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南非巨頭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 南非巨頭-第九百二十七章 不存在的過去鑒賞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无论他如何观察,却只能看到不知道是他的过去还是他的未来扭曲叠合的一道道混合的阴影。
时间长河已经破碎,过去、现在、未来已经混糅。
但是,比起这些,亚戈更在意的,是自己。
他之前的猜测,并不正确。
他并不是什么“认知生命”,而现在这个…..
梦境生命?
时间生命?
阴影生命?
不管应该称之为什么神明,他现在这个状态,也并非他的本质。
或者说也是他的本质——
他的存在形式,是会发生变化的。
就像虫子适应环境那样。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近似虫子的一种变化——“变态发育”。
他会通过近似“变态发育”的方式,转换自己的存在形式。
这才是他的本质。
“适应一切”
他对于那位巴萨托纳帝国的皇帝,又或者说物质界的主宰者的回答,在脑海中国反复浮沉。
巧合?
尽管他并不能够找到确实的证据,但他也难以否定。
毕竟,有太多的线索了。
无论是“带着法斯特的名号回到十骑士中来”这句。
“带着法斯特的名号”和“回到十骑士中”,这上下半句,亚戈并不确定该如何解读,也不能确定前一句是否是主句。
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断句是否正确。
毕竟,还有——
“带着法斯特的名号回来”这种断句。
“十骑士”,原本有法斯特家族的人?还是有他亚戈?
他并不能够笃定地给出答案。
不过…..
在他身上,以那奇特的感官观察自己的时候,的确有看到一个宛如星光般朦胧的银色身影。
但是,那个身影是独立的。
亚戈看到的,其他“时间”的自己,并没有那仿若银之血显现般的外观。
这代表着什么?
亚戈并不能确定。
他的“影子”,那宛如梦境般虚幻、宛如阴影般朦胧的影子,是错乱的,不同“时间”的他,顺序错乱地叠合在了一起。
因此,亚戈也无法判断其具体属于哪段“时间”。
过去?未来?现在?
过去和未来,也许比较容易理解,但是“现在”,或许说起来有些奇怪,但亚戈并不觉得有错。
他,“狄亚戈”,是处于“现在”的时间吗?
又或者说,现在站在这里的“狄亚戈”,是“现在”的狄亚戈吗?
这是一个让亚戈自己有些疑惑又有些许期盼的想法。
之前获得的各种情报,都让亚戈觉得自己的来历有问题,怀疑自己是不是“狄亚戈”本尊。
但是,如果他现在这个想法和疑惑得到证实….
那么….
自己是“过去”的狄亚戈?
是过去某个时间线的狄亚戈?
又或者“未来”?
那一个个不能确定时间线的影子,让亚戈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但是,他也无法确定。
因为…..
他无法接触,无法触碰到那些影子。
听起来像是他原本应该能够触碰到那些影子?
是的。
亚戈的目光转向了旁侧的事物,在雕像台座旁,有一堆碎裂的、仿佛瓦罐般的废弃物上。
在这堆瓦罐之上,重叠着许多阴影。
完整瓦罐般的阴影、像是铸成瓦罐之前的一堆红泥一般的阴影……
朦胧而虚幻,也同样有着近似亚戈身躯一般虚幻朦胧、宛如阴影、梦境一般的模糊感。
亚戈伸出手,抓住了那个完整的瓦罐。
然后,将其捏碎。
阴影之中的瓦罐破碎崩裂。
随即……
地上的那些瓦砾碎片的形状,发生了改变。
其中的大部分,都变得和亚戈所捏碎的瓦罐的碎片形状那般。
没有错。
看着这一幕,亚戈可以确定,这些“影子”,就是代表不同时间的事物本身。
但是……
亚戈缓缓地转过视线,望向了周围的事物。
没有。
除却这个瓦罐本身,其他的事物,并没有发生变化。
要知道,各种事物之间,是相互关联的。
过去的某个事物发生了改变,那么,除非它在被改变前后都是不和其他事物有任何交互,那么,它才不会影响“未来”。
如果有联系,那么…..
