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牛筆老道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明末黑太子 線上看-第937章:御駕親征看書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多尔衮根本不相信蛮明狗太子能猜到自己会带兵从哪处入关,否则决计不会在喜峰口囤积重兵。
当年蛮臣杨嗣昌命颜继祖将山东之兵多半囤于德州,结果被大清王师突袭济南得手,还俘获了一只伪藩王。
更何况此地守军兵力不多,那火油想必也不会太多,只要不分昼夜实施猛攻,必定可以得偿所愿,尽快入关。
王爷的想法倒是好,但到了下面,负责冲锋的汉军披甲兵却被这道命令弄得苦不堪言,死去活来。
冲到距离长城两百步之内,遍地都是土坑,碍于地形所限,必须得一边攀爬,一边躲避炮弹与箭矢的攻击。
这还不算完,真凑到城根地下,上面的狗倭寇一桶接一桶地往下扔火油,仿佛无穷无尽,比己方的步兵还多。
刀山不见得,但火海是众人肯定体验到了。
尽管已经初冬了,可沿着长城脚下,全都被火油烧成了冒着热气的一道焦土。
靠近城根地下,那真是九死一生,能没被烧伤或杀伤,全身而退,便是老天保佑了。
大部分攻城的披甲兵,要么被手榴弹炸死,要么被猛火油烧死,要么被纷飞的炮弹、铳弹、箭矢给干掉。
这种火力只有之前在进攻京城的时候才会遭遇,没想到在喜峰口居然碰上了,这是倒了大霉了……
被重度烧伤之人,即便被同伴抢回来,也会被活活疼死,中度烧伤的也就是躺在那等死,仅此而已。
第二次进攻,汉军连死带伤了差不多一个甲喇的步兵,两次便打没了近两千六百披甲兵,算是极为惨重的损失了。
倒不是说这两千六百人全被打死了,这里面不包括负轻伤,全都是中重度伤兵,回来的结果也会让大军直接减员,根本无法再次参加战斗。
半天时间就折损了这么多士兵,想要得到的结果还在九霄云外,这让多尔衮很是不悦,代善更是恳请十四弟,让他的两红旗出战。
鉴于目前的形势,多尔衮并未同意,在未入关之前,便折损了大量的八旗兵,实为不智之举。
一方面还是让汉军继续冲,不断消耗守军的兵力与弹药,等打得差不多了,再派八旗兵来个致命一击。
另一方面,多尔衮已遣人回去,调派三顺王的兵马协同作战,再调五万包衣阿哈过来。
这些包衣的作用便是在久攻不克的情况下,用人命来铺路!
哪怕全都死在喜峰口,也在所不惜!
三顺王的大军就位于宁远与锦州之间,接到命令,不出五天即可赶到喜峰口。
在出发之前,皇太鸡已然授权多尔衮,若战事吃紧,可直接调三顺王兵马入关作战,无需事先请示。
三顺王所部装备了大量的火炮,包括不下六十门红衣大炮。
这对攻克喜峰口的帮助很大,也是多尔衮最为看重的武器。
真要是己部拥有高达一百门红衣大炮,这会儿已经轰开喜峰口了。
想到这里,多尔衮不禁感到有些懊恼,起兵之前多带些重炮就好了。
不过只要避开京城,一路连下数十城,此番叩关还是可以大获全胜,最后满载而归!
冬季作战,不但是八旗勇士感觉最为适宜的时候,而且北方地区河水结冰,也就让王师省去了再行征用船只的苦恼。
早有早的好,晚有晚的妙,就看如何把握时机了!
从第二天开始,多尔衮命令全军原地扎营,进行修整,等待与三顺王所部汇合。
新封的勇顺王吴三桂没被调来,主要是害怕这厮投诚之后再行反水。
现在还在宁远城内,每天与杜度作伴,把酒言欢。
只要能得到宁远,威胁山海关,对大清来说就是物超所值了。
吴三桂所部是否出力并不重要,只要看着大清王师屡战屡胜就行了。
七天后,三顺王的兵马便于多尔衮大军合兵一处,总兵力逾十一万。
由镶蓝旗驱赶来的五万包衣阿哈还在路上,多尔衮见到炮队已到,便不想再等了。
尽管大清王师每天白天都在进行炮击,可城头上的倭寇每天夜里都在修缮城墙。
这使得炮击的收效甚微,得到了三顺王的炮队之后,多尔衮便决定毕其功于一役。
用一百门红夷大炮直接摧毁喜峰口处的城墙,让对面的倭寇无险可守。
此次炮击,不但要将城墙彻底轰塌,而且要拓宽缺口,使攻杀上去的汉军免遭两面夹击。
具体要发射多少炮弹,多尔衮并不清楚,那是炮队的事情,他只负责下达命令。
总之在这一百门红衣大炮报废之前,必须将缺口轰出来,不然炮队上下都要受罚!
