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桃花渡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麻衣相師 桃花渡-第1818章 淨穢靈童看書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他抬起了头,对着那些撕咬江辰的水和上们摆了摆手。
那些以凶蛮著称的水和上,竟然立刻就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乖顺无比的落下,默默对着“大水和上”走了过来,安安静静的按着原来的位置,围绕在了“大水和上”面前。
江辰倏然落地,浑身的黑布已经完全被撕咬开,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惨绿的天花下,他的皮肤,呈现出了一种诡异的黑色。
那黑色粗粝不平,看上去极为坚韧,却并不是龙鳞,硬要描述——简直像是龙族身上的顽固皮癣,跟以前那个高贵逼人的样子,判若两人,简直触目惊心。
江辰触碰到了我的眼神,一双眼睛阴冷了下来。
我这才看到,他的眼睛,瞳孔竖起,泛着琥珀色。
那简直——是兽类的眼睛。
难怪,哪怕这些气强大,他也急着要把身上这些不属于自己的气给清理掉。
江辰盯着“大水和上”,目光阴冷,还想逼近一步,可一瞬间,他似乎撞上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简直跟被电了一下似得,瞬间后退了一步,眼神有了愠怒。
“你敢拦着我。”
这附近,跟巨大的肥皂泡一样——有一道看不到的屏障!
跟公孙统之前用的很类似,可一看就看出来——比公孙统的,还要强上许多!
“大水和上”还是慈眉善目的样子,长须一牵,微微一笑:“多有得罪。”
有这种力量的,自然只有一个。
真正的,凌尘仙长!
可他现在尘土满面,一点仙灵气都没露出来,俨然就是个水和上的样子。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優秀玄幻小說 麻衣相師 線上看-第1818章 淨穢靈童分享
而他转过脸看向了我,双手交叠,是道家人常用的古参礼。
可我认出来,左手压在右手下,这是表示谦卑——意思是,他的地位,在我之下,跟古装剧里“给您请安”一样。
我一怔,立刻想还礼——他是大前辈,我怎么受得起?
可没想到,手不受控制,就右手压住了左手,意思是地位高的,跟地位低的还礼,“无需多礼”。
江辰见状,冷笑一声,可拳头立刻就紧了。
那一瞬间,我没分出来——是他操控了我的手,还是,跟之前一步要走下“窗户”一样,我的身体记忆?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麻衣相師-第1818章 淨穢靈童讀書
他自闭于观星阁这么多年,就连底下这么大的骚动也没露面,是“闭关修行”,还是,什么其他原因?
还没等我问,他那枯槁的眼睛,已经看向了我怀里的阿四,微微叹了口气。
“可怜,可怜……”
这个嗓子,不知道多少年没开口说话,几乎像是已经退化了。
“可怜?”江辰一只手撞在了那个巨大的屏障上:“你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吗?”
那股子巨大的秽气,甚至把周围的竹椅子震的撞到了墙上,可整个屏障,却一丝反应都没有。他咬了咬牙。
是啊,阿四这一来,是来找摆渡门报仇的。
我有种直觉——凌尘仙长哪怕不出门,也知道底下发生的一切事。
果然,他看向了阿四,缓缓说道:“她有冤屈。”
这个时候,阿四的脖子已经被黑气漫过去,眼看着,要淹没到了头上了——只要漫过了头顶,她就完了。
而凌尘仙长一只手,就放在了阿四的脖颈上。
只一瞬,一股子巨大的力量从阿四身上炸起,我眯起眼睛,险些被兜过去,凌尘仙长虽然稳如泰山,可他的须发,也全部被吹开,露出了一张清癯的脸。
那张脸刀削斧劈一般,线条英朗,只是,宛如枯木雕琢出的神像,慈悲而苦难。
下一秒,阿四身上的秽气,猛然消散,她的肤色,恢复成了正常的颜色。
“阿四?”
阿四没醒,但是呼吸调匀,脸上逐渐有了血色,显然,重获新生。
我高兴了起来,立刻转脸看向了凌尘仙长:“多谢!”
