股高深莫测之意。。。。。。
“回去吧,老夫已经算出来了,你家丈夫在外之时,遇到了一些小麻烦,这才耽搁了回来的时日。如今已经安全的往回走了,算起来的话,傍晚之后的时候,他应该就能回到家了。。。。。。”
“谢谢老神仙,谢谢老神仙。。。。。。”这妇人听到这话之后,喜极而泣,急忙掏出了几个铜板放在了老人的面前。这才转过身,朝着人群之外慌慌张张的走了出来。。。。。。

熱門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二十八章:仙府之行(十八)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眼见对方非但没有因为自己的窥探而有所不悦,反而向自己投来了友善的意思。石易风脑海之中开始回忆着,自己是不是与此人有过接触。然而,脑海中无无论怎么回忆,都想不到自己什么时候见过此人。
不管怎么说,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也是自己无礼在先,对方既然没有因此而恼怒,这也算得上一个善缘了。对于这些人情世故,石易风自然是熟悉的很,于是也朝着对面的身影郑重的抱了抱拳。
那人看到石易风做出如此姿态,自然也没有托大,反倒是轻轻的站了起来,朝着店小二叫了一声。
“小二哥!麻烦你将这里的东西拿到那位兄台的桌上!”
说话之时,这人左手拿着酒杯,右手提着酒壶,不紧不慢的朝着石易风所在的角落走了过来。也不管周围这许多的人眼光如何看待,其身上似乎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洒脱之意。
“这位兄台,共饮一杯如何?”
石易风眼见对方如此洒脱、不羁,神情之中不禁流出一股异样之色。如此胸襟之人倒也不多见了,在他的记忆之中,恐怕也只有自己的大师兄聂红尘有如此的气魄了。眼前这个人虽然不如聂红尘,却也有着几分相似,心中不由生出一股亲近之意。
“请!兄台请坐!”
没有多余的客套,来人听到石易风开口说话之后,也不做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才面带微笑轻轻的坐了下来。恰巧这个时候,店里的小二,双手端着几个盘子,招呼一声之后,恭敬的将盘子放了下来。
“这位兄台仪表不俗,双目深邃如海,一身气息收放自如,神识把控可以说精妙至极,想必定然是来自名门大派,出身不凡!”
来人说话极为得体,不卑不亢,不仅在无形之中恭维了一下石易风,也顺便提醒了一下他。自己既然能看出来这些,必然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暗中窥视他人这种事情,乃是修道中人的大忌,如果换做另外一人的话,那就不是端着酒杯过来共饮一杯了。。。。。。
“兄台客气了,适才在下无意冒犯阁下,还请多多见谅!”说完这些之后,石易风举起酒杯,微微示意一下,然后一饮而尽,端的是极为好爽。岂不料下一刻他忽然感觉到胸口之处,一股火辣辣的感觉。
“咳咳。。。。。。”忍不住一阵咳嗽,脸色也蓦然之间变成了红色!微微苦笑一声,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意。他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喝酒,就会出现这种事情,暗暗思衬着,如此的烈酒,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饮之?
“哈哈,兄台果然豪爽,这一杯酒下肚,倒是让在下刮目相看了!”
这个男子久于奔波,自然能看出来石易风应该不善饮酒,这一次恐怕也是他第一次喝酒。然而,这第一次喝酒,却没有丝毫做作之态,一饮而尽,就冲这一点来说,倒是让他对石易风的印象不禁又提高了几分。
人这一生,能有多少个志趣相投、可以倾心相交之人,别说凡人区区数十个寒暑,短短的几十年的寿命。就算是修道之人,能活上百年、千年,那有如何?到头来,可以当做知己好友的,能有几个也就不错了。
眼看着男子的思绪不知道飘向了何处,石易风并没有打断的意思。其实他对于初次见面的男子,心中也有着一丝不错的好感。眼前这个男子修为上虽然远远不及自己的大师兄,然而同样的都是那么的夺目。
自己的那位大师兄,一身白衣飘飘,名字里虽然带着红尘二字!但是其行事作风,向来都是豪迈、洒脱,身上更是有着许多人不曾拥有的出尘之意。而眼前这个男子,身上的气息却恰好与之刚刚相反!
