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跳舞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穩住別浪 ptt-【上架一個月……】閲讀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上架第一个月结束了。
成绩很好,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对我来说,其实最让我心中开心的,是我这本书的写法,人物,剧情,文风等等,现在看来,大家是接受的也是喜欢看的。
对于我这样的作者来说,其实这一点是最让我开心的。
稿费也好,版权也好,赚多少钱也好。
从业十几年,对我来说,不能说看淡,不能说不重要……毕竟要恰饭嘛。
但我最看重的是,这本书我做出了很多写法上的改变和文风上努力的地方。
是被你们接受的。
这就让我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开会的时候白天会场晚上在房间里熬夜码字的功夫。过年的时候猫在家里书房里敲打键盘的功夫……
这些都没白费。
真的很高兴。
·
这本书目前一百二十多位盟主,百盟已经在上架的前几天就早早达成了。感谢各位大佬的厚爱!
订阅方面,也是得到了大家的鼎力支持。
其实太多感谢的话,我说了很多遍了,再说就显得假了。
嗯,那就说说我自己对这本书的野心吧。
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我考虑的最多的并不是稿费和订阅或者这本书能赚多少钱。
我想写一本“代表作”
什么叫代表作呢。
很多读者提起我跳舞,会说到恶魔法则,说到邪气凛然。
显然恶魔和邪气就是大家认为的,我跳舞的代表作。
在我自己的内心里,我的代表作有两本半。
恶魔法则一本,邪气凛然一本。
猎国,算半本——猎国前半本,是我自认为,我写作到那个时候,笔法和技巧达到了我的第一个瓶颈,各方面都足够成熟和圆润了,综合上看来,技法上最全面和平衡的时候。
所以猎国前半本我觉得是可以的,但后面我写崩了……因为我的一些私人的事情。
天骄就不说了。因为404的原因,几次砍大纲,导致面目全非。
也就是在天骄之后,我写作的全部野心都丧失了。
但是。
这一本《稳住别浪》我是抱着,想再写出一本“代表作”的心态来对待的。
什么叫代表作呢?其实我的其他几本书订阅成绩都挺好的,订阅数据都和恶魔还有邪气差不多。
但提到我,大家提的最多,最深入人心的,还是恶魔和邪气。
这就是代表作了。
我希望将来,大家提起我跳舞的时候。
会提到恶魔,会提到邪气。
也会提到《稳住别浪》!
所以,有着这样的野心,我真的会很认真很努力的写好这本书。
写好陈阎罗,鹿细细,孙可可,张林生,老蒋,磊哥……
写好这些人的故事。
故事是我写的,但是阅读后的感受,和受到的打动。
这些,是属于你们的。
·
在写这本书的开头,我写过那些话。
四十岁的我,走了很多弯路,吃了很多苦头,迈过很多坎坷。
风光过,失落过。
然后,发现自己这辈子,最擅长,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只有写作了。
我是真的喜欢写作这件事情的。
真的喜欢。
能重拾起写作的热情和喜欢,很认真很投入的去写一本书。
你们知道么……
在写林生去KTV的那两章,我半夜坐在书房里,敲打着键盘。
满脑子都是2007年时候写邪气凛然的那个年轻的自己,年轻的小五。
·
很高兴,我又找到了写作的快乐,很高兴,这个时间来的虽然有点晚,但还不算太晚……
很高兴你们还能继续喜欢看我的书。
前两年看了一部电影《头号玩家》。
里面最后,游戏创始人对身为玩家的男主角说了话:谢谢你喜欢我的游戏。
我其实很想对你们说:
谢谢你们喜欢我写的书。
·
三月了。
2月我们的月票排名新书第一,总榜第二。
这个成绩非常好了。真的非常好了,非常感激你们的支持。
三月已经来临。
还请你们,能继续支持我吧。
继续支持陈阎罗,支持鹿细细,支持张林生,支持孙CC,支持李蚂蚱。
还有老孙,蒋浮生,九岁萝莉,以及仁义我磊哥。
故事会继续,这些角色的人生也会继续精彩。
爱你们!
最后。
大声喊出我的请求;
“求月票!!!!!!!!!!!!”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三月份,
让我们,继续,在月票榜上,浪起来吧!!!
·
以及。
邦邦邦~
·

火熱都市小说 穩住別浪討論-第一百零八章 【我沒說過啊】展示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一百零八章【我没说过啊】
牛首山!
陈诺飞身钻进了树林里,沿着山坡一路飞奔!
这里就是前几天郭老板和四小姐伏击鹿女皇的地方。
陈诺再次引着巫师来到了这里……没办法,附近唯一一个人迹罕至,适合战斗的地方,就只有这里了。
若是在闹市区里打起来,那么不管打赢打输,闹出太大的动静,以后陈诺就都只能放下这大半年来的日子,背井离乡亡命天涯了。
穿梭在树林里,陈诺身形如一阵风,飞速的在林间前行,而在奔跑之余,陈诺还不停的操控着念力,他所到之处,身边的一棵棵树上的树枝纷纷断裂,然后朝着身后的巫师席卷而去。
一枚枚树枝化作利剑,漫天遍地的激荡而来,虽然无法给巫师造成伤害,但却成功的拖慢了巫师追逐的速度。
但跑到了这里,两人的距离还是再次被拉近!眼看巫师距离陈诺已经不足十米了。
眼看陈诺已经跑到了树林的边缘,这树林之外,是牛首山的南坡!
