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權國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權國 起點-3645 密約真相(八)推薦

權國
小說推薦權國权国
“那个人!”女郎就像是闻到了血腥味,全都兴奋地浮上了水面。她知道那个人,也知道自己爷爷从来不喊那个人的名字,她叫明月玲珑,在明月联邦的上层社会的年轻人圈子中,明月玲珑一直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跟明月家的招牌明月心不同,明月玲珑在家族中的声誉毁誉参半,这个有着惊人的美貌和让人难以比肩的武道天才的女孩,爷爷更是明月家战神明月行空,没人人知道她究竟有多少仰慕者,追求者和妒忌者。她的一面,带着英姿飒爽的烈风,另一面,又妖媚如同魔鬼般诱惑。不知道有多少青年俊彦钦慕,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因为她仿佛天生就应该得到的上天眷顾而嫉妒愤恨,如果明月心是一轮万人瞩目的明月,她就如同一朵有着致命诱惑却无情无义的曼珠沙华绽放
在俘虏了所有人之后,又悄然消失,只留下一抹无法消退的夺目光晕。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權國 愛下-3645 密約真相(八)讀書
这是一种让人着迷的魔力。
而才二十岁的明月笼络,在十七岁时以一名军官的身份正式进入军队,经历过战火的洗礼,更是在军中赢了无数男子的钦慕,明月心在明月家族是神秘的代表,是商业上的招牌,但真正引起年青人关注的,却是明月玲珑,明月玲珑的每一个消息,都会迅速成为圈子里最热门的话题。相较于那些关于几乎所有青年人都会在青春萌动时讨论的聊天,杀伐决断的明月玲珑带给这个圈子的话题,更多的是振奋,而明月玲珑最崇拜的偶像,也是直言不讳明月未央这个差点让家族万劫不复的最大叛徒
在明月大厦的房间内,明月未央神色错愕的翻看手里的请帖,很奢侈啊,就算是见多识广的明月未央也这样感叹,完全用纯金线镌刻的金狼头,活灵活现,充满了狰狞和霸气,狼头的两个眼睛更是价值不菲的红宝石,闪烁生辉,这样一个请帖怕是也要价值上万不止的,可见请帖的主人相当烧包!请帖是北方耶律家送来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杜宇抬了抬手,指了指桌子上的另外一个请帖“不但我有,你也有,我都答应了”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權國》-3645 密約真相(八)展示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權國 起點-3645 密約真相(八)鑒賞
耶律家这是要主动出击啊?明月未央神色凝重的放下请帖,他知道中比亚南方几个势力已经基本表示归还帝国银行股份,中比亚南方已经没问题了,可是中比亚北方迟迟不决,几大势力态度不明,而杜宇也没有如同对待龙家那样雷霆手段直接杀人,反而让这件事看起来更多了几分扑所迷离,明月未央看了一眼态度不明的某人,叹息说道
“请帖上所写的这个耶律林长不是普通人,此人是耶律家有名的强硬派,去年因为边境纠纷,就因为下令处决所有的俘虏而引起国际上的严厉谴责,可是此人随后在今年年初的冲突中,再次下令射杀对方的军官,这样的人怕是不会主动交出帝国银行股份的”他希望杜宇知道军人和普通人是不同的,象耶律林长这种职业军人,冷血而残酷,并且不择手段
