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留裡克的崛起

优美言情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討論-第575章 絞殺之役鑒賞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罗斯军阵面对着初升的阳光,统一着装的人们沐浴着朝阳,这阳光一扫清晨的清冷。
大家排开一个很长的阵列,人们全都穿着白袍,胸口的蓝色条纹也是一模一样,整齐划一的着装带来独特的秩序美,也进一步加强了罗斯人身为罗斯人的光荣!
这一战他们不是单纯为了仆从的科文人出气,战争完全是为了罗斯的利益而战。
此战,无敌的留里克大人亲自坐镇,化身太阳的奥丁会注视这场战役,所有英勇的战士奋力表现,都将得到前往瓦尔哈拉的资格。
罗斯人悍不畏死,并非是希望通过战死直接去瓦尔哈拉。
留里克早就让新生的祭司们做出解释,所谓历经战斗的老战士在自己家中老死,他死后会立即恢复年轻,恢复最见状的年华,以此姿态在女武神斯佩洛斯维利亚的引领下前往神殿。
没有人那个罗斯人希望会死在这片战场,大家心里有一个很纯粹的念想,即讨伐这里的敌人不过是一场锻炼,砍杀之后即是大军会师西进,去富裕的不列颠劫掠财富。
塔瓦斯提亚人断然不会想到,他们把这一战视作生死存亡之站,事实也确实如此,在罗斯人看来不过是一场“热身”。
双方的战士已经全部出现。
罗斯人井然有序地排队,再加上完全统一的着装,强烈的视觉震撼真是让塔瓦斯提亚人即害怕又羡慕。
瓦特卡德咬紧牙关,他一手持铁剑一手持斧,看着敌人军阵,对战斗的结果已经无法预期。
该如何对付敌人?他没有太好的办法,或者说他也是首次带领这样规模的军队,似乎只有带着所有人一窝蜂冲上去这一唯一战术了。
战斗总不能双方一见面就开打。
留里克站在阵前,他瘦小的身影与后方的战士融合在一起,毕竟他也是一身白装。
優秀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ptt-第575章 絞殺之役鑒賞
耶夫洛亲切地询问:“后面操控投石机的兄弟跟我说他们准备好了,我看敌人也在攻击范围内,干脆我们突然发起攻击?”
“不可。你快去把那个巴坎拉过来。”
“遵命。”
倒霉的巴坎很快被押解过来,又被按在地上。
留里克示意手下将其放开,再令人割断其手肘的绳索。
“去吧,你去告诉那边的敌人,让他们放下武器,然后跪下来做我们的奴隶。”
巴坎一听大为震惊:“大人,你是让我做信使?你要这样传话,他们会杀了我!”
“快去。”留里克突然拔出剑,怒吼道:“你若不去,现在就杀了你。”
“啊!是……”
因为这个男人一直是可有可无的,留里克自知打完这一仗根本就不缺俘虏,届时随便再审问几个正儿八经的塔瓦斯提亚人,才能对其底细有着最清楚的了解。留里克确实无法相信巴坎这个背叛者的言语,自己斩杀污血污染自己的剑,还是让对手动手吧。
再说,留里克希望激怒敌人成一群愤怒的公牛,然后向自己冲过来。
塔瓦斯提亚人乱哄哄聚集一团,他们清一色发黑的头发,浑身棕灰色为主的皮裘袍子,让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人类,而是一大群熊一般的野生动物。
巴坎带着强烈的惶恐走过去,面对这么一个酷似信使的人,瓦特卡德示意弓手不要攻击。
不过当巴坎走近,紧张地复述罗斯人开出的战争条件,这个倒霉的工具人当即被杀死。
瓦特卡德当然认识这个男人,他平生最痛恨的就是叛徒,明明是投诚了塔瓦斯提亚,现在却成了罗斯人的手下?
巴坎被杀,其脑袋被瓦特卡德亲自砍下,然后高高举起对着罗斯军阵怒吼挑衅。
精华都市言情 留裡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575章 絞殺之役熱推
这一声怒吼就是进攻的号角啊!