一把折扇,一个酒葫芦,再加上这一举一动,不论到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恐怕都是焦点。。。。。。就是不知道此人究竟有何过往,人生到底是经历了多少的事情?才能造就出如此与众不同的气质。。。。。。
“兄台海量,在下的确不如,倒是让兄台减见笑了。”石易风虽然对这个陌生男子印象颇佳,倒也不想随意透露自己的姓名。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二十八章:仙府之行(十八)分享
如今正是多事之秋,距离东海之滨还有很长的路。为了安全起见,他自然不能向这个仅仅一面之缘的陌生人透露出自己的姓名。更何况这个男子也没有说明自己的来历,想必对自己也有着一丝提防之意。二人之间都是以在下称呼,他自然也乐得如此。
初次遇见,这两个人虽然都有心结交对方,却也不敢草率行事,这其中的道理可以说是不言而喻。尽管是这样,两人在这家客栈里足足聊了能有两个多时辰之久,期间更是时不时的开怀大笑几声。至于他们之间究竟都谈了些什么东西,那就不得而知了。
夜色正深之时,客栈里最后一桌的客人也终于离开了。漆黑的夜空之中,阴云密布,不一会儿的功夫,就下起了细细的小雨。外面的两个人,没有理会这有些阴冷的小雨,驻足而立。。。。。。
霎时间,其中一道人影冲天而起,升了百十丈的之高之时,化作一道电光,向着东南方向快速的激射而去。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白光闪烁几下,终于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之中。
“这位倒是个妙人,境界只有元婴中期,神识却达到了出窍期的境界。也不知道哪个门派,哪位前辈能教出如此门人。。。。。。罢了,今日也算是一见如故,有缘的话,来日自会再见!”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問道長生錄 ptt-第二百二十八章:仙府之行(十八)相伴
悠悠的声音,轻轻的从白衣人身上传出,混合在淅淅的小雨之中,很快的就消失了。白衣人微微摇了一下手中的折扇,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妥,不禁自嘲一声,这才转身跨入了客栈之中。
而身在云层之上的石易风,此时心中也是有些感慨。二人这一番交谈之下,虽然并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历,却也算的上是受益良多。这个人不仅修为超过自己,细谈之下,石易风发现他竟然对于修道更是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他隐隐约约的能猜到这个男子的修道方式与其他许多的修道之人有着极大的不同之处。寻常修道之人多数都是静修提升境界和灵力,遇到瓶颈的时候,也会服用一些丹药用以冲击瓶颈。而这个人,似乎很少静修,多数的时间里都是浪迹在红尘之中,磨炼道心、提升境界!
隐隐约约之中,石易风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认知提升了许多,恍惚之间,自己的面前又开启了一扇大门。或许,这种方式并不适合自己,或者说不适合很多的修道之人,不过他完全可以在某个特定的时候借鉴一下,说不定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惊喜也未可知。
他有一种感觉,不久之后,这个男子肯定会前往东海仙府,二人定然还会再次相遇。此人虽然并没有直言自己要去东海仙府,不过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他又怎么会猜不出来。至于自己的去向,想必对方也应该早就猜出来了。只不过两个人,都不想当面点破罢了。
不知不觉的,石易风的速度开始有些慢了下来,脑海之中不由得出现了若是二人在仙府之中再次遇上的话。如果两个人因为一些无法避免的原因,而有所冲突的话,他应该怎么办?