南坡原本在五十年代的时候是一个铁矿山,经过了几十年的开采,已经开采殆尽,如今整个南坡已经变成了一个光秃秃的巨大,直径有近一公里的巨型矿坑!
陈诺身形窜出了树林就要往矿坑里跳,矿坑里密密麻麻的有十多处矿洞,里面讲这个牛首山的矿脉已经挖的如同蜘蛛网一般!陈诺打定主意,只要能跳进矿坑里,钻进矿洞,就能利用地形再和巫师周旋一番。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巫师眼看陈诺要出林子,忽然之间,从自己的左手的中指上摘下了一枚铁环戒指来,在手里轻轻一捏!
那戒指上瞬间浮现出了一团金色的符文!
巫师一扬手,戒指飞速的射了出来!
陈诺身子已经冲出了树林,人在半空跃出,就仿佛短跑运动员冲线时候的姿态一般,身子在半空迈步飞腾,就要往矿坑里跳……
忽然,他身子猛然一阵!后心上如被重击!
那枚戒指直接砸在了陈诺的后心上。陈诺在半空原本舒展的姿态顿时一乱,后背上顿时有金色的符文爆了开来!陈诺口中一口血雾高高喷了出去,然后在半空再也无法维持滑翔的姿态,如同一只折翼的鸟一样,一头就往矿坑地面上栽了下去!
巫师飞身来到了矿坑的边缘
矿坑的边缘到地面的落差有几层楼那么高。
巫师站在上面,伸手一接,那枚戒指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掌心,巫师飞快的将戒指重新套在了自己左手中指上,眼睛朝着矿坑底部扫去。
虽然黑暗之中,矿坑下一片漆黑,巫师的眸子里却仿佛浮现出了一片淡淡的金色光芒。
“找到你了,小子。”
巫师冷笑,飞身跳了下去。
就在他落地的地方前面大约五十步,陈诺半跪在地面,双手支撑着,喘息粗重。
陈阎罗的嘴角还残留着血污,而就在他的后背上,衣服已经破出了一个窟窿来,露出后背的一片肌肤,只是那一片裸露的地方,却有一个血色的印记,印记上,隐隐的还有一丝残留的金色符文在爆裂!
噗通!
陈诺仿佛支撑不住,双手一软,整个人趴在了地上。少年的脸毫无形象的贴在了地面粗粒的沙石上,身子仿佛还在挣扎,但是双手却终究无力再支撑起来。
巫师落在了地上后,板着脸,冷冷的看着陈诺,一手负在身后,一手竖着一根手指,轻轻一晃……
咻!
旁边的一块一人多高的石头陡然飞了过来,重重撞上了陈诺,陈诺身子一弹,再次被撞飞,落地的时候,口中又喷出了一团鲜血。
“阎罗先生,我本来想这是一场绅士之间的战斗,但你的阴险激怒了我。”巫师眼睛里毫不掩饰的怒气:“我会让你的死的更痛苦一些的。”
陈诺趴在地上,只是连连咳嗽,似乎脸话都说不出来了。
巫师手指一挥,又是一块石头飞了过来,陈诺勉励抬起左手来,手掌硬着石头一拍,身子又一次跌了出去。
这次落地的时候,仿佛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口血吐出来口,仰面躺在地上,只能无力的喘息。
巫师已经走到了陈诺的身边,就站在陈诺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低头看着这个对手。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穩住別浪》-第一百零八章 【我沒說過啊】推薦
“实力不错,但太年轻了……其实你很有潜力的。但是……你真的不该激怒我!而我,也不会给你成长的机会!”
陈诺躺在地上,嘴角还在流淌鲜血,睁开眼睛看着巫师,仿佛虚弱的笑了笑:“激怒你又怎么样。”
“很愚蠢。”
“哈哈哈……”陈诺无力的笑了笑:“所以,我不激怒你,你会饶过我?”
“……不会,但你可以死的痛快一点。”巫师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陈诺心中也是连连冷笑。
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么?
这个外号为巫师的家伙,这个号称是修士会首领的掌控者大佬……可绝不是什么看上去的那种高人风范。
这家伙就是个老阴比。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穩住別浪 跳舞-第一百零八章 【我沒說過啊】相伴
而且还是一个手段残忍的老阴比!
说最装逼的话,下最狠辣的手。
这就是巫师这个家伙为人的真实写照了!
“……”陈诺吐了口气,仰面看着巫师:“所以……深渊的那个船长,给了你多少好处来杀我?”
巫师一愣,随即一扬眉:“你居然知道了?”
陈诺嘿嘿笑了笑。
除了深渊组织的船长,还能有谁呢……
阎罗!