他纵身一挥,巴坎的脑袋被使劲抛了出去。
被滴了一脸血的瓦特卡德再挥舞起铁剑:“兄弟们!冲啊!”
整个黑压压的塔瓦斯提亚军阵运动起来,如同大平原上的马群在狂奔,又如雪原上集群奔跑的鹿群,这是一股非常庞大的突击部队,公平的说罗斯战士们纷纷想起他们在哥特兰岛的决战,这些敌人看起来的确很有勇气很是凶悍。
被兄弟们裹挟着冲锋,一边冲一边疯狂叫嚷,哪怕真有怯懦的人也被这气氛感染变得疯狂。
人就是这样的奇怪,无论胆怯者还是勇敢者,他们现在清一色的头脑空白,冲锋与砍杀仿佛就是他们存在的唯一意义。
所以,死亡也是他们存在的最后意义。
罗斯军阵保持着戒备,准备完毕的射击旗队现在开始发威!
所有的十字弓手全部排列在中军阵前,他们排列了三排,等候留里克的阶段式射击命令。
然投石机和扭力弹弓已经接到命令立即开火,并竭尽所能二次蓄力继续射击!
投石机抛出石块,扭力弹弓发射标枪,夹杂着奉命自由射击的长弓手,这就构成了罗斯人的第一波攻势。
有两个拳头大的卵石从天而降,准确地砸中正呈密集阵型猪突猛进的敌人中。
石头立刻砸得敌人血肉模糊,中者立毙!
标枪更为恐怖,对于这些没有甲胄之敌,击中之后就被钉在土地,或是击穿两个敌人,罢了痛苦倒下。
冒着罗斯人的箭矢和石弹,头脑空白的塔瓦斯提亚人连退却的资格都没有,所有人都在冲锋,停滞或是退却都会被后方的兄弟踩踏致死呢。
眼看着敌人军阵就在前方,固然罗斯人全都竖起了大圆盾,瓦特卡德并不畏惧,都是带着木盾咱们兄弟也不差呀。
塔瓦斯提亚人已经准备近战肉搏,突然新的打击来了。
冲杀在前的人们纷纷中箭倒地,他们摔倒后旋即被后方的人踩踏。
“第一排后退!第二排!Hjutra!”
第二排十字弓手立即发射。
“干得好。第三排,Hjutra!”
留里克这边陆续完成三轮发射,后两排的十字弓手已经全部退入由巴尔默克剑盾手的盾墙屏障后。
原本的第一排射手,他们突击完成了塌张装填,在实质完成了第四轮射击后才退入盾墙。
至此,罗斯人构筑起一条宽度达到二百米的盾墙,并且这个盾墙正有向两翼扩展的倾向。
就算突然蒙受了严重损失,塔瓦斯提亚人已经别无选择,他们前赴后继地踏着倒地的兄弟,高举着武器继续冲锋。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留裡克的崛起 ptt-第575章 絞殺之役
冲撞终于发生了!