这个事情,是他必须要考虑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有着很大的几率可能发生。他自然不会认为这是一次所有能进入到里面的修士,所有人的机缘造化,更不认为每个人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就像一场战争,或许只有能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对于这些忘却了时间的人来说,稍显太短。而对于那些无所世事,整日里消遣的人来说,却又显得很长。不知不觉之间,石易风已经飞行了能有十几日的时间,似乎这个时候,他能闻到一股海风的味道。
这十几个日日夜夜,可谓是波澜不惊,并没有出现过什么棘手的事情,故而他也没有耽搁时间。至于那位曾经追杀他的黑衣蒙面人,就好像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在过他的面前。
幕后之人似乎并不想在路上追杀他,很可能是忌惮与问道宗的实力,卫一真人的实力可不是吹的。如今的人间大陆之上,能稳稳的压制他一头的人,恐怕也就是那位大乘修士秦广陵老前辈了。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东域监察盟的存在,在无形之中震慑了此人。幕后之人很可能没有把握做到无声无息的将自己斩杀,所以才会暂时停手。毕竟现在每个城池都有着监察使驻守,毫不客气的说,监察盟的消息网,绝对是东域乃至人间大陆之上最灵通的势力。东域之上,任何地方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很快就会传遍整个监察盟。
不过石易风能感觉到这风平浪静的后面,似乎在酝酿着一股巨大的风波。一旦那幕后之人再次出手的话,恐怕就是雷霆一击。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自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之心。。。。。。

精华都市小說 問道長生錄討論-第二百二十七章:仙府之行(十七)熱推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终于成了,这一番心思总算是没有白费。。。。。。”
默默的收回神识,望了一眼星星点点的苍穹,石易风略微紧张的心思,终于变得轻松了不少。虽然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想必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看了一眼天色,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之间,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漆黑的夜空里,遥远的东方天际,已经有些微微的发白。忽然一阵晨风轻轻吹来,石易风没来由的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
转身,凝望虚空,这一瞬间,石易风忽然间觉得自己在这浩淼的天地之中,是那么的渺小。也许,他可以凭借一人之力,纵横在无数的凡人国度之中,所向披靡,叱咤风云。然而,在这无尽的天地之中,滚滚的时间长河之中,他又算得了什么?也许,只是一个普通的过客罢了。。。。。。
世事无常,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更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会在什么时候终结。然而,生命,不正是因为这么多的未知,才有了存在的意义。也许,这个过程,才是最重要的,至于结果,充满了无数的变数。
石易风不知道自己将来的路会走到哪一步,或许以前他心中曾经想象着自己如何走上绝巅。然而,自从斩杀了司马坤到现在这段时间,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他已经不再单纯的执着于此,而是有了更深层次的追求。
天色终于彻底的亮了下来,站在云层之上的石易风,望了一眼脚下。大地之上,很多的地方也已经变成了青青之色,不禁让他生出一股心旷之意。许久之后,这才微微定了定神,化作一道剑光朝着南方飞射而去,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天际之中。。。。。。
太玄山脉,问道宗山门之外,卫一真人静静的站在幻灵舟上,其身旁两侧站着的两人。一人乃是引天峰一峰之主丘不凡真人,至于另外一人则是几脉之中仅有的两位女首座之一的烟韵真人。三人身后则是数十个二、三代弟子,恭敬的站在幻灵舟内一言不发。
卫一真人目光之中无喜无悲,看不出有丝毫的波动,就是这么一直静静的望着宗门的方向。这一次东海之行,可以说相比升仙大会而言,不可同日而语,几乎所有的势力都会前往。
如此盛大的场景,很难说有什么意外会突然发生,他心中着实放心不下,这才临时决定,亲自带队前往东海。一方面可以震慑一些宵小之辈,一定程度上保护这些二、三代弟子。另一方面,则是想亲眼见识一下,上古修士的洞府,究竟有什么玄妙之处。
“出发!”
随着卫一真人轻轻的开口,巨大的幻灵舟顿时开始嗡嗡作响,整个舟身不禁开始颤抖起来。“嘭“一声巨响,幻灵舟忽然间离开了地面,化作一道长虹,朝着南方飞速射去。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终于慢慢的变成一个光点,消失在了天际边缘。。。。。。
“墨言。。。。。。”
好看的都市言情 問道長生錄討論-第二百二十七章:仙府之行(十七)推薦
烟韵真人神情之中露出一丝丝满意之色,心道自己当初果然没有看错这个弟子。就在昨日的的时候,杜墨言达到了金丹境界的顶峰,终于渡过了元婴大劫,踏入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元婴之境。
据他所知,除了杜墨言之外,其余的三代弟子境界最高的也还停留在金丹后期。而杜墨言作为第三代弟子之中,第一个突破到元婴境界的修士,自然也大大的给她涨了许多脸面。
“师祖!”只见杜墨言恭敬朝着烟韵真人欠身一拜,然后才缓缓的起身,默默的站在了一边。
烟韵真人看着眼前的乖巧的杜墨言,心中越发的喜欢起来。不骄不躁,处事分寸,这就是她对杜墨言的评价。甚至此时此刻,她都在想着将来将逐日峰首座的位置传给她。
好看的小說 問道長生錄笔趣-第二百二十七章:仙府之行(十七)熱推
“墨言,你刚刚踏入元婴之境,境界还不算稳固,趁这段时间好好巩固一下。至于这一次的东海之行,也要等你修为稳固下来之后才可以亲身进入其中。师祖倒是很希望这一次的仙府之行,你能有所收获!”