在明月未央眼中,杜宇虽然拥有神秘强大的力量,但经历浅薄,一个学生,能够有什么经历!明月未央脸色异样的提醒说道“耶律家出身两百多年前的北方王庭,虽然名义上臣服帝国,但两百多年来,耶律家就曾经与帝国王室爆发多次摩擦,但说起来也是奇怪,帝国王室对于其他中比亚势力都是采取强制打压,唯独在面对耶律家的姿态上却是少有的妥协态度,应该是因为耶律家在名义上是帝国盟友而不是附庸,同时手握重兵,而帝国也需要耶律家来制衡桀骜不驯的中比亚北方的原因,但仅仅只是这样,帝国王室完全可以通过扶持李家来达到。。。。。。。“对于中比亚北方盟主耶律家,出身南方明月家族的明月未央所了解的也并不很多
但是明月未央有一点可以肯定,耶律家绝对不是可能甘心臣服的主,当初面对帝国王室的强势,尚且敢于武力对峙,更不要说,现在已经是实至名归的中比亚北部控制者,此次在明月家族的地区设宴,摆明了就是拒绝对方踏上自己家国土的意思
明月未央说出自己的顾虑,可让他没想到的,杜宇只是嘴角撇了一下,目光凝视着窗外的明月大桥“虽然不确定帝国王室为什么会如此忌惮耶律家,但我现在大致也猜到了一些,这次我答应耶律家的邀请,就是为了印证这一点,三百年的契约,是绝对不可能只靠一张纸来保证的,要想保证契约的履行,除了契约签订双方外,还应该有另外一个存在“
明月未央脸色微微错愕“另外一个,这是什么意思!”就连明月未央都感到不可思议,什么叫另外一个,那可是三百年前签订的,就算当时有见证者存在,也不可能活过三百年的时间
“三百年,对于普通人是不行,但如果不是普通人呢”杜宇深吸了一口气,
他亲自负责中比亚方面的原因,他并没有告诉明月未央,其实就是因为,杜宇怀疑,中比亚作为当初帝国末期最开始宣布脱离的势力版图,隐藏着帝国末期崩塌的真正真相
暗刺墨桑在离开前往欧巴罗地区与其他契约家族联系前,就曾经将帝国末期中比亚各方势力情况有一个说明,中比亚几大势力中,明月家注重商业发展,未必有跟帝国撕破脸的魄力,南方宋族倾向偏居一偶,与明月家联手才能立足,比较强硬的是西南龙家,但是以当时龙家的军力,如果敢宣布脱离,就是帝国大军压境的危机
唯一能够有力量对抗帝国的,只有耶律家
而事实也证明,哈格里松被袭杀的消息传来,耶律家第一个宣布脱离帝国,事发突然,以至于当时驻扎在中比亚地区的三十万帝国军队完全没来及反应,
“当时耶律家大军似乎早就得到了集结的命令,就像是早就已经做了宣布脱离帝国的准备”谈到当时的变乱,墨桑的表情带这样一丝苦涩
“你们暗刺难道没有关注耶律家?”杜宇也忍不住蹙眉问道,耶律家是中比亚的控制重点,暗刺怎么可能不关注!
“当时中比亚的暗刺分部正在全力截杀明月未央,谁也没想到耶律家会突然站出来”墨桑脸色尴尬,声音顿了顿说道“耶律家是帝国王室的盟友,麾下龙庭卫遍布中比亚北部范围,里边高手如云,并不比当时的暗刺弱多少,两百多年来,暗刺曾经奉命数次企图渗透耶律家,但都无法进入核心,最成功的一次是三十年前,我们的人通过二十多年的潜伏,终于进入了耶律家的权力核心长老会,但很可惜,也就在当年,这名潜伏人员带领龙庭卫阻击明月未央时,被明月未央斩杀,从后面耶律家的其他人也被龙庭卫以雷霆手段连根拔出来看,我暗刺一直怀疑,当初让我们进入耶律家核心的那个人,可能只是耶律家的故意所为,目的就是为了让帝国王室放松对耶律家的警惕之心,
耶律家突然宣布脱离帝国,给帝国在中比亚地区的控制造成沉重打击,三十万大军完全就没来及反应,中比亚地区就已经是燎原之势了,面对崩了的中比亚,帝国王室只有下令将三十万大军撤回
说起当年的明月之乱,墨桑脸色也是异常严肃,叹息一声“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十年,我依然还是无法知道,耶律家为什么会如此果断宣布脱离帝国,三十万帝国大军就在边上啊”
杜宇微眯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是啊,怎么看,耶律家这就是一场豪赌