可凌尘仙长摇摇头。缓缓说道:“要说谢——应该是我谢您。”
江辰的脸上,本来就出现了大块的硬皮,饶是这样,也看得出来,脸色不善。
“您?”我立刻摇头:“当不起。”
凌尘仙长却没有多解释,只是半闭着眼睛微笑:“您遭受的苦难,看来,也差不多了。”
苦难……
这一瞬,四周围那些水和上,竟然真的跟听经讲道的修行者一样,缓缓点了点头,像是在赞同这话。
是啊,这一路以来,我被人背叛,被人追杀,吃尽了苦头,才挺到了现在。
老头儿以前也总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但要是可以,谁乐意吃苦呢?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麻衣相師 愛下-第1818章 淨穢靈童鑒賞
而凌尘仙长这个意思,难不成——是说我这些苦,都是注定的?
当然,他没有进一步往下说,只是微微眯着眼睛,盯着阿四。
“您,又为什么在这里闭关修炼,不见外人?”我四下看了一眼,有些猜出来了:“难不成,是为了这些水和上?”
凌尘仙长没有正面回答:“众生皆苦,大家,不过都在求渡。”
那些水和上,再次点了点头。
江辰却冷冷的说道:“说是这么说——凌尘仙长,你坐在这里不问世事,不也是因为心里有愧?”
有愧?这样一个脱离尘世的仙师,能有什么愧?
妈的,这江真龙,总像是知道的比我多。
一听这话,凌尘仙长微瞑的眼睛,瞬间就睁开了。
他刚要开口,我立马就觉出来,身边有了一阵破风——一个娇小却锋锐的身影,奔着凌尘仙长就扑了过去了!
阿四?
她恢复过来了!
可她沉下了脸,一只手,对着凌尘仙长的天灵盖就下去了!
我的心猛然一沉——她还想杀了凌尘仙长?
可凌尘仙长,却一点要避让的意思也没有,岿然不动!
这怎么行?我翻身挡在了凌尘仙长前面,一只手就握住了阿四的手腕:“刚才是凌尘仙长救了你!”
阿四却冷笑了一声:“他救我?他救我,是因为他心里有鬼!我非得找他报仇不可!”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麻衣相師 線上看-第1818章 淨穢靈童熱推
我顿时愣住了,是知道阿四来找摆渡门报仇,可没想到,这个仇,找的竟然是凌尘仙长!
阿四浑身炸起一股子光来,是极盛大的仙灵气:“你让开。”
她白皙柔嫩的脸颊上,竟然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些纹路——也像是龙鳞!
凌尘仙长依然不言不语,像是阿四做什么,他都打定主意不反抗一样!
阿四的声音,也逐渐从稚嫩的女童声,变的粗哑妖邪:“你让开!”
“让开可以!”那股子力量极大,我调用了金色龙气拦住:“说清楚,是什么仇!”
金色龙气几乎是所向披靡,阿四猛然被掀翻,身体凌空撞在了凌尘仙长设下的透明屏障上。咣的一声。
江辰那张几乎没法辨别出原貌的脸,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麻衣相師 桃花渡-第1818章 淨穢靈童看書
阿四爬起来,眼神冷森森的:“说清楚?可以,那我就告诉你——当初,他们是怎么对待我的!”
她大口呼吸,像是在揭自己伤疤一样,缓缓说道:“你知道净秽灵童吗?”
净秽灵童?
我之前听到了“灵童”和“祛除秽气”,其实隐隐约约就猜出来了。
只是一直也没想到,净秽灵童跟摆渡门能有什么仇恨。
所谓的“净秽灵童”,是一种古早的灵物。
在旧时代,医疗水平低下,各种条件差,孩子夭折的现象十分常见。
有些人认定,孩子夭折,是被脏东西缠上,就会求神灵来清除孩子身上的秽气,让孩子健康成长,说起来,是个保孩子平安的存在。
有求有应,这净秽灵童,就是在这种祈祷之中应运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