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8e6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偷名-第720章 邀請閲讀-0otzo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午前,唠了把嗑的众人各自拍拍屁股散去。
这一两年来,各人走南闯北,对棠梨街上的饭店已经不再有兴趣。
还不如回家对付一口。
就也没谁想要一块吃个饭。
再说下午的天气更热,也不太适合溜达。
回去的路上,方年跟陆薇语念叨了句:“社交这行也可以开始做啰……”
陆薇语早听方年说起过,并不意外:“看样子方总这个暑假没法休太久啊。”
“……”
陌陌内测的出现,是影响力俱乐部需要的时机。
虽然方年清楚,如无意外,沈尼尔的红杉资本应该是投了陌陌的种子轮或者至多天使轮。
但这并不会对影响力俱乐部产生多大干系。
也如陆薇语所说,方年回申城以后会忙碌一阵。
该挣的钱,那当然也是不能错过的。
“……”
说了两句‘遥远’的公务,陆薇语话锋一转,道:“棠梨这边优秀的年轻人我都比较熟啊;
像是李军跟柳漾他们这些我不太熟悉的,就没那么优秀的样子?”
闻言,方年稍加思索,道:“也不能太绝对,毕竟优秀这种词本身不是很好定义,古人云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嘛。”
然后,方年又补充了句:“背后不过多议论评价无利益关系的人吧。”
陆薇语点点头,平静道:“嗯,知道了。”
“……”
方年没有往下说的意思。
怎么说呢。
其实方年懂陆薇语的意思。
不能以道理来论,应该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事实上棠梨最近这些年能叫得上号的优秀年轻人,都是跟方年干系比较深的。
刘惜、林语淙、李安南就不说了。
邹萱更是一手被方年送上北大的。
相比之下,干系比较远的,就也确实是能明显看出来分别。
李军一开始不是很认同李安南那个货跟着方年学得要死要活。
高中毕业后去莞城等地的电子厂工作了一年多。
终于开了窍去培训机构学点手艺。
这半年来在培训机构学了些技术,见得也多了。
话里话外其实对上不上大学更加无所谓,乃至不屑一顾。
方年上辈子有过同样的经历。
觉得上大学要花四年那么久,等毕业黄花菜都凉了。
学了一年半载的技术去找工作,也确实一下子就拿到了三五千的月薪。
然后……
想要稍微往上爬一爬,就得搞个继续教育的大专啊本科学历,才好混。
再回头一看,曾经那为数不多去上二本以上院校的同学,发现人家一出来就不愁这个那个。
就好比李军现在能搞定的事情看起来不少,但很可能这辈子都进不了大公司,很难获得技术水准的提升和额外的福利。
而李安南,因为之前乐意自己加把劲,进了东华,就算没有方年,将来校招就能进大厂,这也是一些实打实的差别。
当然啦,人各有命,说不定李军就跟方年上辈子一样,忽然时来运转。
至于柳漾……
属实说,她自打去了京城上大学后,作风不大踏实。
心也野太多了。
怎么都有股子轻浮劲。
都是被对比带来的差距。
同样是京城上学的,邹萱明显比棠梨八中时期更加努力上进了,从面相上看起来都要舒服一些。
李安南咋咋呼呼一个货,去年下半年开始开始成熟起来,今年开了公司后,一下就变得低调了……
该说不说的,要背后不议论、评价他人,对身为前沿系绝对高层的方年、陆薇语来说是不可能的。
比如前沿系内部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被方年讨论评价。
比如一些利益合作伙伴,说的话、办的事也不可能不议论评价。
自己人关起门来都不议论评价一二,这生意是没法做的。
每个人都无法有完全的上帝角度。
有时候一些小细节,对方年他们来说,可能引发灾难性后果。
但不轻易过多议论评价无利益关系的人,倒也容易。
闭上嘴就行……
路虎停进院子里,方年跟陆薇语就闻到了一股香味。
下了车后循着声音才看到林凤、方歆、老人仨在鼓捣自制叫花鸡。
跟院子屋侧面那一角挖了个坑整的。
没有太正式,不过家养的鸡,还是挺有肉香味的。
“嘿,你们赶得真好,再晚点都吃不上热的。”
“哥哥~”方歆小跑过来,小声问,“带没带凉菜啊?”
方年眼睛一转,故意嚷嚷道:“没有!带那东西做什么,要吃饭了,就想着吃别的。”
方歆本来没明白过来,看到方年做了个手势才懂。
赶紧飞也似的跑了。
“……”
…………
…………
3号下午,方年跟陆薇语离开了茅坝。
林凤、方歆、老人这次都不跟着去申城。
在家再待个十来半个月的,会自己出去走走,顶多可能会出境去趟澳门。
不过最起码也得八月份才会去申城。
方年是看看情形,就也会拉着陆薇语出门溜达溜达,过过纯粹的二人世界。
下午三点,关字号湾流G550从黄花机场起飞。
两个来小时后,降落在申城浦东国际机场。
留在申城的三毛跟二子驱车来的机场。
车辆刚驶入院子,就看到了正穿着运动服溜达的关秋荷。
这会已经是傍晚六点,申城这会还好,白天高温已经接近40度了。
“关总这是在散步吗。”
从车上下来,方年抱着膀子看着慢跑的关秋荷。
气得关秋荷当场就不跑了,慢慢走过来,嘴上道:“回家感觉怎么样?”