进入狂暴状态的冲锋者纷纷纵身一跃地跳入罗斯人的阵列,就以自己的死亡来冲垮罗斯军阵。
一时间冲击的第一线乱作一团,喊杀声尖叫声此起彼伏,到处的血肉横飞的场面,还有金属碰撞的尖锐声响。
红色的血水立即染红一名又一名罗斯、巴尔默克战士的白袍,敌人的血引得人们癫狂,依托着盾牌和锁甲的保护,罗斯军疯狂地向前方戳刺。
塔瓦斯提亚人根本没有冲垮盾墙,就算一度有超过五十人纵深跳入阵中,最终的结果无不是被后面的罗斯军战士的战戟戳成肉泥。
都市小说 留裡克的崛起 愛下-第575章 絞殺之役展示
有斧头砸在罗斯人的肩膀,也有罗斯人在乱军中倒下,倒下的结果多半是被自己人、敌人踩踏到死,可是这样而死的罗斯人少之又少。
只要抗住敌人的猪突之势,接下来就是罗斯人的致命反攻。
一线的战士持剑戳刺,这刺击动作大有罗马方阵兵的风采。与之不同的是,后面的兄弟挥动着长柄战戟,安装在矛头后面的斧头从天而降,势大力沉地劈砍敌人的脑袋,有利支援了第一线兄弟。
越来越多的塔瓦斯提亚人死在第一线,战场变得极为血腥,本该变得干燥的大地现在又变得泥泞不堪,到处都是暗红色的污泥并伴随着极为强烈的腥气。
一线的血战正在进行,罗斯军阵正在向两翼移动,此乃宏观的变化,塔瓦斯提亚人忙于械斗根本没有察觉。
但双方的弓手都在自发的支援自家兄弟,一时间在鏖战士兵的头顶上正是箭矢乱飞。
混乱之际塔瓦斯提亚猎人已经无法瞄准,他们咬紧牙关对空抛射的同时,也在希望自己不要被罗斯人击中。
多亏了阿里克之前准备的防弹盾,以及罗斯人本就装备的大量盾牌。留里克的远程兵皆躲在木盾下,尤其是那些持轻型十字弓的孩子,偌大的防弹盾一时间可以躲着五六人!他们完成上弦,将木臂十字弓伸出木盾屏障发射,罢了继续踏张装填。
塔瓦斯提亚的箭矢噼里啪啦打在罗斯人的铁盔、青铜盔上,除了制造些痕迹没有什么用处。
倒是有不少人肩膀受伤,那是少数极为锐利的箭从天而降,突破罗斯人锁甲的缝隙,只有部分箭簇搾入皮肉。
一些披甲的战士身上插了多支箭,箭矢就如同催人狂暴的药剂,他们成了狂战士。
只有那些标枪是致命的,模仿古罗马而造的投枪砸向罗斯人,这才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
塔瓦斯提亚人又是放箭又是投枪,他们的支援尝试正逐渐被罗斯人的箭雨摧毁。
大量抛射的箭簇延续不断,持续对后方的塔瓦斯提亚人制造伤亡。更别说还有砸下来的石块和标枪,中者即死。
乱战之中瓦特卡德愈感情况不对,奈何他处在阵中无法看清整个战场,更糟的是现在就算试图下达一项命令,乱战的兄弟们如何获悉?
对于塔瓦斯提亚人,这已经是他们的部族联盟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战斗,或者说一场史无前例规模的群殴乱杀。
何谈章法?战局很快演化成塔瓦斯提亚战士的各自为战。
在身高、体力方面,远道而来的塔瓦斯提亚人先天有着生理劣势,更不必说其武器防具更差罗斯人太多。
如果这方面欠缺了可以用兵力估摸来弥补,偏偏罗斯军这支混合部队兵力并不比他们少多少。
高而壮的披甲罗斯人踏着地上的尸体,以盾抵在身前,右手端着滴血的钢剑暴怒前行。
已经死了很多人的塔瓦斯提亚人继续冒着罗斯人的箭矢开始本能的退却。
如同一堵钢铁之墙压过来,心脏几乎炸裂的人们陆续清醒过来,他们想到了逃跑。
瓦特卡德已经看到有人拎着短矛撒腿逃命,他气急败坏地叫嚷:“你们不要走!给我继续奋战!”
他恨不得杀了那些逃兵,就是因为这些临阵逃跑家伙的存在,引得更多人在后撤。
如果这位盟主手里有一把火枪,他会毫不犹豫射杀逃兵来试图挽回岌岌可危的军阵。
偏偏是这危急关头,多名原本是主战的村庄首领气喘吁吁逃到他的身边。
有人扔了斧头跺脚骂道:“我不打了!我要撤走!罗斯人是要把我们全部杀死!”
“你?你要逃跑?!”瓦特卡德暴怒中铁剑直接抵在此人的脖子。
这位部落首领并未正眼瞧,毅然轻蔑地说:“这就是你的行为?已经够了!兄弟们都死了,就无人保卫领地。我现在要带着人回家,趁他们还活着……”
说罢,这人捡起斧头撒腿就跑,紧随其后的还有他村庄的武装村民。
另外几个村庄首领见状,只得呲着牙略显愧色地看一眼瓦特卡德,罢了紧随前者的逃跑步伐。
保命以守卫南方的湖泽领地,者不可耻。
瓦特卡德被撂下,他举着剑破口大骂:“你们给我回来!你们逃了,咱们全都要完蛋!”