但真的是一场豪赌吗?在帝国末期,耶律家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一觉醒来,一切都变了,自己创立的帝国一夜崩溃
“就算帝国末期如何苛刻残暴,但本质上还是帝国王室与帝国银行财权争夺,仅仅这样的财权争夺战,是不可能让堂堂大帝国在几年时间内就分崩离析的,除非,后面有一股力量在推动”杜宇对于帝国末期崩塌的超速度一直都感到有问题,帝国框架是他设计的,虽然不能算多么牢固,但也绝对不可能是一碰击溃的沙盘,帝国平稳运行了两百多年就是明证,就算是帝国末期,帝国的结构框架也没有崩盘,而是自行分裂!外界都认为是帝国银行这个导火索,导致帝国各方势力纷纷独立,却没有人想过,如果各大势力如此团结一致,那么帝国两百多年的统治就绝对不可能做到杜宇在罗本萨姆岛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这后面有一个推手,这个推手才是帝国各大势力敢于脱离帝国的原因
但这在当时只是一个猜测,
而这一次,从新回到这个世界,当了解到世界本质其实是一个被罗桑感染的世界后,杜宇就很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三百年前,自己不仅仅留下了契约,应该还留下了后手,否则没法保证三百年后将一切交回自己手中,最好的后手,无疑就是人,对于普通人类来说,横跨三百年是不可能的,但如果这些后手是紫灵,三百年的岁月就不算什么,三百年前的自己与各大家族签订下这份足以决定世界权柄的契约,一方面是为三百年后的自己从新掌握这个世界铺路,另外一方面,也可能通过紫灵的力量改造了一批人,这些人才是自己留在这个世界的监护者,当帝国进入末期,当局势出现意外,这些人就会快刀斩乱麻,最大程度的减少帝国崩塌对整个世界造成的破坏
来自紫灵领主的感知在告诉他,其中一个正在向这边靠近
晚上九点,城市的灯火,已经亮若万千星辰,宵禁取消,夜生活最繁华这条长达五公里的长街上,一栋栋造型堪称艺术品的大厦,在夜空中散发着梦幻般的光芒。街道中央的行车划流不息,两旁的大型购物商场,奢侈品品牌店,夜总会,虚拟游乐场,酒吧一个挨着一个。在闪烁变幻的霓虹灯和大型广告光幕中,这一切,无不散发着一种迷醉的气息。
衣着考究的伸士,牵着窈窕美貌的女伴的手,拾级而上。泊车员接住飞来的车钥匙,门童殷勤地拉开大门。调酒师手中的摇酒壶,在空中旋转飞舞,漂亮性感的女招待,在灯红酒绿中往来穿行。街道拐角电视光幕上,播放着在某地开始的一场比赛。或是格斗,或是赛车,或是赛马,或是足球。下了注的人们目不转睛,不时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喧嚣。
位于整个广场中心的明月大厦,就像是一个坐在高高的宝座上的王者,脚下城市的灯火,只是这里的陪衬,只有那些豪华到让人砸舌的豪车,那些平常人需要仰视才见的人物,才能穿过下方高架桥一个被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封闭的路口,扶摇而上,抛下四百米之下的俗世的繁华和喧嚣,直接今天宴会的中心会场,一辆接一辆车在魔鬼天堂华丽的大门前停下。
身穿西服,面无表情的强壮保镖,散落在大厦周边,每一个人的位置,都经过了精心的布置。他们冷漠而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今天的他们,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确保那些豪车中走出的人的安全。城市的灯火,公路上游走的光龙,五颜六色的霓虹,闪烁的光幕,在他们脚下透明的高强玻璃地板下方,宛若云下凡尘。