这个家伙喊自己阎罗。
这辈子,陈诺只有一次对人亮出过自己阎罗这个名字。
就是一杀五,团灭安德森五人组后,打电话威胁船长的那次。
这辈子,也只有船长这么一个人,知道自己阎罗这个代号。
那么,巫师到底是谁请来的,还用猜么?
巫师眯起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小子。
·
巫师确实是深渊组织付出了巨大代价请来的。
原本深渊的那位船长,确实是被陈诺威胁住了。
但是,一来呢,毕竟放弃整个东亚的生意,对深渊来说是一个太过惨重的代价。
这个代价重到深渊组织很可能因此而失去未来十年最大的经济来源。直接将组织发展的潜力一刀斩断。
虽然这个代价很惨重,但原本船长也是没打算再来招惹这个外号叫阎罗的家伙。
因为安德森五人的惨死,让船长很怀疑,这个叫阎罗的家伙,是一个隐世的掌控者!
掌控者那就是站在这个世界力量金字塔顶端的那一群人了。这样的对手,船长自问惹不起。
地下世界的共识:只有掌控者才能对抗掌控者。
而如果对手是一个掌控者的话,那么其他掌控者也是不会接受这种委托的。
但是……其中偏偏出了一个意外。
深渊的清道夫在带回了安德森五人组的尸体回到深渊总部后。
船长将“华夏国发现一个疑似掌控者等级的念动力系力量强者”的消息流传了出去。
很快这个消息被修士会得到,然后引起了巫师的注意。
巫师主动联系了深渊组织,然后在鉴定了安德森五人组的尸体后……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 線上看-第一百零八章 【我沒說過啊】
巫师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叫阎罗的家伙,并不是掌控者。
很强,也很像掌控者。
但还不是!
这个结论若是别人得出的,船长恐怕还不敢相信。
但如果是大名鼎鼎的巫师说的……而且巫师本人还是公认的念动力方面的顶级大佬,可谓是地下世界念力系的天花板的存在。
他说不是掌控者,船长还是愿意相信的。
既然不是掌控者……那么船长报复的心思,就无法压抑了!
何况,东亚的生意,关系到深渊组织未来十年的发展潜力!
·
“那个船长花了多少代价请动了你?”陈诺无力的叹息。
“很高。”巫师哼了一声:“不过,你确实值这么多钱的。”
巫师并没有说具体的价码……
而为了请动这位大佬,船长付出的代价是:深渊组织未来十年,在东亚所有生意利润的百分之二十!
陈诺摇头:“我只是好奇,你这样的大佬,为什么会接这种任务……来对付一个很可能是掌控者级的对手……掌控者之间,不是都尽量克制不爆发战争么。”
“第一,你还不是掌控者,我对念力系力量的造诣……你恐吓船长的那一套。瞒不过我。”巫师摇头:“第二,念力系力量的强者,对我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
陈诺心中一动。
上辈子,似乎……巫师在接受委托执行任务的时候……仔细回忆一下,似乎他对付的目标,确实有很多都是念力系的对手。
似乎,这个家伙对念力系的对手,有一种特别的“偏爱”?
“好了,对话可以结束了。”巫师抬起了手指,指尖轻轻一晃,旁边的一块石头,就自动分裂,化作了十多片锋利如刀锋一样的状态,然后漂浮着,围在了陈诺的身边。
“反派死于话多,我也听过这些说法的。”巫师摇头:“我之所以愿意跟你说这些话,本来想着你的那个跑掉的同伙会不会出现……不过,不重要了,我只是对念力系的高手有兴趣,别的人,我没兴趣。”
说着,巫师脸上闪过一丝狞笑:“下辈子,别当念力系了。”
指尖轻轻一晃,那所有的石片刀锋忽然转向,指向了陈诺。
躺在地上的陈诺,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来。
“哈,哈哈,哈哈哈……”
巫师皱眉:“你笑什么。”
“我笑……这种骗术,真的是对你特别有用啊。”
(上辈子,第一次阴你,也是用的这个法子呀……)
巫师心中一动,闪过一丝警惕的征兆。
躺在地上的陈诺,慢慢的收起了笑声,然后看着巫师的眼睛,一字一字的开口:
“谁告诉你,我是,念力系了?”
巫师忽然脸色狂变!心中强烈的警兆疯狂大作!
老于江湖的巫师,下意识的就身子要急速往后退!
“晚了!你个老阴比!”
原本躺在地上仿佛已经动弹不得的陈诺,忽然身子一下就弹了起来,瞬间就贴上了巫师的正面!
两人距离不过三步,巫师躲无可躲!
陈诺的右手凝拳,忽然一个上勾拳打了出去!
拳风之上,仿佛整个矿坑之下,四面八方空气之中无数驳杂的各种力量元素全部积聚在了他的拳风之上,犹如一团巨大的光球……
轰!
这一拳直接轰在了巫师的身上!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穩住別浪-第一百零八章 【我沒說過啊】熱推
巫师的身子就如同被扣杀之下打出的乒乓球,直接飞了出去!
