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摸寶天師

超棒的都市言情 《摸寶天師》-第533章 太白推薦

摸寶天師
小說推薦摸寶天師摸宝天师
“师傅……真的啊……”
秦庆磊也跟着发现了这个破绽:“上阳台贴,这首诗我们上学时候背诵过,这是李白描写王屋山景色的一首诗词,同时也是缅怀好友司马承帧的诗句,我记得清清楚楚,诗词的最后确实有太白两个字!哎呀师傅你做事也算是小心的了,怎么就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个环节啊!”
“这不叫忽略哈!”
秦越的嚣张气势上来了,抓住沈秋的纰漏大做文章:“李白的这首《上阳台贴》可谓是人尽皆知、单说这古玩圈子里的人那是家喻户晓,如果连这么简单的破绽都没发觉出来的话,那我只能说沈秋师傅国师榜的名号也不过是虚有其表,徒有一个空架子罢了!”
“放肆!”
就在秦越大放厥词的时刻,老祖宗手中的龙头拐杖突然一震,转过身来面目表情异常愤怒:“还不快给沈秋师傅道歉!”
“老祖宗,我说的可都是真的!”秦越自持老祖宗宠爱有加,今天是铁了心要把沈秋拉下水:“字画是假的没错吧!当中还少了两个字没错吧!这种水平的东西别说是五百块了,放在古玩地摊上五块钱都不会有人要!分明就是沈秋眼拙了!”
“你个没眼力的畜生!”老祖宗突然转身过来,径直甩了秦越一记响亮的耳光,啪的一声脆响,整个家宴客厅都听得清清楚楚,显然这次老祖宗是真的发飙了。
秦越的表情凝固,这么多年来老太太都是对他宠爱有加,几个孙子辈的侯后辈中,最疼爱的就是这个聪明的孙子,放在平时就连长孙秦浩都不敢得罪这个刺头,老太太对他基本上也是有求必应。
万万没想到今天的家宴上,老祖宗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为了一个沈秋,抽了秦越的耳光?
“卧槽可以啊师傅!老祖宗从来没伸手打过这小子啊!今天真是给面带派呀!牛逼上天了呀师傅!”
秦越捂着通红的面颊,嚣张气焰瞬间软乎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老祖宗我错了!我错了!”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摸寶天師笔趣-第533章 太白讀書
秦越嘴上这么说,但脑子里还是一头的雾水:这沈秋到底给老太太下了什么魔咒!老太太今天居然打了我!
“快给沈秋师傅道歉!秦越!你待人接物的能力太让我失望了!对人的基本的尊敬都没有!以后还怎么做大事!”
“是是是!老祖宗我知错了……”秦越起身连续给沈秋鞠躬:“沈秋师傅我错了……我错了……”
老太太继续发问:“秦越?你知道错在哪了吗?”
“我……我错……秦越不知……秦越不知道……”秦越心里那个急啊,明明他说的都是对的,明明《上阳台贴》上确确实实少了两个字,我特么到底哪里错了?
看到秦越这幅愣头的模样,沈秋强忍住笑意:“算了算了老祖宗,小孩子不懂事阅历少,再加上二少爷接受的是国外的教育,看不出其中的门道也是情有可原!”
“沈秋你……”秦越脸色憋得通红,沈秋称他为小孩?我他妈明明就比你小一岁!
老太太的严峻面色这才稍微缓和不少:“沈秋师傅受委屈了,第一次上门就怠慢了,秦越你给我跪下!秦浩你来!你来鉴赏沈秋师傅的这幅作品!也该让秦越长长见识了!”
秦越不敢怠慢,转身回来又扑通一声跪下了,另一边面相文静的秦浩出面来到那副《上阳台贴》的跟前。
他首先朝着沈秋恭恭敬敬鞠了一躬:“首先非常感谢沈秋师傅,带来了这么珍贵的一件宝贝,能够为秦家带来这么厚重的礼物,秦浩在此对沈秋师傅表示最高的敬意!”