用天朝的话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丢了一个钉子,坏了一只蹄铁;
坏了一只蹄铁,折了一匹战马;
折了一匹战马,伤了一位骑士;
伤了一位骑士,输了一场战斗;
输了一场战争,亡了一个帝国。
宏观的整体之中,一个个体的变化,会牵连到其他个体,导致整体发生非常复杂的变化。
这一点,进入“天灾猎手”的序列时,亚戈就已经充分意识到了。
他当时就在想,那戏命师之牌上的蝴蝶和这个序列的能力,与“蝴蝶效应”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个瓦罐的过去如果发生改变,那么,对应的,使用这个瓦罐的人,会有什么变化?
购买、制作、换取新的容器?
为了新的容器,他需要多少劳动?
或者他交换出去的物品,将来会不会是影响他做出某个决定的关键?
基础变量的改变,会影响很多因素,无比庞大的数据计算量,无法进行准确地计算,所以也难以估量。
这就是所谓的混沌理论,所谓的蝴蝶效应。
除非这个瓦罐在改变前后并不与其他事物交互,或者不会影响到某个关键。
但是,不会影响到某个关键,不代表没有影响。
至少,亚戈没有在这个教堂般的建筑中找到什么变化。
那位“阿蒂莱”女士说过的话再次浮现在他脑海里。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时间长河已经破碎”
“过去、现在、未来已经混淆”
“是这个意思吗?”亚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
“正常”情况下,改变过去,会影响到很多事物,甚至改变一个时代的景象。
但是现在,改变了某个事物的过去,只会影响其本身,不会影响到其他事物。
他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整理着自己存在形式发生变化之后,所观察到的“时间”的特征。
“时间”是依附着具体事物而存在的,也可以说“不存在”,因为“时间”是“顺序”,是具体事物的“顺序”。
更准确地说,这些“顺序”,就是事物本身的一部分,属于事物的一个状态。
“时间”存在,也不存在的结论由此得出。
从宏观的角度看,某个时间上,一个事物的变化,会影响其他事物。
但实际上,事物的“时间”只是它自身的状态。
当这个状态混糅在一起的时候。
当“过去”和“现在”混糅在一起的时候。
改变过去,就是改变现在。
可以说,“过去”,已经不存在了。
“一切都是现在”
“一切都是过去”
“一切都是未来”
那位阿蒂莱女士的话,再次在他的耳边回响。
只不过,这一次,他真正地领会了其中意义。
但是…..
为什么自己的影子,不同时间的“自己”,他无法接触呢?
亚戈沉思起来。

好看的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第九百二十六章 時間感官分享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一层又一层一声虚幻而朦胧的音声,仿佛……钟声?
亚戈从那种恍惚的状态中回转了过来。
时间?
不,这是什么感官?
亚戈失去了作为“认知生命”能够直接捕捉到事物信息的能力。
取而代之的,是这种奇异的感官。
这是一种什么感官?
很是奇诡,也让亚戈有些痛苦的感官。
非要明确地说,那就是…..
时间。
对于“时间”的感官。
人是如何感知时间的?
亚戈并没有详细了解过。
他对于“时间”这个话题的了解,大都来自于各种奇妙的神话民俗传说。
他所知的历史中,古代,天朝内外,各个时代关于时间的理解,有记载的,与时间有关的想象,对于“现代”人来说,都比较匮乏。
可以说缺乏想象力?
不,他也不确定。
毕竟,没有文献记录并不代表没有人想过。
古代各种奇妙的幻想,并没有对人是如何感知时间的描述。
但是,非要说的话,大概是….
顺序。
通过环境的变化顺序来感知时间。
而各个地区的早期神话中,时间相关的神,也往往和环境天象、和农牧丰收相关。
天朝的四值功曹,古希腊的各种时序神明。
但这些都是比较宏观的…..
亚戈也知道,自己变化的感官,并不只是这种层面上的。
古代人习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么最基本的单位,也会以日出日落这一个周期为基础。
是通过参照外界环境的变化来感知的。
如果不参照环境,那么,能够参照的对象,或许是心跳?
心跳的节律可以粗略地成为时间的感知。
这些,都是间接的。
无论如何,一般的生灵,比如人类这样的生灵,是无法直接观察,直接感知时间的。
而现在的亚戈…..