一开始只是三百多人的逃跑,塔瓦斯提亚军的后方在饱尝罗斯箭矢、石块打击的同时,苦苦坚持的士兵全然开始退却。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锋线的战士正面对着罗斯人愈发迫近的军阵,他们并未察觉到一张包围网正在逐渐形成,鏖战至此已经损失很多体力的他们也在保持着最基本的队形逐渐后撤。锋线的双方正在达成一种奇怪的默契,仿佛零距离厮杀是要避免的,双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这又有何用?
阿里克和赫立格尔在两翼加速包围圈的构成,此乃“钳形攻势”,不过阿里克更乐意称之为“酒瓮战术”。
一般存放麦酒的陶瓮要有一个大木塞子,谁担任这一塞子?
这就是耶夫洛和他的一百个兄弟。
就在旧灰松鼠山堡外的空地上数千人鏖战正酣,耶夫洛紧急领取留里克的包抄命令,他带着一百个精锐卫兵,背着钢臂十字弓,又拎着箭与盾于林中潜行,这下直接摸到了塔瓦斯提亚的营地。
那些从山堡逃出来的饥肠辘辘的人都在这里休息,另有崴了脚和之前遭遇战的伤者亦在修养。
罗斯莽夫如神兵天降,他们发现营地便是乱杀。
远征的指挥者瓦特亚拉,他做梦都想得到更大的权力更伟大的光荣,终于疲惫的他被一名不知名的来自梅拉伦湖的佣兵战士砍杀。
谁知道这个休息的人是一个高级人员?
耶夫洛以强力手段清扫林间营地,顺便缴获了一小撮物资。
这都不算些什么,只因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突然从敌人军阵后方杀出,去暴击敌人逃亡者一个措手不及。
留里克这一战本质上也用上了围三阙一的聪明战士,只是碍于罗斯军兵力有限,以及低估了敌人的兵力,他只得派出一支兵力仅有“百人队”的偏师堵住缺口绞杀溃兵。
这一百个家伙可是跟着留里克出生入死的狂人啊!
那些跟着村庄首领逃亡的武装者满心欢喜觉得可以逃到林中,突然间大量箭矢飞射。
突如其来又十分精准的重弩箭直接击中了超过四十人,当即打乱了他们的逃亡阵脚。
“继续上弦!速度快点!”耶夫洛撕扯着嗓子命令。
这些精悍佣兵几乎人手一张钢臂十字弓,他们现在体力正盛,正好以踏张的手段用浑身的肌肉之力给钢臂上弦,接着安装弩箭再对敌人来上一轮射击。
而这第二轮射击基本也是耶夫洛一众人的最后机会。
又是一群敌人中箭倒地,活着的人一时间还不知怎么回事,他们本能再度退却之际,正看到一众白袍胸口有蓝纹的武士,顶着一颗颗反射阳光的贴盔出现了!
是罗斯人!他们占领了森林营地!他们杀过来了!
熱門言情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線上看-第575章 絞殺之役
那几位坚决逃走的村庄首领全都被弩箭射杀,群龙无首之人只能希冀仍在奋战的大部队的庇护。
可惜,罗斯人的箭矢和石头何时有个尽头?本该是掌握射箭优势的塔瓦斯提亚人,他们的持弓者在双方对射中先是被严重的火力压制,而今已经化作一大堆躺在浑身是箭的死人。
战场出现荒诞的一幕,那落在地上的箭矢普遍有着灰黄色的尾羽,若是撇开地上的尸体以及血泊的泥泞,乍一看去就好似成熟的麦田。
剩下还有多少战士能够战斗?瓦特卡德逐渐首次看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塔瓦斯提亚人的后路已经被断绝,现在兄弟们是想逃也逃不掉了。
罗斯人的包围网基本形成,箭矢和石头仍旧从天而降。
瓦特卡德没有什么好办法,他犹豫不决的每一秒都有自己的战士受伤或死亡。
反观罗斯人,他们正踏着满地的尸体不断地收缩包围圈,每走一步都要吼一声口号。
这不是战争,如同一群勇士围猎狂熊!
