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神筆聊齋 愛下-第一百一十章 誰是閻王?展示

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神笔聊斋
“陛下……”
一曲作罢,公孙九娘翩然上前,端着酒杯,凑到了苏阳身前。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这种苦楚人人都要承受,而你的苦楚,是这些苦痛如山崩海啸,汹涌而来,以至于你没有任何的准备,就来到了这里,但是阴司的存在,就是要补阳世的不足,今后放平心态,兴许在阴司里面,你还有另一番造就,让你能够苦尽甘来。”
苏阳接过酒杯,对公孙九娘劝道。
对于阴魂来说,在阴曹地府,也是一段路途。
公孙九娘展颜一笑,一时间明艳绝伦,对着苏阳盈盈一礼,说道:“九娘知道了。”
苏阳点头,同样为公孙九娘倒了一大杯酒,说道:“愿你能重得欢乐,再享幸福。”
兴许到了给孤园,公孙九娘不会再遇到莱阳生,但是凭借公孙九娘的美貌才艺,在给孤园中,必然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公孙九娘手端酒杯,袖头遮面,一饮而尽,对着苏阳一笑,这才翩然退下。
这边的公孙九娘退下,舞台上面倒是依旧有歌有舞,这里的冤魂到了莱霞里,一直都是哭哭嚷嚷,欢乐极少,这时候仇怨已散,歌舞翩翩,而即将要前往的给孤园又是一个极佳去处,故而在这里,将在这里过去的苦楚一并发散了。
这一场歌舞,一直到了天色渐白,方才是酒阑席散,苏阳召来了给孤园的人,将他们予以引导,把这里的冤魂尽数度化到给孤园中,给他们在阴间一个归宿,而后才和翩翩两个人,向着济南城而去。
济南是一府之地,泉水紧密,风景秀丽,大名鼎鼎的趵突泉便在此地,苏阳和翩翩两个人走入到了济南城中时候,正是天色微白,街道上面已有行人,看到苏阳和翩翩这一男一女,气度非凡,脚程又快,左近的行人生怕惹事,皆远远避开。
待到苏阳来到抚军府上的时候,只见这里火把仍然明亮,一个个守军手中执刀,戒备森严。
“这个江洋大盗的同伙找到了吗?”
“活阎王正在里面拷问着呢。”
“他说自己独来独往,哪里有什么同伙?”
“不对不对,城中的王老爷家中有那么多钱,又没有什么有头面的人罩着,是不是就是江洋大盗的同伙呢?”
外面的士兵们小声交谈,对于苏阳和翩翩两个人走入抚军府邸,没有半点的反应,这里的士兵的整个根都已经烂了,只有将他们全都颠倒个,才能够让这样的军队脱胎换骨。
府邸正堂。
刘圩被吊在了梁上,被人用皮鞭抽打,将刘圩给抽打的不成人样。
抚军正坐在椅子上面,正在一旁喝酒吃肉,看到吊着的刘圩,脸上都是笑容,随即便将碗中的酒泼在了刘圩的身上。
“啊啊啊啊……”
饶是刘圩走南闯北,自以为是个硬汉子,但是遭受到了一夜的折磨,也终于是忍不住的痛叫出声。
“哈哈哈……”
抚军笑道:“居然敢来惹我,你可知道我在军中的威名?”
刘圩被吊在梁上,两眼仇恨,怒视抚军,有生之年,这是刘圩第一次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仇恨一个人,他知道自己是个恶人,但是眼前的人比他更恶,饶是他犯下许多大案,感觉都比不上在这抚军府邸一夜的见闻。
“活阎王……”
刘圩看着抚军,咬牙说道:“这里的人都叫你活阎王。”
活阎王名字的由来,就是因为此抚军酷爱折磨人,对于手下的兵员动辄打骂,倘若有一点不顺心的,就能够有许多闻所未闻的方法来折磨人,让人只欲求死。
“抬爱,都是大家抬爱。”
抚军对于这个名讳缕缕胡子,坦然收下,看着刘圩说道:“现在你明白自己犯了什么错了吧。”
刘圩瞧着抚军,惨笑说道:“我就应该一刀杀了你!”