烟韵真人的声音听起来如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却又多出了一份作为长辈的慈祥之意。杜墨言听到之时,心中不禁有些感动,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的话,她宁愿一直常伴在烟韵真人左右,聆听教诲。
“师祖!我。。。。。。”
“罢了,记住师祖的话,不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自己。。。。。。”
杜墨言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如何对着这个女人开口,她是自己的师祖,更是自己实际上的传道授业的“恩师”!两个人虽然名曰师祖与徒孙,实际上却更像师徒的关系。
然而,她始终是要离开的,她欠那个人的,几年前的时候,她就欠了他许多。不管怎么样,救命之恩如同再造之恩,对于出身官宦之家的她来说,这些东西无疑是更加的重了,更何况他早已经进入了她的心里。。。。。。
天上时不时传来一阵阵的风声,呼啸在幻灵舟上,也吹进了她的心里。白云飞快的下方飞过,略过舟身,在其心底伸出留下一丝丝的痕迹。。。。。。她恨不得能立时赶到那个地方,犹如初见!
这一日,平静的枫桥镇上莫名其妙来了不少的过路之人。对于与世无争,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的枫桥镇来说,无疑是热闹了很多。原本只有数千人口的枫桥镇上,那寥寥无几的客栈,一下子住满了。。。。。。
枫桥客栈作为枫桥镇上最大的客栈,这几天的生意可以说是十分火爆,这在以往的时候,那是想都不敢想的。而且,这些客人出手可谓是十分的大方,往往几钱银子的饭菜,这些客人都是成倍的给。对于这些没有见过太大场面的老百姓来说,这无异于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也是许多人用饭的时候,枫桥客栈之中的客人更是爆满,座无虚席。这许多的客人,着实把客栈的掌柜和店小二忙坏了,店小二嘴里一边嘟囔着掌柜的说人手不够,一边又着急忙慌的端菜去了。
角落之中,一个看不清楚面庞,身着灰色麻衣的年轻人,正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桌上的饭菜倒是一口也没有动。这个男子不像其他的客人那般,或三人或四人的坐在一起,小声低语,时不时传出一些夸夸之词。就是这么一直静静的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
“陈道友,据说东海仙府已经提前出世了,我等三人吃完这顿饭,休息一夜之后,可要立刻动身。否则去了晚的话,到时候可就白白的过了这一场前所未有的盛会,岂不可惜?”
说话的人,是一个光头大汉,满脸的横肉,眼角至上一道刀疤,一看就是极为凶悍之人。
“王道友,此言差矣!对于你我这等散修而言,又哪里来的什么机缘?恐怕我等就算早早地达到了那里,也是看戏的,如果刘某没有猜错的话,那里恐怕早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势力。。。。。。。”
这位被称作陈道友的修士,体型极为魁梧,一头爆炸的红发,再加上这粗重的嗓音,让人不禁生出一股惧意,不敢靠近。
“陈道友所言极是,我等即便是去了也就是个看戏的,只不过这等万载难遇的盛事,不去的话,实在可惜!两位道友,依在下看来,不如我等三人去天机门走上一遭,没准真能拜入天机门下,也未可知!”
“穆道友可别忘了,如今这东域之中,还有一件大事,几个月后大金帝国之主完颜真宗约战幽冥教摄魂殿主与通仙河上,两人之间不死不休!要知道,大金帝国之主完颜真宗与那摄魂殿主可都是渡劫境界的超级高手!如此大事,我等几人可千万不能错过!”
这几个人说话之时,暗暗用上了灵力,一般人自然无法听到。然而那坐在角落里的年轻人,听到这些之后,身体不禁微微一动!
“想不到这几日的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的事情!如果不是偶然停在这里的话,我石易风当真是对这些一无所知。。。。。。。”
有意无意的扫视一眼,石易风顿时将这些人的修为看了个清楚,这些人毫无例外的都是元婴境界的修士。直到他的目光掠过最后一人之时,忽然间感觉到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压力,紧接着,那人突然间抬头望了过来。。。。。。
同样是一个人静坐在另角落里,两个人可以说是相距甚远,那一丝丝的压力足以让石易风心中生出警惕之心。
“出窍期修士!而且应该是出窍中期境界!”