可惜,瓦特卡德心态几近崩溃,他不觉得自己是一头可以困兽犹斗的熊,瞧瞧兄弟们畏惧的眼神,大家都成了柔弱的兔子,可以任人宰割……
这场战争,塔瓦斯提亚已经输了,整个部落联盟随着丧失了绝大部分的男丁,就算不是死在罗斯这些该死的瓦良格人手里,就是亡于卡累利阿人的入侵。
可是真的勇士是不能投降的!瓦特卡德看了看手里的铁剑,这好端端的剑还没有斩杀任何一个罗斯人,反而是……
他傻笑了一声,自愧于同族和神灵,懊恼自己为何一怒之下要集结几乎全部的男丁和罗斯人决战,为何没有一大群部落首领在战败之前就直言反对。
在他人都无心关注之际,将剑锋对准自己的脖子,然后刺了下去。
一代依战功成为联盟大酋长的瓦特卡德,就在他人生中最后战也是唯一的一次败仗,为了他的部族联盟殉葬。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560章 塔瓦斯提亞敵訊看書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要筹备一场远征,这粮草的问题留里克自知要深思熟虑一番。
一般的中世纪军队杀到一地不得是就地劫掠以解决给养问题?道理是这样的道理,就是能得到怎样的给养,完全取决于敌方的储备。如果己方不好好准备,是否意味着后勤问题实质在被敌方拿捏?万一他们搞出什么坚壁清野,大军还不得在异域活活饿死,或是赶紧打道回府。
至少巴尔默克人对于后勤问题并不重视。
此乃情理之中的事,盟友是单纯的不知道后勤问题关乎到军队的成败。
留里克计划储备可供一千人吃上两个月的麦子,而这也仅仅是麦子,他计划按照每人每天两磅的标准进行储备,便是必须囤积十二万磅燕麦。
在他的计划里,罗斯军从老家出发,最快也得三周时间抵达巴尔默克,再登陆不列颠又得两周时间。虽然旅途上大抵也有捞鱼的机会,只是谁都别想指望意外之喜解决一定几眼问题。
但是且慢!或许大军可以先行攻击一下勃艮第岛,迫使当地的渔夫提供一批渔获。
一番斟酌后,留里克没有否决中途打劫的可能性,只是它不再是必要的手段。
最佳的手段还是储备食物,无论是麦子还是鱼干,乃至防止坏血病的晒干的嫩松叶,这些当储备两个月的用度,如此方能避免大军登陆不列颠就快速断粮的窘况。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笔趣-第560章 塔瓦斯提亞敵訊熱推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留裡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560章 塔瓦斯提亞敵訊推薦
虽然去年从各地弄来的麦子超过了二百万磅,巨额的麦子堆积如山,干冷的气候让人们毫不担心它们的冬季贮存问题。但这批麦子只能养活罗斯人大半年而已,普通人仍要出海捕鱼。
粮食控制在自己手里就等于掌握了军事的主动权!留里克可以决定每个月释放到市场的麦子总量多少,既然有了战时,这番直接下令囤积二十万磅甚至更多的燕麦也是没问题的。
留里克这番自然只考虑自己人的问题,至于巴尔默克人的同盟军,他们的当然要自己解决后勤问题。盟友当然可以本着老传统,带上少量的鱼肉干乃至中途捞鱼吃生鱼肉,待到登陆后再立即劫掠补充体能,这一方面罗斯人可无意帮助他们。
正所谓就算是同盟,帮助他们的后勤是情谊而非留里克的本分。
可是未来巴尔默克军的统帅比勇尼,这个男人在实战中变得聪明。既然留里克兄弟在储备远征的给养,自己这边也当有所准备以备不测。
距离海冰溶解还有一段日子,罗斯人这边已经开始挑选远征的人手,一些人已经开始自发地打斗训练。
这是一个晴朗的下午,气温依旧很低,但已经不再是咄咄逼人。
过去的日子,客串矿工的巴尔默克旅人,他们因得到不错且颇为科学的伙食,又在矿山被动锻炼了肌肉,他们全都变得更为强壮。现在这群人手持全新的钢剑,正式接受耶夫洛的打斗训练!