人在半空,那一团光球笼罩在他的身体上,就如同鞭炮一般发出一连串密集的炸裂声!
巫师的身体直接飞出了数百米,然后一头扎进了矿坑的山壁之中,落入了一个矿洞里,而矿洞深处,也随后爆发出了一连串如闷雷般的动静!
轰的一声,山体上爆发出了一个犹如圆盘一样的无形气浪,随后山坡破碎,披头散发的巫师从山体里飞了出来,人在地上,踉跄了一下,单膝跪下,脸上身上满是血污!
尤其是他的半个肩膀,已经整个血肉爆开,一片模糊。
“你,你不是念力系!”
“我从没说过我是啊。”
巫师急促喘气,他手里飞快的举起那根带着戒指的手指,戒指上无数的符文闪现,落在他的身体里,飞快的修补着巫师破损的肉身。
“你,你刚才这是什么力量?”
“嗯……”陈诺想了想,正色回答:“拿肾肝!”
“??”
·
【两连更,邦邦邦求票~】
·

精品小說 穩住別浪 線上看-第九十八章 【這誰頂得住?】鑒賞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九十八章【这谁顶得住?】
休息厅里已经没人了。
陈诺横抱着鹿细细,退到了房间里,就靠在了窗户边上。
陈诺看了一眼窗外,心中正盘算着跳出去逃掉的可能性。
忽然,怀里的鹿细细挣扎了一下。
呃?
陈诺一愣,却看见鹿细细挣脱了自己的双手,蹑手蹑脚的爬向了旁边的餐桌……
下一秒,这个女人居然又抓起了酒瓶子,然后一脸讪讪的笑容看着自己。
陈诺赶紧过去把她抓了回来。
鹿细细可怜兮兮的看着陈诺,眼神里带着哀求。
“我就再喝一小口,可以吗?就一小口……”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討論-第九十八章 【這誰頂得住?】相伴
陈诺正要阻止,就听见这个房间的门把手咔咔响了两下。
“巧云?巧云你在里面吗?”
眼看鹿细细就要开口说什么,陈诺赶紧一把捂住了鹿细细的嘴巴。
“???”鹿细细抬起眼皮看陈诺,但乖乖的没有说话,只是手指却又偷偷的摸向了酒瓶子。
罢了,不管她了……
陈诺心中无奈的叹息。
门外的老蒋似乎拧了几下门把手后,没能打开门,就离开了。
很快,走廊外传来了小叶子的声音:“干爹,我们在这里啊!”
·
老蒋终于找到了宋巧云和陈小叶。
看见了自己的媳妇坐在包间的餐桌前正念念有词,但是看上去还好,没有什么大碍,而陈小叶这个才五岁多的小孩子自然是什么都不懂,还在傻乎乎的吃着喝着。
老蒋松了口气,赶紧上去一把将宋巧云拉了过来,不由分说就从口袋里摸出了那个小瓷瓶来,拧开就凑到宋巧云的鼻子前。
宋巧云嗅了几口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叶子啊,你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你哥呢?”
“我哥还没来啊,我爸爸接我过来的。”陈小叶摇头。
老蒋皱眉,虽然心中有一堆疑问,但这里不是久留的地方——自己老婆还在发病。
“那你爸爸人呢?”
“不知道……”
“你哥什么时候来?”
“不知道……”
“……”老蒋叹了口气。
先走,先回家再说!
拉起了宋巧云,直接单手架着,然后又牵着陈小叶就往外走。
路过那个休息厅大门的时候,宋巧云忽然抬起头来,一指这个门:“里面有古怪!”
里面的陈诺听见了,身子一僵。
不过老蒋赶紧抱紧了自己的媳妇:“什么古怪不古怪,赶紧回家!”
陈诺趴在门上听着,听见外面脚步声,然后又听见了几人进了电梯,电梯门合上,离去……
陈诺松了口气。
扭头,就看见鹿细细已经端着酒瓶子站在自己面前,醉态可掬的看着自己。
“老公啊,我们干一杯好不好?”
陈诺哪里还敢让这个女人喝酒?
看见桌上居然有一扎壶西瓜汁?
赶紧过去一把拿起来塞给了鹿细细。
“喝这个喝这个,这个酒更好喝,乖了~”
鹿细细瞪着眼睛看着手里的一扎壶西瓜汁,愣了两秒钟后,笑了起来。
端起来一仰脖。
吨吨吨……
·
出了电梯的时候,老蒋忽然一把捂住了陈小叶的眼睛。
“呃?干爹?”