穿着一身黑色V领紧身裙的明月玲珑慵懒地坐在车内宽大的真皮沙发上,修长笔直的小腿蜷曲着,如玉般的脚趾和精致的脚踝,就像上帝精心制造的完美艺术品,毫无瑕疵。这个家伙竟然也来了!”明月玲珑的目光落在前面几辆奢华到了极点的车上,看着身穿北方耶律家军方制服的人从车上下来,身体坐起,手指猛地紧握,
她目光聚焦在一个冷冰冰的耶律家青年身上,这名青年穿着笔挺的耶律家中校军服,正眯着眼轻蔑的抬头看向眼前明月大厦的高层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權國 愛下-3644 密約真相(七)

權國
小說推薦權國权国
中比亚中部,明月共和国首都新京
坐在明月商业大厦第五层东南角靠窗的位置,明月未央一身黑衣,似乎终于放下了内心的纠结,凝望下方漫天风雪的明月大桥上来往穿梭的车流在风雪中形成两道黑色的长线,,叹息了一声,转过身来坐下嘴角苦笑说道“这座明月大桥修建于三十年前,作为当时还是帝国附庸明月商业联邦的一项大工程,横跨当时还只是商业港口的新京港出海口,如果此桥建成,就可以让原先必须绕开出海口的物资流,减少一半的时间进入新京港,而新京港也必然会因此一跃超过当时号称中比亚最大商业港的北方碧蓝港,这么多年来,在普通人眼里,这座明月大桥只是一个建筑上的标示,几乎没有人晓得此桥不但改变了我的命运,也改变了整个天下的命运“
“我听说你父亲当时就是负责建设此桥的负责人之一,而这座桥在即将完工合口的时候出现了崩塌,导致当时施工的七十四人全部坠海死亡,其中还包括帝国中比亚地区总督李良明,帝国方面随即对明月家族展开全面调查,你父亲也在调查中自杀谢罪“杜宇翻起衣领,双目生辉的摇头叹道”七十四个人全部坠海,还全部立即死亡。。。。。只要是正常人都能够想到,除非是死人,否则都不可能七十四人连十分钟的救援都没等到就全部溺死,这应该就是你愤而袭杀哈松里格的原因吧”
“说是,也不是“
明月未央提起当年往事,目光中依然闪过一抹枉然,摇头说道“哈松里格是帝国中比亚军方负责人,素来坚持要求对帝国核心外的各势力采取高压政策,而中比亚总督李良明却是出身有中比亚血统的帝国豪门李族,事实证明,李族代替帝国代理中比亚事务两百多年所秉持温和姿态,对中比亚的稳定起了重要作用,但是随着两百多年岁月过去,帝国王室无疑已经忘记了当初的承诺“
”只能说哈松里格不死,帝国的调查就不会停止,中比亚地区各方势力都会在这次调查中被连根拔起“
明月未央声音顿了顿,双目射出缅怀的神色,叹第二口气道“当时帝国王室已经与帝国银行扯破了脸,帝国银行掌控下的金融体系停止对王室提供资金,在那种情况下,帝国王室很自然的将主意打到了中比亚各方势力上,对于哈松里格对于中比亚各方势力的大举牵扯,更是选择了默许,其中明月家和宋族实力最弱,也是被整治的最惨的,如果不拿出足够的赎金,就把家族所有人全部认定为叛乱处决,然后没收财产,当时的明月家主甚至都死在牢中,这也是为什么哈松里格一死,中比亚地区各方势力第一个选择脱离帝国王室的原因“
杜宇微微沉默了一下,内心也是对于自己后世子孙杀鸡取卵的做法有些无语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權國笔趣-3644 密約真相(七)看書
目光看了一下明月未央这位引崩了自己帝国的导火索人物,杜宇沉声问出内心一个悬疑的问题“我的剑是天庙送给你的吗?否则以你当初的实力,怕是杀不了哈松里格”
杜宇对于明月未央的个人武力评价还是可以的,但也不认为可以完胜帝国末期已经全面进入火器的时代,个人勇武冲击一支护卫队,在火器时代就是笑话,只会被乱枪打成筛子,事实也是,不是自己留在天庙的佩剑,明月未央早就死成渣了,哪里还能横扫天下,被誉为天下第一武者!更是让那个时代在武者个人力量面前战栗
“那剑,是宋族给我的,后来我才知道,是天庙转给的宋族,宋族转给的我”明月未央神色凝重的点了一下头
“果然,这才是真相才对,一切都是算计好的!”