关于如何结阵作战,留里克不担心巴尔默克人会闹出乱子。
他们当在这基础上再接受更好一些的单打独斗的训练。
巴尔默克旅者开始从耶夫洛这里学习源自法兰克的剑术,剑与盾的联合打斗之术,可是让大家耳目一新。
留里克的男孩们也照理接受军事训练,其中的一些非常年轻的佼佼者硬是被留里克选中成为远征军的一员。
指望这些少年孩子上阵厮杀?未免太操之过急了。
没有人能否认他们的勇气,只是这单薄的身子低矮的个头还有稚气未脱的脸,这种战士在战场上实在羸弱。属于他们这种人的位置就是辅助部队!正巧留里克出战必携带专职的射击部队,更要委任重要的责任。
这都打仗了,只有过于单纯的人才会追求与敌人猛士一对一单挑以取胜。
打仗的精髓就是不惜手段的以最小的损失取得胜利,聪明的统帅甚至避免近战厮杀,能做到没有御敌就已经杀得敌人人仰马翻自是极好的。
一批男孩被选中,他们清一色扛着钢臂十字弓,双肩各挂着一副单肩背包,包里放着多达十根弩箭。这是何等负重?三支箭矢就有两磅重!再加上平均重达十二磅的十字弓,以及两磅中的便携式上弦绞盘,他们这群男孩仅就武器方面负重就是惊人的!更不提他们还需有挖土的小铲子和多功能的小匕首,以及一个麻绳束口的双肩背包,里面还得装着食物。一张这些的麻布毯子圈起来,也要环绕背包捆扎。
这方面留里克实在有讲究,他就是在追求后世的军队对于装束、物资的需求。
不仅仅是这些孩子,皮带、双肩麻布口袋、麻布毯子、铲子和匕首、胃囊做的水袋等看似和战斗不相干的物件,每一个将要出征的罗斯人必须人手一套。
广大的罗斯妇女也接到了留里克的直接的裁缝订单,他天然的特别看中带着整个裁缝作坊移民到罗斯的佛德根,指示这个男人承揽重要工作——给罗斯军做出军服的指导版本,以让罗斯的妇女以此款式进行仿制。
去年的战事留里克实在注意到,诺森布里亚的军队在竭力做到统一服装,实际他们并不能完全做到。
诺森布里亚军有显著的偏土黄的橘色的色调,反观巴尔默克人真是蓬头垢面衣着五花八门。华丽的着装在彰显武威震慑敌人、提高自己的光荣感提振士气,最在于在战场上区分敌我。
罗斯人的军服并不需要再有改动,仍是一身可以套在身上的白袍子,胸口的和后背的部位有缝制的交错式蓝色条带。
这显然还需要精细化裁缝,依留里克要求,诸如类似百夫长角色的人物,他们的肩膀还要缝上用朱砂浸染成红色的肩章。他们的头盔之顶照例也得插上羽毛,以在战斗中能被战士轻易看到。若不是觉得后背插一面小旗太傻,留里克真就这么干了。旗帜当然是有的,既然要出动一支旗队,这旗队长当然不让就是堂兄阿里克,掌旗官亦有专业人士。
微妙的氛围笼罩整个罗斯堡。
公爵要打仗了!参战者都有机会捞取财富和光荣!
留里克把出征的日子定在快要六月份的时候,绝非冰消雪融就直奔不列颠。他有着大量的时间整训部队,包括不限于把三百名巴尔默克旅人训成真的建勇,以适应罗斯人的有别于一般维京人的作战方式。
考虑到诺森布里亚拥有骑兵队,留里克丝毫不怀疑那个被释放的埃恩雷德会重建自己的骑兵。既然要决战,那么战场上己方与敌方骑兵的厮杀就是必不可少的。估计以那个家伙的榆木脑袋,当然还是命令骑兵队按照传统战术冲锋,也许他们并不打算冲撞破阵,依照骑矛刺杀是少不了的。
故罗斯人当准备一批矛,也当卖给巴尔默克人一批矛,联军组成一个“刺猬阵”,应该可对本时空的不列颠的骑兵带来重大伤亡。
如若有着充足的准备,军备与后勤没有问题,还有一个当了带路者的粮官保罗,这番真的杀到约克,说不定诺森布里亚一个战败就直接灭国了!