“外面有些东西,是小孩子不能看的。”
老蒋脸色很严肃,就这么捂着陈小叶的眼睛,拉着自己的老婆走出小院。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穩住別浪-第九十八章 【這誰頂得住?】
院子里,地上三个人。
小勇和顾康都已经晕过去了,只不过一个是吓的,一个是酒醉。
王老虎……则落在了垃圾桶上,半个身子倒栽葱在里面。
老蒋满心疑惑的看了这三人,却不敢多留,赶紧带着身边的一大一小离开。
走出了小院子,来到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
老蒋心中略微定了定。
还好,人找到了,没出意外——这就是最重要的,至于今天的这些离奇的事情,慢慢再弄清楚吧。
虽然老蒋也很疑惑,为啥自己的老婆宋巧云会和陈小叶在一起。
为啥又跑去了遮风堂。
小叶子口中的爸爸又是什么人。
而自己感到遮风堂的后门的时候,为啥院子里又三个受伤的人躺在地上……
老江湖的蒋浮生本能的觉得这里肯定是一堆麻烦……自己带着发病的老婆和一个五岁的孩子,不是探究这些问题的时候。
尤其是院子里三个受伤的家伙,身上还有血……
老蒋本能的反应是,先带发病的老婆和五岁的孩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坐在车上了,眼看汽车开出了一条街,拐过弯,就看不到遮风堂的那座建筑。
老蒋松了口气,然后掏出手机来,拨通了陈诺的电话。
电话里彩铃响了三声,接通了。
“喂?师父?”电话里传来陈诺的声音,听声音很稳,似乎没什么异常。
“陈诺!你在哪里!!”
“我在打工啊,师父。”电话那头陈诺的声音很镇定的样子。
“你……”老蒋有些疑惑,暂时压下了怒火,问道:“你知道不知道,你妹妹被从幼儿园接出来了?”
“啊??叶子被接出来了?”
“对!不过你先别着急啊,叶子现在和我还有你师娘在一起呢。”老蒋皱眉道:“叶子说,她爸爸把她接出来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父……我不知道啊,我今晚一直在我磊哥这里打工呢。”说着,陈诺那边忽然仿佛有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电话的声音断了几秒钟,陈诺的声音重新传来,只是似乎带着一丝气喘:“那个,师父,叶子的爸爸这个事情有点复杂,我回去和您说,你们现在在哪里?”
“我带叶子回家呢!你最好也尽快回来!今晚的事情,简直瞎胡闹!而且太……太过分了!怎么可以带叶子去那种地方呢!”老蒋怒气上涌。
“好的师父,我尽快回去!”
“先这么说!今晚我先带叶子回我家!你下班了赶紧过来接叶子!”
·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陈诺挂掉电话……几乎是用了自己最大的力气,才让自己的声音没露出异常。
但挂掉电话后,陈诺就下意识的:嘶!!!
鹿细细已经趴在了陈诺的怀里。
星空女皇的上衣有些潮湿……一片红红的,西瓜汁她喝了一半洒了一半,上衣的体恤衫已经染湿了。
鹿细细趴在陈诺的怀里,双手撑在陈诺的肩膀上,脑袋就靠在陈诺的脖子旁,抬起眼皮来,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陈诺。
那双眸子里,仿佛都要滴出水来了。
“喂……你怎么了啊?”
鹿细细深吸了口气,吐出来的呼吸,滚烫的吓人,声音似乎在呢喃一般。
“老公……我……好热啊……”
陈诺心中一沉,忽然凑过去在鹿细细身上嗅了嗅。
主要是嗅了一下鹿细细身上被西瓜汁染湿的地方。
然后陈诺忍不住骂了。
“妈的王八蛋!居然下药了……我……”
一句话没骂完,忽然鹿细细就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陈诺,把自己的身子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死死贴在陈诺的胸口。
陈诺心跳顿时漏了半拍!
那丰盈惊人的感觉,清清楚楚的从胸口传来……
“老公……”鹿细细低声呢喃。
“……呃?”陈诺低头看鹿细细。
鹿细细眯起了眼睛来……忽然仿佛轻轻笑了一下,然后微微张口,突出一截粉嫩的小舌头来,在陈诺的脖子上轻轻舔了一下……
砰砰~砰砰~砰砰~
陈阎罗心跳如擂鼓!
这……
这怎么顶的住??
·
鱼鼐棠跳下出租车,然后指挥着酒店的门童拿起了自己的行李箱,走进了酒店大厅。
很轻易,就在酒店大堂的柜台前,要到了鹿细细的房间号。
虽然酒店一般是不会透露客人的讯息……
但是面对一个九岁的孩子,谁会防备?
何况……鱼鼐棠自称是这个客人的妹妹。
几分钟后,鱼鼐棠上了电梯。
“你可以走了。行李留给我就行。”
“真的不用送你上楼?小朋友?”