杜宇嘴角微微一瞥,那剑,本就应该在天庙的。。。。或者说,在东南镇守府才对,如果是以前,杜宇只会把天庙看成某个古老文明遗留的遗迹,将这件事看成只是巧合,但是在了解了当前文明是当初紫灵与东南镇守府战场废墟后,天庙在杜宇心中,就绝对不只是一个遗迹,东南镇守府文明虽然被紫桑侵染崩塌,但是东南镇守府也不是完全没有留下反击的力量,
比如类似天庙和圣城这样的东南镇守府基地,依然大面积的留在这个战场废墟,
而且在关键时刻的闪光,曾经数次改变了时代的进程
“东南镇守府。。。那不是已经消失了无数年了吗!”明月未央目光爆亮了一下,他好歹在天庙腹地生活了三十年,东南镇守府的字样是见过的,只是以前,他只是认为那是神秘文明的名称,可现在听来,似乎这个神秘文明并未消亡
“消亡?怎么可能!”杜宇嘴角苦笑,他站起身来到窗户前,看向下方明月大桥上来往穿梭的车流,那无数细小的黑点,或者就是人类低等文明与东南镇守府这样高等文明的巨大悬沟,杜宇凝声说道“一千年前,差一点就统合了欧巴罗内海地区的大王朝在向东扩展时,应该是触动了某个东南镇守府的废墟,被莫名其妙的光源核爆炸死了王朝上层和十几万大军主力,直接导致王朝崩盘,各方部族势力纷纷脱离,开始有了后世王国的雏形,五百年前,圣城文明崛起,但也很快在一百多年后因为爆炸引起的地震而圣城崩塌,圣城文明的核心人物费兰先知失踪,但是从圣城方面传出的锻造,冶铁,建筑等技术开始进入南北欧巴罗地区,对欧巴罗地区文明进度大大推进。。。。。。。高卢帝国和刚非帝国,埃罗帝国,亚丁王国等地区霸主开始崛起直到三百年前,猎鹰帝国崛起,在横扫天下的同时,也让工业文明步伐开始加速,帝国从费兰先知遗留中发现蒸汽机等大批机械图纸,随后纷纷涌现,才有了现在的文明”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东南镇守府的每一次出现,都在时代的节点上”杜宇转过身来,鼻翼重重的闷哼了一声
其实还有一点,杜宇没有说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權國 線上看-3644 密約真相(七)熱推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自己的意识遭遇车祸,横穿三百年到伊卡迪瓦地区这件事,十之八九也跟圣城文明的费兰先知有直接关联!”杜宇早就觉得费兰先知就像是一个引路人,没有人知道费兰先知来自哪里,最后去了哪里,但是种种迹象都在表明,费兰先知最大可能跟自己一样,是一个穿越者,对方在探寻中触动了什么,结果导致自己意识穿越到了先代祖宗上,而费兰先知,最后的埋葬地选择在了自己的地区
为什么!
毫无疑问,
费兰先知感觉到了自己的时间线要断了,所以在疯狂寻找后继者,甚至不惜放弃圣城
那个后继者在伊卡迪瓦,二十年后,果然有人从新接起了时间线
那个人就是自己!
这一切都在说明,东南镇守府并不如所想的那样彻底湮灭,所谓的启零,也不是所谓的自毁
应该是重生到起点才对,把遭受侵染破坏的文明体系彻底毁灭,然后从新开始,并且在某些关键节点上面,东南镇守府做出了重要布置,三十年前,天庙将插在弃剑石上的皇帝佩剑给了明月未央,就绝对不可能只是偶然,因为在罗本萨姆岛上,明月未央并不知道自己身份,却说天庙让他把佩剑又还给了自己的主人,这更像是一种未卜先知,在适当的时候,将某个东西交到某个人手上,从而引动整个大局面的变化,随后自己就从罗本萨姆岛进入了紫灵世界,自己就像是被安排着向前走,正如当年的明月未央,这种力量已经涉及到了神秘学,通过密集而复杂的计算,在关键时刻的节点上,让一切都遵循预定的轨迹发展,这就是未卜先知
神秘学,正是精密无比的机械发展到最终的超越,犹如科学发展到极端就是神学