好看的都市小说 問道長生錄 愛下-第二百二十七章:仙府之行(十七)熱推
石易风暗暗的将此人的气息与那日追杀的他的黑衣蒙面人比较着。此人虽然带给了他不少的压力,与那个黑衣蒙面人想相比的话,倒是有些差距。与之一战的话,自己虽然不是对手,不过逃命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就在石易风暗暗思索着的时候,对面角落里的神秘人,忽然间冲着他微微一笑,顿时露出一口洁白无比的牙齿。。。。。。。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二十五章:仙府之行(十五)展示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这是一片荒郊野外的山洞之中,洞外到处都生满了凌乱不堪的杂草,时不时传来几声老鸹的啼叫声。种种迹象都在显示着这个地方,恐怕除了他之外,应该没有其他的人来过。
洞口的地方,几道若有若无的清光,轻轻的封住了这座山洞唯一的入口。山洞之内,石易风面色痛苦的端坐在一块青石上,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滴答”“滴答”的响声,一滴又一滴的汗珠,掉落在干燥的地面上,瞬间打破了这座寂静无比的山洞。石易风强忍着痛苦,双手颤颤抖抖的掐好法诀,头顶之上,一团白色的水雾,缓缓的升了起来。
汗水慢慢的湿透了身上的衣衫,紧紧地贴在了身体上,如同用清水刚刚浸泡过了一般。而他身体的四周,两道不同颜色的光芒,蓦然出现,开始围绕着他的身躯快速的旋转起来。。。。。。
一道,两道,三道,四道,五道。。。。。。不到盏茶的功夫,石易风的身体四周,终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光圈。清、白两色之光,纵横交错,如同一个巨大的光茧,密不透风的将其包围在了里面。
石易风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全力飞行的时候,两种相安无事的灵力,就像疯了一般,产生了剧烈的冲突!那一道道狂暴的灵力,更是不断的冲击着他周身的奇经八脉,直欲撕破他的身躯!
难以忍受的痛苦,根本不是意志力所能忍耐!如果不是他的身体经过长时间修炼青木升龙真诀,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这两种灵力,当真可以冲破其坚韧的经脉,透体而出。就算是这样,他也只能苦苦的忍耐着,丝毫没有办法控制丹田之内的两道本命元神。
所幸的是,其神识倒是丝毫没有受到限制,可以自由往来于身体,随意观察着体内的暴动!不过,恰恰也是因为如此,由于其神识太过强大,只能被动的感受着这一阵阵的巨烈的疼痛。
丹田之内,之前可以说是相安无事的两道本命元神,此时此刻就像有着血海深仇一般,扭打在了一起。两者之间,可以说是杀红了眼,谁也不服谁,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一拳,生怕打不死对方一般。
强忍着身体上不断传来的痛苦,静下心来,缓缓的祭出神识,向着丹田之内探了过去。这才发现,丹田之内的动静,远远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家剧烈。虽说还不不至于到了崩溃的边缘,恐怕也相差不远了。
对于这种情形,他顿时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任凭自己的神识如何控制这两道本命元神,都丝毫无济于事。这两道本命元神,略微停顿一下之后,人性化的露出一丝不屑之意,又开始扭打起来,丝毫不把石易风的神识放在眼中。
微微苦笑一声,谁知道这一笑,立刻牵动了身体上的伤势,只能紧紧的咬住牙齿,强自忍了下去。如此下去,的确不是办法,如果任由着这两道元神一直这么打下去的话,这愈来愈烈的疼痛,也够他忍受得了。
眼下,只有弄清楚这两道本命元神为何会突然间暴躁起来,才是问题的关键之处。也只有这样,他才能找到一个最为稳妥的方式,解决身上的麻烦。只不过,他思来想去,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本有心传音询问一下那位许久也不曾有过动静的老祖宗。然而,不论他怎么传音,这位老祖宗除了刚开始的时候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着实让他心中生出一股莫名之火。
眼看着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您老人家再怎么说,也不该这样袖手旁观,无动于衷吧?再说了,如果不是当初您老人家非要诱导自己学什么庚金断杀决,自己又怎么会遇到如此的困境?