鱼鼐棠摇头,笑道:“我姐姐在楼上等我呢。”
打发走了有点疑惑的门童,鱼鼐棠乘坐电梯直接到了酒店的二十六楼。
2616房门口,鱼鼐棠面色严肃,打开了房门。
虽然没有房卡,但是酒店的这种门锁,对于鱼鼐棠来说并没有任何难度的。
走进了房门后,鱼鼐棠眯起了眼睛。
房间里请勿打扰的灯一直开着的。
但是鹿细细显然不在。
检查了一遍房间,行李什么的都在,衣服,电脑,还有一些其他的用品——一切都没有什么异常。
房间里也没有什么战斗过的痕迹。
“所以……她是住在这里,然后离开后,就没回来。”鱼鼐棠飞快的分析着:“而且这个出走应该是意外……因为她的东西都没有带。显然是离开后,遇到了什么突发事件,就一直没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门铃响了。
鱼鼐棠皱眉看向门口。
门外,其实是酒店的工作人员。
作为金陵城最高级的酒店之一,工作还是很负责的,一个九岁的孩子入住酒店,而且没有大人陪同……自称是某个住店客人的亲戚。
虽然送了孩子上来,但是酒店的前台很快将事情上报后,值班经理还是决定带人上来确定一下。
此刻,值班经理站在门外,身边还有一个同事。
经理侧头听了一下,又按了按门铃。
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谁啊?”
声音分明是一个成年女人的嗓音。
值班经理赶紧回答:“您好,客房服务。”
房间里的声音再次传来。
“妹妹,你去开一下门。”大人的声音。
“知道啦。”孩子的声音。
随着门锁打开的声音,房门被打开了一条缝。
但是没全开,门上的安全锁链还挂着。
门缝里露出一个小孩子的脑袋:“有事吗?”
“呃……”经理犹豫了一下,彬彬有礼的笑道:“我们是酒店的服务人员,想请问一下客人是否需要客房服务,需要给您开夜床吗?”
“哦,不需要啊。”鱼鼐棠回答。
“那,我们给您送来了水果……这是每天都会有的。”说着,经理从同事的手里接过了一个小果盘。
“好啊。”鱼鼐棠大大方方的放下了防盗链,打开大门接过了水果。
经理趁机往房间里看了一眼。
客厅里电视机打开的,放着动画片的频道。
房间里隐隐传来哗哗的水声。
“小朋友,你是和大人一起住的吗?”
“对哒,我和我姐姐啊。”鱼鼐棠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我姐姐在洗澡。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啊!没有了没有了。”经理赶紧点头,然后和同事鞠躬:“祝你们入住愉快。”
关上房门,鱼鼐棠脸上的笑容消失。
模仿声音,是鱼鼐棠擅长的一个技巧,不算什么。
但是……
走回房间里,把电视机的声音开大了点。
然后,九岁的萝莉坐在了沙发上,开始思索……
得尽快找打那个傻女人啊!!
·
【说下更新,过年这两天,更新不会断。每天晚上更新。白天就让我陪陪孩子吧。
初五恢复正常的两更。】
·

都市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 跳舞-第九十四章 【辦正事兒呢!】相伴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九十四章【办正事儿呢!】
清晨。
宋巧云在家中醒来。
其实这一夜也没太睡好。
每一次,老蒋出去接活儿赚钱,宋巧云其实都有点睡不太安稳。
醒来后,第一时间看了一眼手机。
昨晚自己发的消息,老蒋还没回复。
宋巧云有些心焦了!
昨天晚上,宋巧云打了电话过去,结果老蒋的电话显示是无法接通。
半夜又打了一次,是已经关机。(老蒋的电话在和鹿细细战斗的时候被打坏了)
这是以前很少遇到的情况。
可能……是在任务之中,不方便接吧。
可一夜过来,老蒋居然还没回消息——以老蒋那么顾家的性子,就有点不寻常了。
宋巧云起身,拿起手机又拨了一次,还是没打通。
忧心忡忡的走到了阳台,忽然抬眼一看,宋巧云愣住了。
阳台外,自家的那只画眉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飞回来了,只是阳台窗户关着,画眉鸟在外面的晾衣杆上蹦蹦跳跳,徘徊着不肯离去。
宋巧云赶紧打开阳台窗户,画眉鸟一溜烟飞了进来,自己主动钻回了笼子里,然后开始吃笼子里的鸟食。
宋巧云的一颗心沉了下去!
不对劲了!
按照老蒋的习惯,出去接活儿,画眉鸟就是他的眼睛和侦察兵!
可结果现在,人没消息,鸟却回来了?
·
陈诺在打电话,电话是李颖婉打来的。
“欧巴,人家还是好害怕呀……”
别说了,特么我现在比你更害怕呀!
“欧巴,想害我妈妈的杀手你已经解决了嘛?”
嗯,解决了,人在我家里呢。
“欧巴,人家好想能见见你啊,我去你家找你好不好啊?”
可别!可别!可别啊!!
陈诺小心翼翼交代嘱咐了几句,安抚好了长腿妹子萤火虫,然后挂掉了电话。
一扭头,卧槽,汗下来了!
鹿细细站在身后,好奇的看着自己。
妈的掌控者大佬了不起啊,走路都不带声的!
“老公,你和谁打电话呢?我怎么听见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
“嗯,居委会收电费的。”陈阎罗一脸镇定。
“哦~”
鹿细细扭头进了洗手间,不多会儿,端了半盆水,里面耷拉个毛巾走了出来。
这是要干啥?陈诺好奇的看着自己捡回来的老婆。
下一秒,刷!冷汗又下来了!
鹿细细端着水盆就进了老蒋躺着的房间!