奈何所谓的战争,战端一开计划往往作废一半。
留里克这边为一场堪称冒险、目的疯狂、成功即巨大收获巨大光荣的远征而筹备,东方却遭遇了大麻烦。
一批雪橇队伍突然冲北方冲到罗斯堡,瞧瞧他们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像是斗败了的公鸡。
他们的确是战败者!他们是绕着波的尼亚湾的冰封海岸线走了一个大迂回,在艾隆堡得到了一批补给后,这才得意顺利抵达罗斯堡。
凯哈斯来了,他来的猝不及防。
这个老家伙一脸沧桑,眼神中满是战败的悲怆。
他的随从们男女老幼这才一百余人,而这已经是“鲑鱼之主”部落最后的人了。
他们刚一抵达,一则重磅消息便有他们之口开始传播。
原来已经彻底仆从于罗斯人的科文人之鲑鱼之主部落,他们遭到了强力敌人的袭击!他们丧失了自己的山堡,最后的男丁也几近战死,剩下的民众被迫放弃自己的财物逃命。这里面就有本该在温暖时期进贡给罗斯的松鼠皮和雪貂皮,现在一切都完了!
如此重大的事件闹的留里克不知所措,他想不到还能有什么敌人可以袭击凯哈斯。
留里克紧急召见这位逃命而来的老家伙,因担忧这人情绪失控,他还特意带上了露米而来。
女儿露米一直在罗斯人这里做着祭司的工作,现在看来她与留里克的关系更加亲密了。
看到女儿,凯哈斯悲从中来,他顿足捶胸嚎啕大哭,半晌留里克才基本听懂这哭泣的缘由。
“你们的山堡!竟然被敌人攻破。你的妻子被她们杀了?!还有这种惨事?”
留里克想竭力保持平静,他做不到。
凯哈斯再擦一把泪,“是他们干的……”
“他们?是谁。”
“是塔瓦斯提亚人,他们来了,他们注意到我们,现在他们占领了我们的领地。我们山堡垒里储备的那些皮革,现在都被他们抢了。而且……”
“然后呢?”留里克急迫地问。
“他们没有离开,占了我们的领地就不想走。现在我需要你……履行约定。”
“约定!我将执行!塔瓦斯提亚人,我听你们说过,我也没用攻击他们,现在是他们找死!”
留里克说此言毫不犹豫,攥紧的拳头似要把铁块攥成齑粉。
他暂把卡哈斯和逃亡成功的部众安置起来,再差遣露米去安抚她可怜的父亲。
当晚,情绪有所稳定的卡哈斯被邀至宫殿第一层的议事厅,他首次进入罗斯人的罗斯堡,为这庞大的城市震撼的同时,也对未来的反攻充满欣喜。
罗斯人“东方之地”的仆从被大肆杀戮?!岂有此理!
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罗斯堡,虽说大部分人连袭击者是何人都不清楚,但兄弟们已经开始传说公爵一定会下达出兵令。
这并非一场远征,而是去讨伐入侵者,去夺回被敌人抢走的属于罗斯的财富。
整个罗斯堡有着完全相同的气氛,便是早点出兵杀敌复仇。
在留里克的议事庭,复仇的气氛非常浓郁,包括庞大的巴尔默克人武装使团,他们这群人也对一场突发的战争充满兴趣。
罗斯人的精英都在这里,还有巴尔默克英雄比勇尼、奥斯塔拉女公爵卡洛塔,凯哈斯一眼便看出了这其中的政治意义。
凯哈斯接受留里克的要求,亲自向所有人说明自己遭遇的事。他被吓坏了,心里也被复仇之欲填满,以至于关于对敌人的描述添油加醋有些过头。
“他们有一千人,每个战士都有铁矛。他们投掷标枪还射箭。他们还善于放火,因打不下我们的山堡就纵火焚烧,我们趁乱逃亡……”
在其描述里,旧的灰松鼠部落的山堡被塔瓦斯提亚远征者占领,继而攻击凯哈斯的领地。
留里克觉得有些蹊跷,“你们的堡垒坐落于土丘应该非常坚固。他们就算是放火,在这积雪遍地的世界真的合理?”