难怪,当时的东南镇守府已经有了这样的高度,难怪敢把主意打到植物系王者紫灵的头上!可是如果东南镇守府已经拥有了未卜先知的力量,那为什么会没有预测到自己会被紫桑感染这件事?或者,东南镇守府就是故意让自己感染的。。。。。。想到紫灵天下里边那个被自己击毁的傀儡,杜宇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自从成为紫灵领主以来,这种身体上的感觉已经越来越少了,紫灵领主的体能是和紫灵基地联系在一起的,虽然这个世界不是紫灵基地,但却是紫灵天下的一部分,依然可以跟基地方面有着模糊的联系
也不知道林雅那个女人在做什么,最近对于基地的能量消耗很大啊!杜宇暗自嘀咕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突然提升,必然也影响到了基地方面,但是影响有多大却并不知道,如果他知道目前基地已经一脚迈入了中等基地的规模,而突然跃升的基地规模短板也极大,那就是本身所控制的资源与基地不符的问题,就比如一级基地控制不过几十里的资源,可是突然一天,一级基地一夜之间变成了五级基地,仅仅只是几十里的资源,就是杯水车薪,连五级基地的日常运转都无法维持,高速运转的基地立马就会陷入停当
如果杜宇知道此刻自己的基地在紫灵世界做什么,估计也会吐血,林雅正在战争,
为了得到更多的资源,杜宇的紫灵基地已经向两大人类帝国中的一个开战了,紫灵被各大文明称之为变态战争狂可不是白叫的
落地生根,根脉所在,就是紫灵疆域
灯火通明的军事基地的大厅内,一位气质儒雅的年轻中将神色振奋的放下了电话,坐在大厅长桌两排的十几名军官,齐齐暗送了一口气,西南龙家垮了,南方宋族怂了,明月家保持中立,放眼偌大的中比亚地区,除了耶律家还有谁能够力挽狂澜,拿着一个所谓的破瓶子,就想要让耶律家放掉手中经济命脉,任人宰割,怎么可能,我们可是北方之雄的耶律家,虽然已经迈入了现代,但是流动在每一个耶律家子弟血液里的,依然是北方狼族的血,更何况,这里边还有着帝国一代皇帝的雄风遗存,就算是曾经的帝国王室,耶律家也有平起平坐的资格,想要从耶律家拿走东西,就拿出真正的本事来,耶律家不是西南龙家,更不会被所谓的卑劣手段吓到
“大人,家族的电话”一名身穿军服的军官拿着电话走进来
“家族的?”中年将军楞了一下,脸色有些不耐烦,家族长老会不是已经通过决议了吗,难道出现了变化?
犹豫中,中年将军接过电话
“明天的宴会,我会来”
从对面传来的声音,让中年将军的身躯微微一颤
“那个人答应了?”明月家新京政府机构的会议室里,一个总是懒洋洋的中年人,正难得地做出认真的姿态,倾听着几位部下你一句我一句的发言。当听了秘书递上电话之后,他不由眉毛上挑,神色凝重的放下文件在面面相觑的众人面前,
“哦,目标今天晚上会在枫林大酒店出现,那个人也在。。。。”灯光通明的训练馆中,一个身材高挑丰满的女郎,在拳击台上变会做出一组攻击或者闪避动作。侧面透明的数据室里,几名研究员正目光炯炯地盯着数据仪,不时爆发出一阵喝彩声。就在这时,一名带着一副老式眼镜老者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立即按下了停止键,目光闪动,呼吸有些急促,三十年了,那个人应该也老了吧
“为什么停止”十几秒钟后,穿着一身性感紧身皮衣的女郎怒气冲冲杀进数据室,老者将手中的一张邀请函放在桌子上,看了一眼女郎说道“明天,你去参加这个宴会”
“宴会?”女郎眼睛眨了眨,自己的爷爷什么时候对宴会感兴趣了,作为曾经明月家武道第一人,自己的爷爷就是一个传奇,当初一人力战帝国暗刺两大高手,名动天下,后面又在明月家族自立之时,横扫亲帝国的地下势力,被誉为明月守护神,对于所谓的宴会,一直都是轻蔑态度
“你不是想要知道武道的极限吗?老者目光充满了回忆的沉重,声音顿了顿“明天,那个人会出现!”自己被誉为明月家族第一武道家,但其实谁都知道,真正的明月第一,是那个人,那个一剑光寒帝国六十七行省的男人,三十年有无数武道家宣称登顶,却无一人敢说超越,在那个人,那把剑面前,无人不低头!
很多人都以为那个人已经死了,但是他知道,那个人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