陈诺赶紧追进来,就看见鹿细细拧了把毛巾,把老蒋扶正了,然后细细的给老蒋擦脸。
“你……”
鹿细细抬起头来,有些不好意思:“那个,老公啊~晚上家里砸坏的东西都是你收拾的,饭也是你做的。我感觉自己好像个废物,总觉得对不起你,但又不知道能帮你做点什么。
那个……我帮你父亲擦擦脸吧,我别的做不了,可以帮你照顾一下病人。”
呃……
陈诺有些无语。
可别擦了!
万一把老蒋擦醒了,翻船了算谁的?
何况……
大姐你大概没照顾过人吧?
擦脸哪有用凉水的?
不行不行,得尽快把老蒋送走!
陈诺想到这里,沉吟了一下:“刚好今天我要送咱爸去医院的。”
“啊?”
“嗯,他这个病,每过些日子都要去医院复查,然后再治疗一下。咱家钱不多,不能一直住着院,所以只能两头跑。一会儿我就送他走,那个……你乖乖呆在家里。”
“不行,我和你一起去。”
“别!”陈诺摆手。
鹿细细好奇的看着陈诺。
“呃……你这个病啊,之前也对医院有严重的逆反心理。你一到医院那种环境,容易受刺激,也容易发病,你还是别去了。”
陈诺想了想,一拍脑袋。
跑进厨房里,拿出一袋子前两天买的土豆来。
“你要真觉得想做点事情,呐,今天你在家把土豆削出来吧。”
“好!没问题!我一定会做好的!”
鹿细细眼睛里放着光。
害,不给她找点事情,怕是稳不住她。
“成,你就在家别乱跑啊!嗯,无聊了就看会电视。”
说着,陈诺把电视机打开,遥控器就放在了鹿细细手里。
·
陈诺架着老蒋出门了。
留下鹿细细在家里,仔细的交代了她削土豆的注意事项……
精彩都市言情 穩住別浪 跳舞-第九十四章 【辦正事兒呢!】看書
可不是怕她削到自己的手。
是怕她把自己厨房毁了!
带着老蒋出门后,陈诺直接找了家小旅馆……
这个年代,一些小旅馆还没有严格的登记制度。
陈诺压低了帽檐,开了个房间,然后把老蒋放在了房间里。
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老蒋的伤势。
内息搬运周天,进行的很顺利,而且眼看老蒋的气息越来越稳固,精神意识也渐渐活跃。
估计距离醒来不远了。
陈诺带上门,悄悄离开。
·
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宋巧云站在楼下,手里提着鸟笼子。
画眉鸟在里面啾啾的叫唤着。
宋巧云推了自行车,就把鸟笼子放在车篓里,然后骑车来到了大街上。
寻了个十字路口,宋巧云打开了鸟笼子,画眉鸟扑棱棱就飞了出去。
宋巧云骑车在后面跟着。
鸟飞的不快,飞一会儿,停一会儿的,宋巧云就仔细的骑车在后面跟着。
就这么跟了有快一个小时的时间。
宋巧云来到了一个老式的小区门口。
看了看附近的街面。
快到中午的时间,道路上没啥人,路边开着小商店,还有一家面馆,不过卷门放下,没营业。
宋巧云脸色很凝重,看着自家的画眉鸟扑棱棱从树梢上飞起,飞进了小区里。
宋巧云立刻骑车跟上,也进了小区。
·
星空女皇陛下,在削土豆。
刀光剑影杀气纵横!
一把菜刀在鹿细细的手掌里上下翻飞,一个个土豆被切的大卸八块支离破碎……
呃……好像切的不对啊。
鹿细细有些气恼。
随后又有些难受。
自己是个病人……就这么样的,什么事情都不会做,都做不成么?
那……诺儿跟自己在一起,岂不是什么都要他照顾。
那可真的太对不起他了啊。
想到这里,有人拍门。
啪啪啪。
鹿细细站了起来。
陈诺回来了?
鹿女皇三步两步跑过去开门。
“老公?”
拉开了门,就看见门外杵着个半大的老太太,年纪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
一张大圆脸盘子,模样颇为喜庆,穿着个段褂子,踩着布鞋。
面色有点蜡黄,手里提着个鸟笼子。
·
宋巧云也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女人。
好一个相貌妖孽的女人!
然后冷冷问了句。
“我老公呢?”
……
“……你说啥?”
……
·
鹿细细有点愣神的功夫,宋巧云已经大步就走进了房间里。
“诶??你……”
鹿细细本能的想阻拦,但是毕竟心态还没摆正,就没好意思伸手。
毕竟,在她的心态上,这里还是“别人家”,还没有主人翁的意识存在。
一愣的功夫,宋巧云已经走进了陈诺家。
“我老公呢?”
鹿细细回过神来了:“什么老公?你是谁呀?”
宋巧云进屋后,扫了一眼客厅,然后就直步进了里屋,两个房间门都开着,一眼能看到底。
没人。
宋巧云转身出来,鹿细细已经有些不高兴:“你是谁呢?怎么就这么胡乱往别人家里闯啊?”