痛苦。
能够直接感知到“时间”,对他来说,无比痛苦。
各种各样,扭曲而混乱,破碎但粘连的事物,出现在他眼中。
“时间”,并不存在。
他所感知到的结果,非常矛盾。
他能够感知到“时间”,但是,他感知的结果却是“不存在”。
不存在,那他又是如何感知到的?
应该说,“时间”,并不能独立存在。
“时间”,是和各种事物混糅在一起,依托于事物本身而存在的。
在他的感知之中,所有的事物,都存在着“复数”,但又是单数。
眼前,那原本应该已经被他啃噬殆尽了“雕像”所留下的空台,在此时,在他的眼中,其上却是无数交叠重合的阴影。
宛如梦境一般虚幻的阴影。
这些阴影有一些部分非常相似乃至于完全一致,有些部分不同,它们互相交错着、叠合着。
亚戈甚至能够看到,这些交叠的阴影之中,有一部分阴影,是会动的,仿佛活物一般的样子。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銀鴉之主-第九百二十六章 時間感官熱推
用什么来理解呢?
“量子”?亚戈脑中浮现了这样一个词。
时间并不独立存在,时间与事物本身,是互相交叠的。
独立的“时间”,其本身并没有意义。
是具体事物在这条线上的位置,又或者整合了许多事物在这条线上的共同位置,这个“时间”,这个“时代”,才有意义。
所以说,“时间”,并不存在。
或者说,“时间”,就是“顺序”。
是具体某个事物的“顺序”。
他的某个时期,他所见过的某个事物的某个时期。
泛泛谈及某个“时期”、“时代”,也需要笼统地指向某个或某些事物才有意义。
如果什么都没有,任何或抽象或具体的事物、任何参照物都没有的地方,时间就是不存在的。
在他的眼中,这“现在”应该是空空如也的平台,是由同一事物交叠而成的。
依照某种顺序排列叠合在一起。
这种“顺序”,就是“时间”。
此时此刻,亚戈所感知到的“时间”,那仿佛无数道身影交叠出来的,属于那仿佛虫蜕一般的雕像的“时间”,是让他感到痛苦的根源。
因为,这个雕像的“顺序”,破碎而混乱。
那些在他眼中呈现出阴影一般轮廓的虚幻雕像,互相糅合。
前一个和后一个糅合,又或者和下下个糅合。
这是以他的视角,以他的感官所观察到的。
如果以一般人能够理解的角度来说…..
六岁的你,左腿是十岁的,手是二十岁的,头是一百岁的,身体是一岁的。
甚至,还有更远的….
右腿是已经死亡之后的你的腿。
此时此刻,亚戈所看到的景色,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各种事物的各种不同时间状态的特征,破碎混乱地糅合在一起。
也正是这一刻,亚戈似乎了解到了阿蒂莱所说的话——
“时间长河已经破碎。”
带着一种莫名的情绪…..
恐惧?期待?
亚戈看向了自己。
而后,他看到的是…..虚幻而朦胧,仿佛阴影一般晦暗的银色身躯。
他还是那副近似无头骑士姿态的身躯。
但是,他的身上,重叠着一道又一道身影。
仿佛阴影一般,仿佛他的影子一般,在他的身上或者身前交错,与他叠合在一起。
虚幻而朦胧,晦暗而迷幻的幻影。
这些,是不同时间的“他”?
只是,很可惜……
亚戈也仅仅是能够看到这些不同“时间”的自己。
已经失去了作为“认知生命”的感官的他,无法捕获到这些身影的“信息”。
他看得到,但他却不知道这些阴影到底代表着什么。
他甚至都看不出这些重叠的阴影到底是哪个时间的他。
破碎而混乱地交织在他身上的这些阴影,到底属于哪个时间?
但是,他大概可以确定一件事了。
他的视线,定格在其中一道阴影上。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那是一个灰白色的身影。
和其他的身影一样虚幻而朦胧,仿佛梦境一般虚幻,如同阴影一般而朦胧。
整体看上去,像是一个球体。
像是一颗蛋?一颗卵?又像是眼珠?
