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貪食瞌睡貓

精华都市异能 重生之阪道之詩討論-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閲讀

重生之阪道之詩
小說推薦重生之阪道之詩重生之阪道之诗
——第一天的MC是很辛苦吧。
阪口:是的(笑)。我觉得很糟糕。虽然做了很多练习,但是在舞台上头脑一片空白了。
岩本:但是,我觉得第3天挺好的,3天就改变了呢。
阪口:彩排时听说阵型的时候,(因为站在前排的时候很多)会感到不安,不过,“落落大方地站在前面吧!”这样想着。表演的时候还挺好的,可是MC的时候却拉跨了(笑)。
——在宣布center的showroom中,也说出了「要作为座长带领大家!」的宣言吧。
阪口:“这样的我能带领团队吗?”虽然内心还在怀疑,但当时那个场面还是要这样说的。
精品都市异能 重生之阪道之詩-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閲讀
——关于这一点,2019年10月,在幕张展览馆担任过最年少center的人应该也会明白吧?
好看的都市异能 重生之阪道之詩-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推薦
岩本:果然underlive是很富有激情的,粉丝们也是知道的。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当我担任座长的时候,就会倍感压力。而且还是有前辈在的时候当的座长。但是,这不是很容易就能想通的事,当时也有很多内心的矛盾。
——我想首先是彩排时关于要如何带领团队的这一点。
岩本:我和以前没有太大的变化。我想开心地去做,因为有很多关系很好的前辈在。
阪口:我的情况是,在决定追加曲目的时候,大家一起商量了一下,大家都说“座长是珠美,珠美有想唱的曲子就说出来吧”。但是,我说“唱什么都可以的”。
岩本:又来了(笑)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重生之阪道之詩-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推薦
——完全没有带领团队哟(笑)。作为座长需要有什么意识?
阪口:从排练开始拼命跳所有的曲子。迄今为止看到的座长都是这么做的。
——站在最前面跳舞的感觉是怎样的呢?
阪口:因为我完全没有站在前排或中间的经验,回看视频也充满了违和感。“我居然真的在中间!”
岩本:哈哈哈。我…我几乎没有排练时候的记忆了。比那个更能记住的是正式演出。由舞蹈环节开始,各个成员都跳了起来,最后聚光灯打到了我这里,随着一声“幕张冲呀!!”演唱会开始了。因为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带气氛的经验,所以倍感压力。因为我的情绪决定了演唱会的热闹程度。虽然手也变凉了,声音也在颤抖。但是,决定要发出更大的声音,所以最终被成员们表扬“一开始的那一声真的太棒了”。
たま的感激之情
——说到underlive,给人的印象是中田花奈桑、和田まあや桑、伊藤かりん桑在支撑。但是,也有这次毕业的成员吧。最新的live是以怎样的方式在排练和进行后面的正式演出的呢?
阪口:这次(北野)日奈子桑成为了中心。还有,まあや桑把紧张变成了欢笑,营造了轻松的气氛。樋口(日奈)桑给予了全局的支持。
岩本:我那个时候,果然还是花奈桑呢。「这里的舞蹈动作是这样的吧」统一大家的动作。之后,kii酱(北野)也帮我总结了一下。但是,因为大家很认真,所以也很难具体说谁帮的忙比较多。率先会提出意见的是花奈桑和kii酱。
——当时岩本桑的blog上写着,无论是跳舞还是MC,都是和安酱商量的(渡辺みり愛)。
岩本:在上初中的时候,她就和我关系很好,也很懂我,所以经常找她商量。安酱也有过做under center的经验,听到“我那时候是这样做的”这样的话,这样的经验之谈让我克服了很多困难。
——都教了什么样的经验呢?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阪道之詩討論-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分享
岩本:安酱好像在MC的时候哭了。被工作人员指出「这样不好哦」。我想那是「要更加坚强」的意思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不哭的完成这场live。一直到最后都没哭,得到了安酱的表扬(笑)。「因为没有哭所以很吃惊」。为什么这么说呢,在幕张举办under live,是在那年夏天的全国巡演中发表的。在那个舞台上,我说「我会努力」的时候哭了。不要再让她看到我这个样子了。发表的时候已经哭过了,所以正式演出时不哭了(笑)。
——在开头阪口桑不是说了「变得和以前不一样的自己」了吗?听了这话,我想起了みり愛桑。2017年4月的underlive第一天的MC上みり愛桑哭了,在第二天正式演出前的排练时被骂了。但是,第三天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坚强了起来。仅仅三天,みり愛桑就变了。我认为通过成为center发现自己是可以改变的,是重要的事情。
阪口:我也有过和みり愛桑相似的经历。第一天的MC没能做好,所以很不甘心,演出结束后眼泪也止不住地流。注意到这一点的前辈联系了我,鼓励了我,但即便这样也无法平息懊悔的情绪。为了在第2天和第3天化解那份不甘心,我下定决心重新站在了舞台上。第2天紧张消失了,变得享受了,第3天…爆发了(笑)。我觉得能有这样的经历真是太好了。
岩本:我以为是你爆炸了(笑)。
——从前开始,我就一直在疑惑为什么under center每次都会改变。但是,最近我思考的是,积累这样的经验,大概是staff桑想要成员破茧成蝶的父母情吧。
岩本:是的。under center很多时候都是由以前没担任过的成员来当的。不过,正因为有这样的孩子担任center,成长才显得容易被看见,这不是很靠得住吗?
——阪口桑,粉丝们的反响怎么样?
阪口:我想推我的粉丝特别有一种“たま酱没问题吧”的想法吧。结束后读了blog的评论,都是些「能推她真是太好了!」「看哭了」的评论。从舞台上望着观众席,不安地看着守护着我的表情。就好像「加油~加油」一样呢。所以这次要是能算回报了他们的那份期待就好了。
——岩本桑那个时候怎么样?
岩本:从粉丝的角度来看,我并不存在软弱的印象。都是给人一种胆大的印象。但是,在我的内心里,从没有自信的自己,真正成为了一个落落大方自己。从粉丝的角度来看,「长大了呢」这样的感想存在很多。因为,从12岁开始支持我的人也不少。「那么娇小的蓮加现在已经当上了座长吗……」。
——岩本桑在MC的时候说道「不希望underlive以『可爱』结束。」
岩本:我觉得应该表达一些东西,于是试着说了以前就在想的事情。
——有回头去看那天的影像吗?
岩本:没有。哈哈哈。
阪口:我看了。有好几天,我都还沉浸在underlive氛围中。每天都在想「啊,真想和前辈见面啊」「喜欢那种氛围啊」之类的。一直沉浸在余韵中。
——大家都这么想吧。这是为什么呢?
岩本:凝聚力是惊人的。对于全场参与的live,不是更能体现凝聚力吗?不仅仅是人数,情绪也会一下子集中起来。全体人参加的live是以「享受」的心情来度过,而underlive正是各自闪耀的场所。「去做吧!」「想把自己传递给粉丝们!」这样的心情会更加强烈。underlive的话,更有可能展现自己,也有更有被看见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