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仙戀之雙生劫》-第三百零二章 與寧川的交流熱推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凌霄宝殿,高居于九重天处,传说中有玉龙盘柱,彩凤飞翔。以凌霄宝殿为中心,各宫各殿皆依此而建,东西南北四大天门以之对称。
殿前九层玉阶,皆为寒仙石所筑,寒气四散,仙气缭绕,有天地穹顶之喻,也象征着自南天门到此殿的九重天。阶下有守卫仙官数百,轮而值之。
就在此时,一道白色的身影自仙阶拾级而上,一手负于身后,执断剑,生得剑眉星目,周围有仙龙二气缠绕,颇有几分肃杀之威。
凌霄宝殿,果真壮丽。四字金匾悬于正中,一龙一凤刻于两边,当见到这几个字的时候,白衣青年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还需要我再动手吗?”西门天一路走来,如今已经登至九重天,再见这数百仙官,目光中已无惧意,反倒是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
“不必了,仙帝已经等候你多时了,请随我来。”领头的仙官微微躬身,随后转头走去。
西门天点了点头,手持着阴阳双剑,跟着仙官踏上了仙阶。其余两侧的仙官见西门天手中拿着仙兵也不多说,显然都是接到了指令。不然若是平常九重天上穹顶之地,岂能容一区区天仙拿着兵器进去?
刚踩到第一层台阶的时候,西门天只觉得肩上一沉,淡淡的压力向他的身躯传输而来。仰头望向玉阶上方,只见带领他的仙官也是颇为吃力,不由得心里露出了然之色。
仙帝位尊,莫说是凡人,就算是仙人也位低一等,设置这九层台阶想必也是为了彰显仙帝的威严,警示身份地位之差。
“不用怕他,你有着龙族之躯。”龙皇忽然传来了一道讯息,在这讯息中似乎有着一丝感情的波动。
“嗯。”西门天再踏一阶,压力成倍增长,但很快就被他迅速化解。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让他感觉到似乎一步跨一界,肩上的压力越来越重。
走到第八层阶梯的时候,西门天的膝盖微微一屈,眼睛里放出一丝精芒。此刻那仙官已站至凌霄宝殿之外,手中拿着笏,一动不动的等候着西门天。
“如果难以走到最后一层台阶,只需要跪下一叩首,压力自然消除。”见西门天许久不上来,仙官不禁好言提醒道。
“不必了,带我去见宁川。”云靴踩上最后一层台阶,堆积在肩头上的压力陡降,久违的轻松让西门天有了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殿门中开,西门天定睛一看,云烟缭绕,光彩熠熠。忽的钟鼓齐鸣,仙音袅袅。待云散烟开之时,各方神仙,依其位而立,神情肃穆端庄。只见群仙簇拥之地,侍女于其后,銮驾威严。
只是和传说有些不同的是,这凌霄宝殿九龙汇集之处,并非玉帝之座,而是一座巨大的仙棺。
但是看到仙棺的那一刻,西门天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了平君仙王用来抵抗魔尊的天地绝杀阵,当时只有他察觉到了少许的龙气。
“拜见仙帝!”领着西门天的仙官率先俯身跪拜,万仙皆尽叩首,场面壮观无比。在整个仙宫之中,最突兀的莫过于那唯一一个依旧站着的白色身影了。
“你见我为何不跪?”仙棺上一道白光逐渐凝聚,一个头戴十二行珠冠冕旒的虚影端坐其上,自有昊天之威。
“你的确有坐上这凌霄宝殿的资格,全盛时期的你,哪怕比上传说中真正的天帝,恐怕你也不差几分。”西门天轻笑了一声,语气微微一顿。
在凌霄宝殿之上,众仙官仙将们至少都是玄仙大圆满的修为。甚至在仙棺下的两位,一位着仙官服饰,一位着仙将铠甲,头上装饰皆有一块金色的宝石,实力更是有真仙大圆满,离仙王只差一步。
“我不向你跪拜,是因为我也是堂堂仙王,你虽然修为略高,却和我也应该是平辈相称。反倒是你作为龙王之子,为何不向龙族皇者跪拜?”西门天一言既出,众仙却没有一个回过头来,依旧雕塑似的跪拜在那里。
“你等退下。”宁川仙帝似乎也不惊讶,挥手间将众仙屏退。转眼间众仙得令退却后,整个凌霄宝殿之中就只剩下了一人一棺。
其实在看到西门天的那一个瞬间,宁川就感受到了。龙族的等级界限十分严格,并且身为龙王和仙王之子,血脉有一半来自龙族,体会显然颇深。
“你难道是龙皇的后人么?”
“呸。”似乎感觉到了龙脉中得意的气息,西门天不由得轻啐了一口。
西门天和宁川虽然都有一半血脉来自龙族,可是宁川是先天练就的。
自出生他就是仙族和龙族的结合,虽然他和妹妹宁璇不一样,他是以仙族血脉为主,继承大半都是仙族的特征,躯体还是颇为脆弱。可是宁璇的修为始终停滞在天仙,最终寿元耗尽。
西门天一开始是仙族,平常催动龙族秘典的时候都要以生命为代价,后来在八荒界找到了主龙脉,才开始了后天的融合。
“我与你不同。仙族不知道你的身份,将你尊为仙帝,而我……”西门天指了指脸颊和额头,苦笑了一声。脸颊上的龙鳞和额头上微微凸起的龙角都在昭示着他与仙族的区别。
我的哥哥是埼玉
“一切都是往事了,我已经死了十万年,留下一缕残魂享受这逍遥自在,对我来说也是最好的结果了。”
宁川仙帝也累了,自从镇压了魔尊,他倾尽了所有的心血,如今也该呆在墓中等待残魂一点一点的消散了。
“可是数百年前封印被破,魔尊出世了。”西门天自殿前走至棺前,竟然也有千步之遥。他此刻来宁川墓,主要是抱着两个目的。
“仙族同等境界是打不过魔族的。那魔尊倘若将封印之力全部吸收,恐怕除了仙帝以外,这仙界将无仙可敌。”宁川与魔尊交过手,当然知道魔尊的厉害。
可是仙界的本源之力在他死去的时候就自动离开,不知去了哪里。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找到仙帝之力了吗?”西门天看着仙棺上宁川落寞的样子,仍然不死心,继续追问道。
“办法倒是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