过于模糊的身影,破碎而糅杂的身形,让亚戈无法清楚地观察到其形象。
但是,回想着那位陛下说过的话,亚戈心中也不由得喃喃:
“适应一切。”
“虫子的适应性强,可不是个体的角度啊。”
“适应性强的,是虫群。”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銀鴉之主 txt-第九百二十二章 修道徒分享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亚戈本能地对这个场景感到厌恶。
但是,他的感知又告诉他,吃掉这个雕像,对他有好处。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在这样的感觉下,亚戈又探出了左手。
就和右手手臂一般,那仿佛穿戴着银白铠甲一般的左手,也陡然撕裂开来,化为了节肢动物口器一般的姿态,撕咬起雕像。
随着那甲壳一般的雕像被他吞食,亚戈赫然感觉到一股奇怪的变化….
这是他曾经有过的感觉。
没错,他曾经有过这种感觉。
而且,就是不久之前。
在他意识到自己是“认知生命”的时候,他就有过这种感觉。
但是,很短暂,虽然他察觉到了,但是还没有仔细分辨,就被自己是“认知生命”的事情冲击了。
在此之后,他也寻找过这种感觉,但是,并没有再发现。
而现在……
这种感觉的又一次出现,亚戈自然会去分辨。
但是,就在他要通过自己作为“认知生命”的感官去捕捉信息的时候,他却忽地一愣:
“这是?”
…….
“这是?”
穿上了黑袍的亚休恩看着身边那戴着给他另一种感觉的面具的黑袍人:
“什么意思?”
在他的身边,站着几个黑袍人,离他最近的那个,真是之前给他奇特感觉的黑袍人。
这些人是“敲钟人”,是“黑钟教会”的非凡者。
那个臭名昭著的邪教。
他之前也未曾想过,支配了阿拉贝拉的“倒影议会”,竟然就是黑钟教会。
或者说…..
黑钟教会的一部分。
而现在,在他的面前,是一个奇怪的机械。
灰白色调,仿佛刷上了白漆的机械。
而且,其形状也有些怪,像是一只昆虫和螃蟹的结合体。
对此,亚休恩有些不解。
虽然他答应了与倒影议会合作,但其实是迫于形势。
他很清楚地知道,身边这个黑袍人,是序列4以上的强大非凡者。
而现在还是序列5的他,并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够战胜对方。
即使他是双序列,是双途径的非凡者。
而且,他和倒影议会也并没有出现冲突。
更何况,现在,物质界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瞥了一眼巴萨托纳帝国的方向。
血色蔓延到天空,没有人的视线能够穿过那片血幕看到发生了什么。
并且,看到那血色天幕的时候,亚休恩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
不能靠近,要远离。
但是,又有一股莫名的感觉反过来,让他不要离开,不要远离,反而要靠近。
这两种诡异的感觉交织在他的心中。
而且,不只是他。
整个阿拉贝拉的人,无论是平民还是非凡者,都出现了类似的状况。
如果不是倒影议会的出现,亚休恩现在就想离开物质界,去幻影界。
然而,他同样也记得很清楚,眼前这个男人,这个倒影议会的非凡者,说过的一句话:
“趁着那位无法干涉的这个好机会,我们也要行动起来。”
“那位”、“无法干涉”、“行动”?
这些词句,亚休恩也觉得很不正常。
而面对他的疑问,戴着和其他人一样的面具的黑袍人回应道:
“你听说过‘圣修院’吗?”
“‘圣修院’?”
亚休恩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回想起来。
这个名字他知道,是一个并不出名的邪教组织,但是,他同样也知道,在教会的记录中,这个途径来源自一个史诗时代前后回归了虚无的神明。
这个神明建立的教会,就是“圣修会”。
崇尚白色,以密修为宗旨,认为世界会毁灭,只有虔诚地信仰他们的“主”,才能够免于毁灭。
这类教会,亚休恩并不陌生,这种宣扬世界会毁灭,必须信仰他们崇拜的邪神才能够得到拯救的邪教太多了。
不过,的确,这个“圣修会”貌似是最早的一个?
亚休恩的脑海中闪过一连串关于圣修会的记录。
而对于他的回答,那明明穿戴和其他黑袍人一样,但给他奇特感觉的黑袍人则道:
“你知道‘修道徒’途径吗?”
“修道徒?”