对面的倭军并未装备红衣大炮,故而大清炮队只需将炮位设置在一里开外的距离,便可免遭对方的攻击。
如此轻松的炮击,在炮击京城之后还是首次,这使得大清炮队上下又重拾信心,认为只要炮击得当,便可让己方稳操胜券了。
最初多尔衮打算让手下汉军从山上攻入,结果由于山势险峻,委实难以仰攻,被挫败了两次。
在仔细观察过地形之后,多尔衮便更改了初衷,直接命令炮队轰击位于洼地位置的城关。
只要能轰开缺口,便可撕破此地的倭军防线,顺势将倭军杀得尸横遍野。
被对方憋了半个月,寸步难行之后,多尔衮也没剩多大耐心了。
突破了城关之后,那么喜峰口以南的地形非常利于大军展开。
之前还担心进攻此地会遭到两侧山上倭军的炮火打击,但时不我待,不能再耗下去了。
喜峰口的城关经过阎应元派人修补,现在恢复了原来的雄壮模样,在清军的猛烈炮击之下,依然巍峨地矗立着。
城内的倭军也不还击,在炮响之后便都躲藏起来,犯不着此时与清军硬碰硬。
清军胆敢步兵攻过来,便可用一堆家伙招呼他们,将其杀得鬼哭狼嚎。
“强度不够!将佛郎机以上之火炮,悉数推到阵前,加入炮击!”
“嗻!”
多尔衮看到用一百门红衣大炮都没能达到自己设想的效果,便打算再加上点筹码。
那些中型火炮虽然威力逊于红衣大炮,但在其射程之内,用来敲打城墙还是没问题的。
一次投入五百门以上的火炮,仅仅用来轰击一座城关,这也足以彰显大清王师的实力了。
得到想要的结果是肯定的,但就是不知道会何时能够实现。
攻城的楯车早已准备妥当了,多尔衮又命令就地砍树,多造盾牌与云梯。
为了防止火油烧身,在步兵攻城之前,将身上的甲衣与盾牌都浇上水,结冰之后便可用来防火。
再用湿布掩住口鼻,以避免浓烟窜入,引起不住的咳嗽,甚至被活活熏死。
除此之外,多尔衮命令在步兵冲锋之后,所有中小型火炮都要抵近炮击。
不给城头倭军任何喘息之机,王师不在城头架起云梯,炮击不准停歇!
两个甲剌约三千汉军披甲兵在炮火与楯车的掩护下,扛着云梯与盾牌,疯狂冲向城关。
先登城插旗者官升三级,赏银千两,另赏宅院一座,美女两名!
在这种悬赏的诱惑下,正白旗与正黄旗的披甲兵皆变得亢奋无比。
城头的倭寇不见踪影,大清的炮火愈发猛烈,眼见城关被轰得面目全非,此时便是自己立功之际!
“杀倭寇!”
“夺城关!”
“都给爷冲上去!”
为避免出现拥挤的情况,多尔衮此番只调派了两个甲喇的步兵用来攻城。
己方炮火掩护十分到位,压得城头守军根本无敢还击,用这些兵士应该不会太少。
“轰轰轰轰……”
忽然随着一声声闷响,天空中出现了一堆黑点。
不是别的,正是两百个绑了一堆铁珠的炸药包。
迫击炮是能够曲射的火炮,清军的炮击根本伤不到位于城内的迫击炮阵地。
只要在半山腰的炮手测距完毕,便会挥动彩旗,让城内的炮队明白何时开会。
城前的地面上都有用来测距的木桩,只要清军步兵踏入既定区域,用千里镜看到,便可让迫击炮进行齐射了。
“快用盾!”
“啊啊啊……”
牛录章京话音刚落,随着一阵阵剧烈的爆炸,披甲兵们便被炸得惨叫连连,跟被掀翻的乌龟一样,躺在地上不停地挣扎,嘴里哀嚎不已。
“都起来!接着冲!”