敬意?什么鬼?
场上最郁闷的除了二少爷秦越,再一个就是小少爷秦庆磊了,他完全没看清楚今天师傅的操作,更看不懂自家人的反应?沈秋带来的不就是一副仿品的《上阳台贴》么?怎么老祖宗和大哥却受宠若惊,完全被征服的那种?
想来老祖宗和大哥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再怎么说也不至于被一副仿品给吓到了吧?
“沈秋师傅带来的这幅《上阳台贴》,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一句,首先它确实是一件仿品,众所周知,众所周知这是李白存世的唯一一件真迹,寥寥无几的二十五个字,成为他留在世间的千古绝唱,据我所知唯一的一副真迹现在就在燕京的顶流师傅马天都的手上,这几乎是行内公开的秘密,去年的时候我有幸陪同老祖宗参观过那副真迹!”
“即便沈秋师傅带来的是一副仿品,但这件藏品的价值绝非普通的字画能够比拟的,唐朝之后的几个朝代,模仿临摹李白作品的文人墨客不在少数,无一不是照葫芦画瓢,仅仅只是画出了三分像!就目前而言,我们看到的模仿作品不下于三十幅,真正能模仿最好的是清朝的画家石涛!但石涛也仅仅模仿出了五分的功力,他的那副模仿的作品在13年的时候被拿出来拍卖,结果却也拍出了三千万的天价!”
“回到沈秋师傅的这幅字画帖子上,我们所能看到的这几个字,每个字的笔法、落笔、以及笔墨的厚重程度,都模仿的惟妙惟肖!如果我不是提前知道真迹在哪,单独看这些字完全辨认不出来真假!太像了!绝对达到了九分九的相似度!甚至跟石涛的那副临摹作品相比,我觉得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绝对是最接近李白真迹的一副!我发誓!”
秦浩不亏是秦家后辈最厉害的,三言两语便概括出了沈秋这幅作品的特殊性,尽管最后少了李白的字号,但就这些瘦体字的完整性来说,这个字画简直堪称是神作!
“刚才我也看到了,这幅字画的宣纸泛黄,并且边缘的纤维已经暴露了出来,根据这一特点可以判断出,这是一副民国时期的仿品,沈秋师傅!恕我愚钝!民国时期能够达到这等功力的人,我想破脑袋也没想到,还请沈秋师傅多加提点?”
“我去!没想到这幅字帖的意义非凡啊……”秦庆磊抓住沈秋的衣角连连感慨:“师傅!你可真是牛啊!下车半小时,您就淘到了这么一间宝贝,恰好还是李白的《上阳台贴》,你这运气可是盖了帽的呀!几百块掏来了这么一件宝贝,绝对是捡到大漏了呀!大哥你说师傅的这幅字帖可以卖到多少钱?”
秦浩煞有介事的分析道:“这幅字帖虽然没有留落款,但他的临摹功底高超,模仿出了李白大师的神韵,把它放在我们长阳轩至少可以卖到三百万的价格!”
“三百万?别说三百万了!就是三千万!这幅字帖也不能随便卖呀!这是沈秋师傅送给秦家的一份厚礼呀!”老太太沉声纠正道:“沈秋师傅!老生研究了一番,也是没看出来这是哪位大师的手笔,麻烦您跟大家提一嘴!”
“恩……”沈秋点头走了出来:“老祖宗、秦经理、那个我首先纠正一点,这幅画是仿品没错,但它却不是民国时期的仿品……”
“额?不是民国?”秦浩摇头接连否认:“沈秋师傅莫要开玩笑了,这幅字帖的字迹我们虽然辨别不出来,但它的这幅宣纸确实名副其实的民国出品……”
“沈秋师傅!不是民国时代的作品?难道它还能是其他朝代的?”老祖宗也随之露出了疑惑不解的表情。
沈秋看老祖宗的情绪颇为激动,连忙上来劝:“老祖宗切莫激动,我你先喝口茶平缓下情绪,我怕我说出来你的心脏会受不了……这位师傅确实有些特别!”