“大人,他们人数太多了,他们堆积木柴制造浓烟,结果点燃了一些松树……有些人被浓烟呛死。”
留里克瞪着眼睛,他实在知晓火灾中浓烟很多时候被火焰更危险。
留里克还是在问关键问题:“他们真有一千人?”
“千真万确,恐怕后续还有战士。据我所知,塔瓦斯提亚人到处猎杀他们领地的猎物,他们人多所需财富也多。我们科文人一直在摆脱他们,想不到他们还是来了。”
“听起来这像是宿命之战。”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留裡克的崛起 線上看-第560章 塔瓦斯提亞敵訊相伴
“是的。他们知道想要抢夺北方的皮革资源就必须歼灭我们。可是这些皮革全都是属于罗斯的,我们是罗斯的仆人。塔瓦斯提亚人就是在羞辱罗斯!”
凯哈斯这话很对大家都脾气,现在比勇尼侧目发言,“兄弟,你的仆人被敌人攻击,等于说也在羞辱我们巴尔默克人。我不知道塔瓦斯提亚人是什么恶棍,现在我宣布,我要带着兄弟们帮你作战。”
那是罗斯人的新盟友吗?这样一来罗斯军岂不是更加强悍!
凯哈斯得此良机再添油加醋,“他们还做了一件恶事!”
“何事?”
“敌人捣毁我们的墓地,还有,捣毁了罗斯的夏季营地。我明白必须歼灭那些入侵者,否则罗斯的渔民就……”
留里克听得墓地被毁猛的站起:“我听说有两个罗斯渔夫的孩子死在你那边,难不成他们的墓地也被毁了?!”
凯哈斯急忙点头,“还有今冬滞留在我那里的罗斯战士。他们帮助我们的女儿孕育,他们都是我们的英雄。可是这些罗斯英雄全都战死了!”
“他们也死了?该死!”
“还有拉到岸上的船都被敌人夺走。”
“已经够了。”站起来的留里克举手示意,其他人也都站起来,眼神里充满仇恨。
凯哈斯说的是事实,只是故意把事情说的凄惨,譬如描述残暴的敌人如疯狗撕咬战死的罗斯战士的尸体,甚至如秃鹫啄食肝脏。
事实的细节已经不重要,留里克代所有人下令,“看来在远征不列颠之前,我们要先拿塔瓦斯提亚人开刀。等到冰消雪融,我们的舰队直接冲到大海对岸,让罗斯的年轻人尽量都参战,让塔瓦斯提亚入侵者的血祭祀奥丁!”
人们吼叫起来,旋即消息就传播出去。
这下已经不是谁有资格上战场的问题,而是罗斯人可以倾巢出动讨伐之。
理论上留里克现在就能派遣先遣军,但是且慢,敌人万一感觉战局不利逃跑可就不好了。
打仗,要么歼灭战,要么创造机会打歼灭战。
而且此战让一切变得微妙。
留里克就怕这一仗耽搁远征不列颠,也担心大军集结后准备出征敌人却跑了。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笔趣-第560章 塔瓦斯提亞敵訊讀書
今年春季必然来得早,冰层在四月就能融化到可以航行。陆路远征当然不如坐船效率高,大军必须航行直达!
现在,渴望新战功的阿里克站了出来,他领衔组织一支五十人的侦察队,坐着雪橇在海冰上狂奔,按照留里克依靠地理知识测定好的方向,直接冲向奥卢河口,继而深入到鲑鱼之主部落被抢夺的领地,故地重游窥探入侵者之所在,再令手下坐着驯鹿雪橇冲回来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