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眼角的滴淚痣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第一百四十五章 做不成夫妻做兄妹鑒賞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时神医可有根治的法子?只要她的身体能恢复如初,本王情愿舍弃一切!”林云墨紧盯着时医,凌然说道。
时医苦笑道:“老夫也没有把握能否根治,只能先开些补药,慢慢将养着,至于子嗣一事,还是顺应天意吧!”
林云墨脸色惨白一片,黯然无语。时医临出门时,顺便将不能喊过去煎药。
“时医所言之事,你们早就知晓是不是?”林云墨回过神来看着柳梦离。
回王府后,不止一次的见到千山暮愁绪满怀的模样,多半是此缘故。
柳梦离一脸难过,本想开口劝说些什么,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她暗付着,林云墨知道了也好,子嗣之事绝不是小事,总瞒着也不好。
“知道了!”片刻后,林云墨又恢复了平静之色,“不要告诉暮儿本王知晓了此事,你先下去歇着吧,明日一早便回王府!”
而后,他便一直守在了床前,待服完药,千山暮退了烧,天快亮了。
人氣都市小说 朕的長髮皇后 愛下-第一百四十五章 做不成夫妻做兄妹熱推
雪霁初晴,苍穹湛蓝深远,寒彻透骨的空气里残留冷冽的梅香。
“王爷,你这是守了我一夜?”看着双眼布满血丝的林云墨,清醒过来的千山暮有些动容。
林云墨很是时宜的打了个哈欠,伸手端过了桌上的青花瓷碗,边搅动热粥边揶揄道:“是啊,夫人可折腾了本王整整一晚上。”
千山暮莞尔笑道:“那,真是辛苦王爷了。”
“倘若夫人在喝药时能再乖一些,那就更好了!”林云墨说着将舀了粥的汤勺送到她嘴边,笑吟吟的说:“喝点粥,一会咱们就回府了!”
“走之前,王爷可否带我先去看看玉树?”千山暮忽然想起此事来,若不是受自己连累,他也不会受如此重伤,还有时医医好她双眼一事,怎么说也要当面谢一下上官清澈。
林云墨出乎意料的没有反对:“好,一会本王带你去!”
千山暮出门时,裹了里三层外三层,臃肿的像个粽子,娇弱的容颜依旧萦绕着尚未褪尽的病气,在即将走到上官清澈门口时,林云墨懊恼的发现居然将暖手炉忘在屋中了,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叮嘱几句后,疾步又走了回去。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ptt-第一百四十五章 做不成夫妻做兄妹讀書
此刻,上官清澈正胡乱的翻着医书,心神却飘忽不定,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甚至连千山暮走进屋中的脚步声,他都没听到。
“你,好些了吗?”千山暮轻声问道。
“啊?”上官清澈听到了千山暮声音,蓦地回过神来,惊喜无措的看着她:“小暮,你来了…”,他拍了拍身侧的凳子,示意她过去坐。
千山暮浅浅一笑,走了过去:“你的伤?”
上官清澈大咧咧的笑道:“没大碍,养几日便好了,你,是要走了吗?”
“嗯!”千山暮点点头:“时神医肯医治我的眼睛,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因此,走之前,还是想着当面来谢你。”
“小暮若这样说,实在是见外了…”他语气稍有凝滞,慢慢的看向她,眼中满是深情:“无论我做什么,都弥补不了那时,你因为救我而所受的委屈。”
千山暮颇为不在意的说:“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还记它做什么!”
“若不是有你,我可能还深陷压抑痛苦里,你说我又怎能忘得了?”上官清澈深吸了一口气,感触颇深。
她露出一丝笑意,细密的睫毛遮住了她那双琉璃般璀璨的眸子,浅浅的梨涡,额前低垂了乌墨似的发丝,不偏不倚刚好遮在了她曾经那块疤痕上。
上官清澈惊诧的见到她额前疤痕微露,似乎与自己记忆中有极大的不同。
火熱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起點-第一百四十五章 做不成夫妻做兄妹讀書
“小暮,你,过来些…我有事想…问你!”他低低的说道,眼眸里极快的划过一道慌乱。
千山暮微微怔了一下,以为上官清澈有什么要紧事说与她,没做他想,便俯下身去。
她轻柔的呼吸声听在上官清澈耳中犹如天籁,他禁不住心神一阵激荡,情不自禁抬脸电闪般印在她的唇间,随后便又急速闪了开去。
“你!”千山暮根本没料到上官清澈会借机轻薄自己,她动作僵了一下,俏脸忽沉,一扬手,“啪”的脆响给了上官清澈一记耳光。
“小暮…我…”上官清澈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什么。
“无需多言,你我扯平了!”她阴沉着脸,用力扯了下斗篷,扭头冲出门去。
站在院西侧的屋檐下,帽兜都忘记戴,阳光明媚,却没有一丝暖意,上官清澈刚才的莽撞举动,彻底颠覆了她心中那个温润如玉之人,如今站在冷风里,思绪乱成一团。
今后,与他怕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岑岑的寒意中她的脸颊被冻的通红,双手跟双脚都渐渐僵木起来,发丝在冷风里一片凌乱。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四十五章 做不成夫妻做兄妹相伴
“暮儿!”林云墨迈步走进院中,见到了立在廊下,冻得不成样子的千山暮,眉头紧皱,将暖手炉塞到她怀中,低喝道:“又在吹冷风,身体好了是吗?”说着顺手拉起她的帽兜,重新系好。
千山暮倚靠在他怀中,默然半晌才轻声道:“带我走!”
见千山暮失魂落魄的模样,林云墨狐疑的看了眼上官清澈半掩的房门,心中多少有些了然。
他搂住她的肩膀,柔声道:“我们这就回去了!”
时医将方子又誊抄了一份,给千山暮带上,万分叮嘱回王府汤药也不能停,最后又约好,待天气转暖,他要带着时凌云随千山暮到烟浮国寻诸葛村夫。
时凌云听说自己的病居然还有治愈之望,更是欣喜若狂,将自己珍藏了十几年的梅花酿拿了出来。
他缓步走到千山暮跟前,不容她拒绝,将那坛子梅花酿塞给了她,爽朗大笑道:“快二十年了,我的心情从未像如今日这般畅快淋漓!”
他扭头看向林云墨,目光里噙着感激:“宁王,在你来之前,我对她确实存了要娶之为妻的念头,不过此刻,我改了主意,若是我认千姑娘为义妹,同样亦可以对她关怀备至,无缘做夫妻,那便做兄妹,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拿的起放的下,本王佩服!”林云墨笑道:“暮儿,还不来拜见你的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