宋巧云心中疑惑。
难道找错了?
可是画眉鸟明明就是飞到了这家的阳台上啊。
有些尴尬,扭头看着面前这个美的不像话的年轻女人,正踌躇着说点什么……
“你到底是谁呢?”鹿细细有些不开心了。
“抱歉,我可能找错地方了。”
宋巧云脸色有些为难,犹豫了一下:“实在对不起啊。”
“啊……那个,那个,也没什么。”
宋巧云点了点头,又说了声抱歉,掉头就往门口走。
当!
挂墙上的时钟响。
中午,一点整……
·
陈诺正往家里赶,大街上也不好施展身法,只能加快脚步一路跑。
忽然之间,全身打了个激灵!
嗯?怎么忽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
宋巧云眼睛里的清明瞬间消失,原本还有些尴尬的表情,陡然转过身来,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鹿女皇。
鹿女皇被这直勾勾的眼神看的有些含糊。
宋巧云深吸了口气,忽然就转身走到了房间里的桌子前,拿起桌上的一个切开的土豆。
啪的一下就拍在了桌面上。
“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
“哈?”
鹿细细傻了呀!
宋巧云微微一笑,单手一指天花板。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那河北涿县,有那英雄豪杰兄弟三人!大爷姓刘名备字玄德!二爷姓关名羽字云长,三弟姓张名飞字玄德!话说这兄弟三人是一见如故意气相投,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哥仨一个头磕在了地上就结为了异姓兄弟!哥此后就同心协力其利断金,三兄弟合力就要保着那唐僧去西天取经……”
鹿细细呆住了!
眼前这个老太太嘴皮子太利索了,当当当当,不等鹿细细反应过来要阻拦,就这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怎么办?
我该拦住她么?
只是……怎么好奇怪的感觉啊……应该去拦,但又有点不想拦。
不等你不想拦了,反而还想弄点瓜子花生啥的?
什么情况?
·
陈诺到了家门口,开门进屋。
“鹿依依?”
嗯?家里没人?
陈诺皱眉。
进房间看了一遍。
鹿细细人没了?
卧槽,不会是记忆恢复了,跑了?
不能够……记忆恢复了,那肯定是要留下来守株待兔的……
人呢?
跑哪儿去了?
·
马路上,鹿细细跟着前面的宋巧云。
宋巧云昂首挺胸,精神头十足。
鹿细细有些为难,几次过去:“老太太,你家在哪里啊?能不能联系上你家人啊?你这看上去不太好,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家人?我家人正在等我去接呢。”
鹿细细叹了口气。
在家里忽然有这么一位上门来……听了几句后,鹿细细就做出了判断。
这位老阿姨,脑子可能有问题。
是疯的啊。
老太太乱七八糟说了一大通,自己就往外跑。
鹿细细看见老太太失魂落魄的样子,忽然就生出一股子同病相怜来。
昨晚……自己刚醒过来,什么都不记得,不也就是这么一副可怜样么?
这么一想,鹿细细就一路追出门来了。
不行!鹿细细想管这事情,不能看着这么一个发病的老太太在外面乱跑。
但是一路上跟着,耐着性子问了又问。
好看的都市言情 穩住別浪 跳舞-第九十四章 【辦正事兒呢!】
却始终问不出个头绪来。
鹿细细有些着急。
“你这到底是要上哪里去啊~?”
“我去接我女儿放学。”
宋巧云忽然笑了,笑容可掬,指着前面一个所在。
那是一个大铁门,门口有传达室保安亭,几栋小楼花花绿绿,院子里还有木马和滑梯。
门口墙上几个雕字:“万家湖幼儿园”
“啊?你在这里接你女儿?”
鹿细细愣了愣。
“对啊。”
·
幼儿园的马路对面,一辆面包车里。
王老虎和小勇坐在车里抽烟,车后排上,顾康和王老虎的另外两个手下坐在一起。
“你女儿就在这里上幼儿园是吧?”王老虎笑眯眯的回头看顾康。
“是是是,没错!”
“好,一会儿你进去,把孩子接出来,咱们带走!”王老虎笑了:“你老婆外面的那个儿子,不是跟你女儿,兄妹情深么?咱们把孩子弄到手,还怕他不给钱么?”
“呃……老大啊。”小勇忽然有些含糊:“那什么,咱们这个算不算绑架啊?万一人家报警了,我们可一个都跑不掉的。”
“蠢货!”王老虎得意的一笑:“绑什么架?顾康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合法的头号监护人,合法的抚养权!当爹的带走自己家的亲女儿,你说到天上去,都不能算绑架的!蠢货!”
正抽着烟,忽然身后一个手下兴高采烈叫道:“老大你快看!卧槽!对面路边上!那个女人长的好带劲!!”
王老虎回头一巴掌拍在手下头上:“女人女人女人!成天就想着这档子事!今天出来办正经事的!别他妈乱看乱想的!”
回过身来,却也忍不住目光投过去打量了一眼。
咦?
卧槽!
是特么带劲啊!
·
【晚上还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