亚休恩点了点头。
这个途径序列他有关注过。
因为这个途径的能力很奇特。
“‘修道徒’,信仰哪位神明,就会获得哪个神明领域的力量。”
“秘仪执事,可以通过仪式准备,获取对应序列的能力。”
“通用性”、“泛用性”,对于亚休恩来说,或者说对于很多机械途径的非凡者来说,毫无疑问都是他们经常接触的东西。
各种构装体的设计,虽然特化的方向能够处理对应的问题,但是,泛用性设计,能够面对大多数环境,面对大多数问题的构装体设计,是机械师们需要了解的基础。
还是一个普通的义肢工匠时,亚休恩就需要考虑义肢需要面对什么样的环境——
人的手会经常接触什么环境,脚又要经常接触什么环境。
“修道徒”、“秘仪执事”这两个序列,能够使用不同途径能力,这种泛用性,也是亚休恩考虑过制造构装体的目标。
只不过,他找了很久,也只是找到这两个序列。
别说中序列,就是序列7,他都找不到。
面对这种情况,到了现在,他当然也选择了放弃,毕竟,尽管泛用性高,但是序列8、序列9的能力,和他目前序列5的力量已经不匹配了。
低序列途径的力量是会随着非凡者本人的晋升而获得增强的,如果没有中序列以上的强化,那么这两个序列的能力他也用不上了。
对方为什么要说这个?
亚休恩皱了皱眉,卡在眼眶中的单片眼镜透出他的视线,落在那疑似构装体的灰白色机械上:
“这是修道徒序列的构装体?”
“是的,不过,和你想的不一样,这是修道徒途径的衍生物。”
黑袍人发出了轻笑声。
衍生物?
到了现在,亚休恩当然也知道了旧日姿态,知道了衍生物是什么。
衍生物是和非凡者旧日姿态一样,具备特殊形态的类生物。
机械途径的衍生物,就是“构装体”,拥有一定自我活动能力的构装体。
想到这里,他看了血幕的方向,贵族途径的衍生物,是那种仿佛血肉和阴影般的“血裔”。
不同途径,有着不同形态的衍生物。
但是,这无论怎么看,都是机械,都是实体机械……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銀鴉之主笔趣-第八百九十四章 穢壤中的悸動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身着灰白铠甲的骑士,仿佛旁观者一般,静静地注视着前方的异变。
他的视线内,无数迷蒙的白雾涌动,猩红的血色在大地上涌起。
一根又一根仿佛血肉一般,仿佛植物一般的红色根须,从地面上钻出,向着他所在的位置拍击而来。
穿着灰白色的铠甲的白骑士,仿佛雾气一般向后飘出了一段距离,那猩红色的触手,砸在了地面之上。
被那血色触须拍中的大地,土壤和岩石,迅速化为了猩红色——
血肉。
被那猩红根须击中的地面,陡然化为了蠕动的血肉。
而从那猩红色的血肉之壤中,又是一根根巨大的血色触须拔地而起。
然而,身着灰白盔甲的白骑士,那灰白空洞的眼眸内却没有一点慌乱,仿佛自己并非当事人一般。
他那朦胧虚幻的身体在飘向后方一段距离后,就这样屹立在原地,以淡漠的视线注视着来袭的血色触手。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声难以察觉的嘶吼声,这位态度淡漠的白骑士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唉。”
在他的叹息声响起时,他刚刚抬起的双手,就笼罩起了无穷无尽的白色迷雾。
蠕动的白雾仿佛真实的血肉一般,在隐约呈现的线条脉络中,交织叠合、扩散弥漫…..
一只仿佛通体都由雾气构成的巨兽,在白雾沉降之间,探出了庞大的身躯。
巨龙。
一只通体由灰白色的迷雾构成的巨龙。
灰白色的雾气仿佛血肉一般组成其身躯,但这些白雾,却在诡异的蠕动着,让这巨龙的身姿显得异常迷蒙,仿佛不存在于此处。
白雾巨龙望着前方,望着那一片片血肉触须,仿佛人言,又仿佛兽吼一般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显形。”
无声无息之中,一条向他拍击而来的血色触须戛然停顿,那仿佛植物根须又仿佛血肉般的触须陡然破裂——
啵啵啵!