“睿亲王在后面看着我等!”
“不冲者立斩!后退者被乱箭射杀!”
“攻上城头,赏银千两!”
披甲兵听到如此赏罚,只能顶着守军的炮火,硬着头皮往前冲,至少夺下城关就能活命了。
清军步兵冲锋的速度非常之快,使得城内的倭军炮队就打了三次,目标便冲过了迫击炮的最小射程,无法继续开火了。
在这期间,倒是获得了不少战果,城关前至少躺下了一个牛录的披甲兵,尽管很多人没被直接轰杀,也失去了继续攻城的能力。
城关不少女墙都被轰飞,无法掩护倭军足轻用铁炮开火射击,这也有办法来应对。
将麻袋里装上泥土,堆起来,前面放块门板,便可作为临时的掩体来使用。
尔等来多少人,己方就扔下去多少油!
成桶的石油被足轻扔到城下,木桶被摔坏之后,石油流淌地遍地都是。
看到再熟悉不过的黑色液体遍布周遭,即便没有明火,也将披甲兵吓得魂不附体。
只要有一丁点的火星,百步之内全都会熊熊燃烧起来,最终变为一片焦土!
武士根本无需露头放箭,足轻将火箭点着之后,武士用和弓仰射,等火箭落到地面,便可点燃石油。
在得知喜峰口外出现清军主力之后,松平信纲一方面向明国太子告急,一方面调集了两个军驰援过去。
同时还携带了六千桶石油,这些都是往来穿梭的明军骑兵帮忙运过去的,依靠人力就勉为其难了。
松平信纲要看看用石油这种本土极少使用的武器,到底能否抵挡住清军的猛攻。
喜峰口内已经聚集了四千明军骑兵,一旦城关失守,他们就要负责迟滞清军的推进。
用四千骑兵抵挡对方十万大军,到底能抵挡多久,连带队的总兵官曹变蛟也不知道。
但前有辽西总督王在晋下令,后有太子爷亲自督战,曹变蛟也只能做好舍生报国的准备。
方才十二岁的太子爷此番御驾亲征,此举无疑是让明军上下振奋不已。
比较起来,太子爷可是比当年的英宗要英明神武太多了,至少不会重蹈覆辙。
喜峰口至京城不到四百里,从京城出发的援军应该早已赶到了。
然而并未出现在喜峰口外围,曹变蛟对此很是纳闷。
这不等于要放狗鞑子入关么?
那还拼死守关作甚啊???
可太子爷的策略非凡人能够猜透,曹变蛟想不明白之后便不愿多想了。
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又到了,正直小冰河时期,那是格外的寒冷。
本来某太子并不打算出城迎战,更不想御驾亲征。
可为了防止辫子四处劫掠,给北廷腹地来个开膛破肚,也只能强行顶上去了。
经过温度计的反复测量,最冷的一天夜里,户外零下二十度不止。
万幸大军已经做好了冬季作战的准备,保暖用品齐备,加上携带了不少柴火煤炭,士兵在户外也不会挨冻。
此番御驾亲征,某太子将东宫卫队所辖的十四个旅中的十个旅都带了出来,包括两个骑兵旅,留下四个旅连同部分厂卫看家。
李成栋、猛如虎、高杰、虎大威四部人马约两万倾巢而出,阎应元带着五千己部,又调集了三万团练紧随其后。
郑芝龙携此行的两千人,以及原驻京城接受训练的三千郑家军出战,儿子郑成功、侄子郑省英,以及悍将郑举、郑绍、郑芝鳌等皆在军中。
一个营的前东印度公司雇佣兵、三千法军、一万德意志雇佣兵全部出动,他们就是来赚钱的,不出兵就得被穷死。
特种部队是某太子的护身符,自然需要伴驾,三百人足够用了,另外一部分留在京城,以防生变。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准老丈人兼大明首辅薛国观留守老城,次辅吴甡负责新城,兵部尚书王家彦坐镇中城,三人每天皆可通过电话互相联系。
为了对付以谋略见长的皇太鸡与多尔衮,某太子麾下三大狗头军师宋献策、顾君恩、牛金星悉数出战。
加上五千保定兵、一万山东兵、一万宣大兵,此番御驾亲征,某太子麾下兵马达到近十二万人。
这还不算随行的厂卫与三万团练,这两伙人多半指望不上。
某太子也就没算在作战序列里面,尤其是后者,不走掉队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