……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摸寶天師-第504章 誰沒規矩鑒賞

摸寶天師
小說推薦摸寶天師摸宝天师
“你!沈秋你……”
褚林峰激动的说不出来话,气得两眼泛白、浑身颤抖、本想着让沈秋下不来台,这下好了轮到他卡在半山腰了。
“沈秋你给我等着,只要有我褚林峰一天在,我绝不会让你呆在国师榜上,从今天开始这国师榜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啊啊啊……”
沈秋没心情搭理他,带着三爷转身离去,丢给褚林峰一句:“沈秋轩宝斋随时恭候大驾……”
沈秋离场,全场随即掀起轩然大波,食客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开来:“痛快!沈秋这话听着舒服,就该整整褚林峰这种不知好歹的老家伙,拿着鸡毛当令箭真当自己是个角儿,早就应该搓搓这些老家伙的锐气!”
“沈秋今天倒是痛快了,可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啊,国师榜的几个宗师都穿同一条裤子,怕是以后要给沈秋穿小鞋了,你说这沈秋也是的,才解决了徐家的麻烦,又惹上了国师榜的宗师,他这是要逆天了吧!”
一向胆小怕事的秦虎都连连感叹道:“这个沈秋啊做了我不敢做的事儿,不得不说今天这出戏唱的漂亮!”
……
临近中午,秦家的后院内。
院子里摆开了一桌丰盛精美的菜肴,老燕京老北京的经典菜肴位列其中,白水羊头、炸灌肠、炒疙瘩、燕京烤鸭、京酱肉丝、黄焖鱼翅、都是最地道的燕京口味。
秦家子孙有一个算一个,满满登登二十八个人汇集一堂,共同为秦家老祖宗接风。
单见石桌中央位置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老太太虽说上了年纪,但精神面貌看起来不错,笑容满面说话亲切,得知了这段时间燕京城发生的大事,老祖宗不禁面露惊讶的表情。
“什么?你们说徐家被一个江城来的小子给收拾了?徐家关门停业就是因为这个叫沈秋的小伙子?这小伙子可以啊!”
秦庆磊主动起身说道:“老祖宗,实不相瞒!这个沈秋就是我的师傅!就在半个月前我认的这个师傅?他不仅是我的师傅,还是我姐的绯闻男友呢!前几天他们在远山寺还过了一夜呢!”
坐在旁边的秦轻语用力在秦庆磊的大腿上狠掐了一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些,秦轻语又急又羞恨不得亲手掐死这个坑货弟弟!
秦家老大秦贵说道:“老祖宗,你也别全听他们说的,关于这个沈秋我找人专门调查过,半年前从江城来的,说白了就是个无名小辈,之所以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完全就是因为电视台和网络上的炒作,属于真看不中的那种,老祖宗你想啊!这种人既然能和小雷玩到一起,那他的水准也就能窥探一二了。”
“大伯!你咋说话的啊!”秦庆磊当场硬怼:“你看不起我没关系,可你别随便侮辱我师傅!凭运气?凭炒作?你在不去试试?你咋不被选定国师榜的宗师?”
秦虎赶紧捂住了儿子的嘴巴,今天是老祖宗回归的日子,不敢惹老祖宗不高兴。
“有意思有意思……”老祖宗放下面前的碗筷开口说道:“看来这个年轻人很有意思啊,不管怎么说能够晋级成为国师榜的宗师,你就说明他身上有点本事,还有你小语!”
好文筆的小說 摸寶天師 我的右手9587-第504章 誰沒規矩鑒賞
老祖宗的目光忽然落到秦轻语的身上。
秦轻语面色一怔,绝美面颊上多出了一抹害羞的绯红。
“小语你看看其他的这些哥哥姐姐,快的孩子都三岁了,再不济的也都预备着给秦家传宗接代,再看看你,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到现在也没见你领个小伙子进家门!”