沉闷的爆裂声之中,无数的血肉从触须上表层炸裂开来,猩红飞洒向四周。
而白雾巨龙的周围,无数雾气挡下了这些流淌着的、黏稠质感的血肉碎块。
而爆裂的血色触手内部,显露出了仿佛骨节又像是昆虫肢体一般的节段。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看着这一幕,白雾巨龙那雾气组成的巨大翅膀猛地一震,涌动的白雾卷起了烈风,向着在此时聚集扑来的另一片血肉触手。
一条又一条的巨大血肉触须的共同追击,即使这白雾巨龙的身躯庞大,在对比之下,也显得十分渺小。
而在这个时候,白雾巨龙再次低沉开口吐出音声,并且挥动了雾状的右爪:
“不可跨越的障壁。”
啪!啪!啪!
一根又一根血肉触须仿佛被无形的障壁挡下了,一根又一根巨大的触须撞在了白雾形成的诡异障壁上,撞得血肉破碎,露出其中骨节般的节段。
紧接着,白雾形成的巨龙前倾身躯,陡然化作一道白色的雾潮,整个身体拖着雾状的残影,向着另一个方向快速飞离。
但是……
就在这个刹那,一根巨大的触手从巨龙飞行轨迹的前方,从地面之下钻出,以凶狠的态势,抽打在了白雾巨龙的身躯之上。
那一条条以无法抵抗的强大态势命中了巨龙腹部的血肉触须,直接将白雾巨龙的身躯击碎。
咔啦!
近乎于无的沉闷响声中,白雾巨龙的脑袋破碎了。
但是…..
几乎与此同时,周围的一切景色,也跟着一同破碎。
一切都仿佛幻象,但那一条条血肉触须却也还是以与刚才的分布状况存在的景象说明,并非如此。
只是那白雾巨龙的身躯是虚假的幻象而已。
距离那些血肉触须极远的另一个方向,一只白雾巨龙宛如与雾潮融为一体般,在空中划过一道灰白的轨迹。
“成功了吗?”
白雾巨龙和身体一般,同样形态迷蒙的双眼,没有转向地看着前方,但是,他能够捕捉到后方的视野。
并没有血肉触须追击而来。
他似乎已经躲过了这一次袭击。
“看来,那位的确要苏醒了。”
自语声中,白雾巨龙的身躯向着巴萨托纳的方向飞去:
“不过,那位陛下应该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了。”
然而,就在他话语落下的瞬间,白雾巨龙的感知中,却忽然多出了一抹激荡的白雾。
“难道是!?”
刹那间,一条通体由白雾构成的巨大触须,轰击在白雾巨龙的身躯之上。
轰!!!
强大的冲击中,白雾巨龙的身躯被击飞出去,身上那宛如血肉涌动的白雾也在冲击之中破碎了。
包裹着高速旋转的狂风,白雾形成的巨大触手,宛如荆棘般,追击抽向了白雾巨龙的背部。
轰!!!
沉重的轰击声中,白雾巨龙的身躯,被荆棘般的白雾触手上的尖刺,带下了一块块血肉。
而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雾巨龙的身躯逐步覆盖上了岩棕色。
仿佛正在化为石雕。
而这样的变化,很快就被扼制了。
从被击中的位置开始蔓延,仅仅扩散了一片,就快速消退…..
而且,可以清晰看到,其身躯上被击中,被撕下血肉的部位,即使对于一般的生物来说,都不是要害。
仿佛,白雾巨龙早已知道自己会受到攻击。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了白雾巨龙的身旁。
那是……
一只有着腐朽身躯,仿佛尸体一般,身上挂着近乎腐烂的血肉的巨龙从白雾巨龙身侧浓郁的白雾之中钻出。
腐骸巨龙张开嘴,猛地一口咬在了白雾形成的触手之上。
被咬中的瞬间,白雾触手的动作戛然而止,仿佛陷入了静滞中。
而在白雾触手上,那满溢的生命力量,也在被腐骸巨龙咬中的瞬间,快速流失消散。
死。
生命力量彻底消散的那一刻,白雾形成的触手,陡然崩溃破碎。
一滩又一滩与腐骸巨龙身躯近似的血肉砸落到地面上,形成了腐臭的大雨。
看着雨点,腐骸巨龙那腐烂的眼珠转向了旁边的白雾巨龙,视线定格在那白雾间隐约露出了羽毛状事物上定格了刹那后,以嘶哑的声音说道:
“为什么她醒的那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