今夜他来到这里,看到抚军和侍妾睡在一起,并没有拔刀相向,而是先行分说,让抚军放过李贺家人,却不想一念之差,中了麻药,让他一败涂地。
“李贺家中有什么变故,我根本就不在意。”
抚军瞧着刘圩,说道:“倒是你敢于到我的床前,就该死去!”
今夜抚军也是在生死关前走了一遭,回想夜晚情形,让他又惊又怕,接连处置了几个守夜的士卒,这才将刘圩吊起来好好折磨,只愿能出这一口恶气。
“你这么作恶多端,就不怕皇上抓你?”
刘圩闭眼,勉强出声。
“皇上?”
抚军闻言哈哈大笑,说道:“听说皇上也做过阎王,他若是能够来到这里,我倒是想要和他校校本事!”
天下官员皆知道,传说中皇上曾经在阴曹地府做过阎王,而对这种传说,抚军是一笑置之,只当是这皇帝想要恐吓官僚,而他在这济南府上,可真真正正是一个活阎王,两个人谁的本事更高一点,还没定呢。
“那我们就校校本事。”
苏阳出声说道:“我当阎罗只是一段时间代理,才疏学浅,正要好好请教一下活阎王,应该怎么来应付你这种官僚。”
抚军闻言转过头来,苏阳迈步上前,气劲牵引,便让他滚落一旁。
“你……你……”
抚军滚落在地后,看着苏阳的面孔,接连声称你你,却说不出其他话来。
当今朝廷曾经刊印了皇帝画卷,将皇帝的面容分发下面,这一次的画卷比起历朝历代的写意画大有不同,是写实画作,将苏阳的面孔画的清清楚楚,而现在的他看到了苏阳,只觉是画中走出来的人一样,让他心中万分惊恐,竟然说不出话来。
“你冤枉?”
苏阳看着抚军,开口问道。
“冤枉,冤枉!”
抚军连忙答道,指着刘圩,说道:“这一个是江洋大盗!”
“我知道。”
苏阳瞧抚军狼狈模样,笑道:“若是你觉得冤枉,我们不妨在这里开一个诉苦会,问一问这里的士兵士卒可曾被你折磨?”
开诉苦会,正是整理军纪的第一步。
“可以,行啊……”
抚军对此倒是答应了,他在这军中时间已久,带出来的士兵们个个怕他,可不敢轻易的说出他的不是,对于苏阳所说的诉苦会,他倒是一点不怕。
“召集人吧。”
苏阳任由抚军召集士兵,看着吊在梁上的刘圩,双眼一凝,正在那里吊着的刘圩便滚落在地,浑身痛的让他直欲昏倒过去。
“你可敢拉着他的魂魄,前往东岳冥司?”
苏阳看着刘圩问道。
刘圩听到苏阳所言,双眼茫然,片刻之后,就明白了自己的命运,在庙宇里面,他的心脏被掏出来的那个时候,他就应该死去,现在之所以还苟活着,只是因为当今陛下先放了他一把。
他还是要死。
“我……愿意!”