“我……老祖宗……我的缘分还没到……所以我也不急……”
“那可不行,趁着老生身体还硬朗,你得带一个给我掌掌眼,你算是我们秦家长得最标致的姑娘了,都这么大了还没嫁出去,传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了!”
老祖宗这么一说,秦轻语脸色更红了,如同一只熟透了的苹果,反倒看起来了清秀可人。
“刚才不是说那个小伙子跟你有点意思吗?明天你带来给我瞧瞧,老生帮你掌掌眼!鉴人鉴宝还得是老将出马!”
“老祖宗……我……我和沈秋不是那种关系……我们……”
秦轻语还没说两句,秦庆磊就开口揽了下来:“得了老祖宗!这件事情你就交给我来处理,明天晚上是吧!我保准把师傅带到您老跟前来!我姐脸皮薄抹不开面子,这种事就交给我来弄!”
“老祖宗,真的不行……我和沈秋……”
谁知道这事,秦虎也一口答应了下来:“可以的可以的,老祖宗我看这事是可以的……”
秦轻语的内心濒临崩溃,弟弟坑货就算了,亲养的老爹居然也这么坑?
……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摸寶天師討論-第504章 誰沒規矩鑒賞
中午时分,一辆豪华汽车将沈秋和炮爷从轩宝斋接走,开车的人是个熟人,这人正是白家古玩店的顾店长,上车后简单介绍了沈秋接下来的行程。
“沈师傅,待会我们即将到达淮海路的一家新开的古玩店捧场,店主人是我们白老板的一位老朋友,这家店虽然是新开的,但规模阵容确实往精品店铺去的,一年内冲击精品名店的实力!”
“精品名店?顾店长你确定?”
炮爷瞪大燕京开口问道:“这老板的胃口不小啊,张口就是精品名店!燕京城的精明名店两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并且这几家名店最少也是四五年努力才拿到的名店称号的吧?你们这朋友什么来头?一年之内就想拿到名店的称号!我们轩宝斋都不敢夸下这个海口!”
顾店长整了整领口说道:“没办法,谁让人家实力雄厚呢!这些不是最重要的,我把几个关键要点跟沈秋师傅说说,沈秋师傅是这位老板点名道心邀请过去捧场的,所以请沈秋师傅一定要慎重再慎重,千万不能得罪了对方,否则我们柳老板会很难做!”
“这个没问题!”沈秋开口答应了下来:“不就是走个过场嘛!我懂!”
“那就再好不过了……”顾店长特地找出来一份合同出来说事:“沈秋师傅柳老板嘱咐再三,让您一定要克制好自己的情绪,千万不能惹对方不高兴,如果开罪了这位老板,那么便会对白家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沈秋师傅也就间接的构成了违约的行为,白家有权利让你佩服相关的违约费用!”
“又来这套!”
炮爷直接打断顾店长的话:“你们那狐狸精有完没完!开口闭口就是赔钱!怎么着你家柳老板掉钱眼了啊?”
顾店长一边开车一边解释道:“沈师傅、炮爷、话可不是这么说,咱们之间本身不就有合同加持嘛?既然有合约那就要具备法律约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个老板对我们白家确实是至关重要的!”
炮爷还想说什么,沈秋开口插了一句:“顾店长,这位神秘的老板到底是什么来路啊?柳蓉儿就这么肯定我会得罪他?我沈秋的脾气还不至于被一点就着的吧?”
“沈秋师傅这个不赖你,是那个老板的脾气古怪,气焰十分的嚣张,见谁都没好脾气,可谁让人家有钱呐!这年头有钱就是爷!有钱就得把他给供着!到了到了沈师傅!就是这家新开的古玩店!”
沈秋摇下车窗,一家极具特色的古玩店呈现在他的视线范围中。
潘家园八间连体的门面房,硕大长达十多米的纯铜招牌,门前更是摆着八对威武的石头雄狮,无与伦比的豪华奢侈。
山海宝藏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