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鎮國天師-第516章 範志剛的惡意推薦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你这是在求我对不对?”范志刚又笑了,用那双布满猩红的眼睛,死盯着两个女人不放,冷冷地说道,“求人就要拿出该有的态度,不如这样吧,你和夏梦一起跪下,我就假装没看见今晚的事,怎么样啊?”
说着,他笑得越来越大声,眼中弥漫的阴狠和张狂,越来越放肆。
绯闻成真
而夏梦和李芳的脸色,却是难看至极。
见两个女人没动,范志刚再度冷笑了起来,说呵呵,你们不愿意求我是不是?其实我早料到了,没关系,等我拿下了你们,将这件事汇报给姥姥之后,就算你们再不爽,也只能被迫向我低头!
说完这话,他身体仿佛就像装了一根弹簧般,一下子就蹿到了夏梦的面前,当胸便是一抓。
他的指尖,又黑又长,在月光下,仿佛尖锐的匕首,而且胳膊上的绒毛,也一根根都炸立了起来,宛如刺猬的针刺,十分夸张。
我和陈玄一定睛一看,发现这家伙的爪子上面,似乎还有淡淡的青烟萦绕,一股浓郁的妖气,也呈现在了上面。
陈玄一呼吸加重,沉声说道,“是转化者,这三个人,应该都是拥有灵猫血脉的转化者,我终于明白,昨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野猫攻击咱们了!”
我吃了一惊,说夏梦也是转化者?为什么我跟她待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却没有感应到任何异常?
陈玄一摇头说,“那是因为她刻意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有许多转化者不愿意让人辨认出自己的身份,都会修炼能够隐藏气息的法门,这种法门对身体会形成一些负担,不过隐藏气息的效果却是极好的!”
我们说着话,前面的战斗却进行得如火如荼,面对范志刚的凶猛爪击,夏梦陡然间往后连退了两步,在停稳之后,居然结出了一个法印,将双手平行举高。
在一瞬之后,她的体内,果然弥漫出了和范志刚十分接近的气息,而且脸上和手臂上,同样长出了一层浅色的绒毛,甚至背后还生出了一根毛绒绒的尾巴!
果然,这夏梦也是转化者,而且同样是灵猫血脉!
启动了本体法相之后,夏梦双手如风雷,重重地打在目标的胸口处。这一掌打中目标,顿时“砰”的一声暗响,竟然将奔疾来的范志刚给一下子跳飞开去。
这手法不错啊!
我看的目不转睛,万万没想到,一个外表看似柔弱的女人,居然会具备这么凶狠的力量。
一掌拍退了范志刚,夏梦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平静地说道,“范志刚,你我一起在姥姥手下做事,已经有好几年,我从没主动招惹过你,但你却一直看我不顺眼,我不想跟你起太多冲突,只希望你能不要继续挑事,只要你答应我,假装今晚什么都没看到,我可以放过你!”
说完这句话,夏梦的脸色开始变得铁青,浅色的毛发从衣服的间隙冒出来,眼睛也荧荧发光,变成了墨绿的色泽。
轉生 眼
范志刚却平静地站在那里,脸色阴晴不定地沉默好久,随后张开布满尖牙的嘴,呵呵笑道,“你在做梦,不拿下你,我怎么能更进一步,成为姥姥的得力助手?”
说完,他倏然前冲,再度和夏梦交起手来。
范志刚的身体优势十分明显,他的手臂粗壮,而且力量也强大了很多,不仅是力量强大,就连身材的灵活性,也并不比夏梦低,指甲破空,每一次挥舞都带着阵阵的腥风,力道大,贯穿力十足。
不过夏梦的攻击手段却比较灵巧一些,他没有范志刚那么健硕的身材,所以走的是灵巧的路子,手腕翻飞,打出一道道的法印,手中竟然有着一圈紫色的光芒萦绕,伴随着法印,上下翻飞。
这种紫色光印,似乎具备着超强的腐蚀能够,一旦印上目标,必然有“滋滋”的声响。
“姥姥就是偏心啊,居然给了你这么强大的力量,不过你别得意太久,现在的我,已经和以前不同了,吸食了那几个人的精华,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范志刚一边战斗,一边发出狂叫,他皮糙肉厚,即便被夏梦打中数次,也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反而依靠着身体的优势,与夏梦搏杀得有来有回,一时之间,两人竟然形成胶着状态。
我和陈玄一则接着看戏,谁也不想帮,看到最后,两人的拼斗已经接近白热化阶段,仍旧是谁也奈何不了谁,眼看夏梦拼斗得这么辛苦,一旁观战的李芳却有点看不下去了,急忙跨出一步说道,“范志刚,快住手,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警告,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呵,你敢对我做什么?如果你现在帮着夏梦对付我,就是和姥姥过不去,我不信你有这种胆量!你敢动手吗?”
“你……”李芳咬着牙,却是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我并不了解这三人之间的关系,但从李芳的反应来看,他似乎对这个所谓的“姥姥”特别忌惮,既不想和对方靠得太近,也不敢得罪对方。
两难的抉择,让李芳直接僵在了那里,一直迟疑着,不敢向范志刚出手。
而吓住了李芳之后,范志刚则是笑得更为大声,直接跳开一步,将双手交叠,手中弥漫出一团幽蓝不定的诡异火焰,直接朝着夏梦身上一打。
至尊召唤师 神也发愁
这一番出手,声势更甚从前,那幽蓝火焰直接化作一双虚幻的手掌,威力无端凶猛,一掌下去,竟然将夏梦手掌引燃,灼烧成一片焦黑。
而夏梦则痛呼一声,十分狼狈地打了个咧咧,急忙跳开,低头看向被灼烧得发黑的右手,脸色惊骇,低呼一声道,“这是幽冥之火?”
“好见识,这是姥姥专门为了你们这些叛徒准备的!”
范志刚占据了上风,立刻桀桀狂笑起来,怒视着夏梦,一字一顿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要么现在就死,要么,你跟我去见姥姥,让她亲自决定怎么处置你,你这个吃里拔外、不知道感恩图报的贱人,相信姥姥一定会将赐予你的东西,一一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