当然了,这些话他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实际上经过这几年的相处,他对这位老祖宗可以说是有了极深的了解。他有一种不妙的预感,这种情形,就算是这位叱咤仙界的老祖宗,恐怕也不甚明了,所以这才含糊其辞。
就在他若有所思之时,脑海之中忽然传来了白虎残灵的声音,让他心中微微一喜,仿佛身上的疼痛也变得轻了一些。
“石小子,如今修炼的这两种绝世真诀,都是不世出的真功!寻常人能有幸修炼一种,就是莫大的造化。也怪老夫当初太大意了,只顾着自己,没有想到这些事情。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这两种真诀应该达到了同一水平的状态,谁都想争坐丹田之主的位置,所以才会争斗起来。”
“前辈,您的意思是说,晚辈体内的这两道本命元神发生争斗乃是必然的事情。就算今日不发生冲突,将来的某一个时刻,也必然会爆发?”
强忍着奇经八脉之中不断传来的一阵阵的痛苦,石易风不由自主的将心中的疑问顺势说了出来。他想了很多,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件事情,或许对他而言,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随着修为越发的高深,石易风可以说对于境界提升这个过程,知之甚多,远非当初的可比。他身上出现的这种事情,虽然在修道界之中可以说是极少出现,甚至可以说几万年都不见得出现一次。
然而,依照他的推断来看,体内的两道本命元神,现在可以说应该是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想要打破这种势均力敌,暂时让其稳定下来的话,那就只有一个最为直接的,却也是最有效果的方法!可是这个方法,即便是他看来,也有着极大的危险。踌躇再三之下,也不敢轻易的去尝试!
石易风脑海之中的想法,白虎残灵自然是毫不知晓。如他这般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老古董,对于这种事情可以说也是第一次听说。至于有什么好的方法,可以解决这个后辈的麻烦,他的确是一筹莫展。
如果他肉身还在,一身修为还在的话,对于他来说,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凭借着他一身修为,只要稍稍施展一些手段,定然可以轻松的化解,只不过,他现在,自身都难保!
脑海之中,不禁想起当初仙界之中的那位故人,修炼的乃是阴阳生死之道。可是他从未听说过那个故人修炼过程之中,有过如此境况。莫非这个自己看着一步步成长到今日这个地步的年轻人,真的会一命呜呼?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心中会一辈子不安、永远愧疚下去的。。。。。。
“前辈!”
“什么?”
白虎残灵微微有些发呆,下意识的说出了这两个字,还好石易风并没有听出声音之中有什么异常。
“晚辈决定了,与其在这里这么等下去,还不如放手一搏!石某还有一门真功,名气之大,并不逊色与这两门法诀!”
石易风神情之中露出一股坚定之意,这巨大的疼痛,已经彻底的将他身体所麻痹。他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两道本命元神,已经战斗了足足能有七八个时辰的时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思之再三之后,除了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想不到还有什么好的方式。也许,这一切,都是命!当初,他也曾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要贪心,去修炼这门威力极大的真诀!如今,想不到它却成为了自己的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石小子,你想过后果没有,如此一来的话,当真就没有了回头之路!到时候,老夫就算恢复真身的话,也无可奈何!”
回头,他还能回头吗?当初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会后悔!两门真功带来的战力,已经让他报了血海深仇,他还有什么可后悔的?当初,若不是那惊天一击,司马坤又如何会死在自己手中,恐怕身死的将会是他。。。。。。
“前辈。。。。。。石某已经决定了!”
言语之中,透出一股坚决之意,石易风不禁苦笑一声,这一次,不是成功,就是失败!如果真的成功的话,他的战力定然会更进一步,超越现有的战力。然而,一旦失败的话,等待他的就是。。。。。。
随着东海仙府出世的时间越来越短,而他此时距离东海之滨还有很远的距离。就算是全力施展遁光,恐怕也会耗费不少的时日!再加上,体内这两个不稳定的元神,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发生争斗,如果再这么耽搁下去的话。真的就错过了那位硕果仅存的人间大乘修士—秦广陵,到时候,外公的魂魄,怎么办?
凝神、静气!正身而坐,强忍着身体上传来的一阵阵剧烈的疼痛。石易风双手掐出剑决,口中默默念动上古剑宗镇派法诀——万剑归元真诀!顿时一股股无比霸道的灵力,从其头顶之上形成漩涡,缓缓的进入体内!
引气初期,引气中期,引气后期。。。。。。知道三个时辰之后,一股凌厉的气息瞬间从其体内透射而出,直冲霄汉!霎时间,乌云密布,雷声滚滚,无数的闪电盘旋在高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