刘圩点头,握拳,咬牙说道。
他是一个恶人,抚军是一个大恶人,如果能够在黄泉路上,还有抚军这样的人渣来作伴,刘圩还是能够接受的,至少路上有个消遣。
苏阳点点头,对于刘圩的表现还算满意,目光看向外面,这时候抚军已经将人给聚集了起来,当前府邸里面所有的人聚成一团,也是黑压压的一大片,只是在苏阳对他们说了什么是诉苦会之后,这里的人一言不发,个个低头,不敢吭声。
“哈哈哈哈哈……”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神筆聊齋討論-第一百一十章 誰是閻王?看書
就在这时候,翩翩携带着一个穿红衣的女子一并来此,看到苏阳之后,翩翩直笑,对苏阳说道:“倒是巧了,我这妹子这些时日,一直都在抚军的府中,和一个木匠媾和,以此来适应为人的法门,对于这府中的事情,我这个妹子倒是看的清清楚楚,酉娘,不如就由你来说吧。”
这红衣的姑娘就是酉娘。
苏阳目光看向酉娘,心中却不期然的想到了一个故事。
聊斋《冯木匠》。
这个故事讲得是抚军周有德在改创故藩邸为部院衙署时候,有一个木匠也在这里住宿,然后木匠看到了一个红鸡,这只鸡子飞到了地上,而后不久,木匠看到了一个十六岁的少女,他当是别人的相好,但是这少女却找到了他,两个人顿时遂于寝处。
等到这边的工程做完,女子跟着冯木匠回到家里,仍旧是晚上来此,两个人一连数月,冯木匠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被掏空,找神婆帮忙也毫无作用,直到女子找到他,说缘分尽了,两个人的姻缘才断,从此之后,女子也没有再找过冯木匠。
看来这个故事,就是酉娘在榨干冯木匠,然后适应成人的故事。
而冯木匠,应该是因为木匠的缘故,才会让酉娘对他另眼相待。
只不过这个故事中的抚军周有德,在历史上面确有其人,打吴三桂的时候,也打出过战绩,和苏阳眼前的残暴抚军并非一人。
“你三天之前,刚刚鞭打了那一位士兵,将他的手指都给打断了,四天之前,你将这一位的牙齿都给打掉了,让他拿出钱财,你才饶过人家……”
酉娘站在当场,一言一句,将她在这府中这段时间,看到的一切细细给苏阳说了出来,这一言一句,也在点动士兵们的怒气。
“现在陛下都在这里,你们心中有什么怨气,自然应该说给陛下,让陛下来为你们做主。”
翩翩对士兵们说道。
原本一直在挤压的怨气骤然被点,终于是有士兵上前,对着抚军说起了抚军对他的罪责,说着抚军这些年来对他的种种折磨,说完之后,对着跪在地上的抚军就是两脚,直将抚军踹的嘴角泛血。
而这种行为,让士兵们彻底燃了起来,对苏阳说起了这些事情后,同时对着抚军拳打脚踢,将一直以来,他们饱受抚军的所有压迫全都释放了出来。
“很好,很好。”
苏阳见此,接连点头,对他们说道:“在这军中,还有谁这样对你们,你们可以一并说出来,将他们的罪责都给交代了,今天在这里一并处置。”
吃空饷的事情,是军中上上下下的事情,只要是军中挂职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沾点,现在苏阳既然来此,就要将这一切都给翻过来,将这里的军队立起来,才能够让这些军队保护百姓,在今后对付各种地主。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兄弟们!”
抚军咬牙站起身来,诏令士兵,说道:“你们都是我的兵,而眼前这个人并非是什么陛下……”
“啪!”
话未说完,抚军就挨了一耳光,是有士兵直接将他打趴下来。
苏阳周身自然散发的气度,让这里的士兵们自然而然就相信了苏阳的身份,对于苏阳要打倒抚军,他们这些受到抚军百般迫害的士兵们自然是赞同的。
“冤枉,冤枉啊陛下……”
抚军见硬的不行,连忙对苏阳求情,只愿让苏阳能宽限他一点时日,让他能够运作,然后再行分说。
“这门外有一个石鼓,正是抚军立的,听说只要是冤枉的人在那里敲鼓,就能够让里面的人听到。”
苏阳对在场的士兵们说道:“你们将他架出去,你们诉一次苦,说一件事,就让他用拳头狠狠敲鼓,如果我听到声音了,那就是他冤枉了,如果我没有听到声音,那就是没冤枉他。”
这正是抚军对李贺的戏码,苏阳现在只是用在了抚军的身上而已。
这话说完,周围的士兵们一并上前,拉扯着抚军就往府邸外面走去,早先他在这里使用职权,立下的石鼓尚且竖着,而抚军只是血肉之躯,真正让他面对石鼓的时候,也终于让他品尝到了过去滥用职权,所说的一切不合理之事有多离谱了。
“敲!给我用拳头狠狠的敲!”
在士兵的一脚下,抚军终究是紧握拳头,对着上面狠狠砸去,只听咔啪一声,在那石鼓上面出现了一个殷红的拳印。
“听不见,根本听不见……”
士兵们再次起哄,逼迫着他继续往上面狠狠的砸,而在济南城百姓的叫好声中,抚军只能挥着拳头,继续往上面砸出另一个血红印……
在府中的苏阳见此摇头,这活阎王要和他校校本事,但显然他的本事远远不够,两个人这一碰,就知道谁才是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