“还好。”陆薇语笑着道,“我先进去放下包。”
陆薇语走后,关秋荷上下打量着方年:“这次竟然没多待几天,是送薇语?不是说要休暑假了吗?”
“行行行,我这就走。”方年乐了。
关秋荷撇撇嘴:“你做个人吧,休假尽量在申城休行不行,或者随时带个卫星电话,有什么事情也好商量一下。”
闻言,方年一本正经的严肃道:“关总,你已经是个成熟的董事长了,无论当康还是前沿,所有事情你都可以自己做主了。”
“谢了,我一点都不成熟。”关秋荷赶紧道。
这种话关秋荷可不能接。
今天敢接,明天方年就敢彻底甩手。
当康游戏那边还好,经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调整,整个公司架构一目了然,高管架构也配置合理。
再加上股份分享,整体上需要操心的事情很少。
毕竟当康游戏业务其实单一,就维护个游戏平台,督促内部的几个研发工作室开发或者维护游戏。
其它就没有了。
而,前沿这边……
说真的,关秋荷只能是按照方年的规划去跟人商谈各类事务的份。
整体局势把控上,关总自觉能力不够。
“……”
边哔哔赖赖,边走进了屋内。
不多时,方年就拿起了一份可以说是最近最重要的文件。
白粥的最终考核报告。
从上月底就启动了的单对单考核评估。
除了方年以外,前沿办公室每个人都通过不同的事务特别接触了白粥,并于6月30号形成了各自的报告。
方年翻开文件夹后,首先找到了关秋荷提交的那一部分。
在前沿办公室里,关总对白粥的犹疑度是最高的。
黑羽承诺
相同的意见,方年不太关心,不同意见他反而特别关心。
前沿办公室的地位越来越高,每一张桌子的人选也越来越重要,这是必须要谨慎的。
恶魔的圈内 森村诚一
除了吴伏城稍微有些例外,其他人都是磨合许久,最终才演变成现在这样的局势。
关秋荷也知道方年想要看的是什么。
报告最先就开门见山的写了个字号较大的:“可。”
“初步接触性格随和,对前沿抱有极大期望,有想要实现自我价值的野心……5.31。”
“……”
“骄傲,暂未感受到自负……6.2。”
“……”
“有绅士的地方,学识渊博,对得起博士毕业证,进退算是有据……6.29。”
严格来说,关秋荷交上来的是一份观察报告。
每一条都附上了具体日期。
正因为知道前沿办公室这每张桌子的重要性,也知道自己的意见举足轻重,关秋荷才特地多花了些时间。
方年在阅览时,能清晰看出关秋荷对白粥最直观的感受。
有好有坏,有认同的也有不认同的地方。
当然,整体上是认同的。
关秋荷给出的最后总结是:“与之共事,无疑义、无异议,可平等相处。”
“……”
之后,方年一一翻完了其他五人提交的报告。
负婚 草莓
也包括陆薇语的。
也是巧了,陆薇语的也是观察形式的报告,也是比较详细的内容。
最后的总结是:“可共事,应可平等相处。”
“……”
硬要说的话,其实最难的是刘惜,刘惜需要克服自己性格里的部分缺陷,比如执拗。
刘惜也标记了日期。
她花了连续的十天时间。
最后的总结只有两个字:“还好。”
这已经是刘惜给出去的较好评价了。
刘惜大概是最不在背后议论评价人的人,她做什么基本如果追加一个结果评估,都是:
还好,还行,还可以。
看起来好像很随意的样子。
但其实在前沿办公室里,她的评估是有优劣之分的,比如会有:一般、不行、差、非常差。
能让刘惜说一声‘好’,那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难得的事情。
至于很好……
那简直是闻所未闻!
就虽然都是普通简单的词语,大家也经常为了敷衍而无所谓的用着,但在刘惜这里,每个词语其实都是从本心出发的。
“……”
六份评估考察表,一致通过,接下来自然是方年出场。
…………
于是,次日,周一上午。
方年收拾收拾去了杨浦,简明扼要的单独约见了白粥。
但是并不在前沿公司。
甚至不在偷闲,而在关秋荷开的‘茶’楼里。
“咦,怎么是你,方年老弟。”见到方年,白粥有些诧异。
因为今天是工作日,方年当然没用自己的名义,而是温叶的名义。
方年做了个手势:“请坐。”
“想跟你谈点事,喝什么茶?”
白粥眉毛轻轻挑动,心中念头百转千回,欣然落座:“我个人比较喜欢喝咖啡,只有茶的话,龙井可以吗?”
“当然。”方年微微一笑。
接着起身从包间后面的柜子里拿出了明前龙井,亲自给白粥泡了一壶。
然后方年不紧不慢道:“首先我需要说明的是,大约是半年以前,你进前沿不久,就签订了一份新的协议,里面有附加的保密条款,今天的内容将遵循该保密条款。”
白粥脸色依然平静,心中有所预料。
果然,接下来他就听到方年继续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方年,前沿董事长。”
“我早该反应过来才对,在方年……方总你有意提及到你跟陆总的关系时,我就应该反应过来的。”白粥笑了笑。
说着,白粥深深叹了口气,叹道:“其实我是真的不敢想,你就是那位方总,你的表相太具有欺骗性了。”
“不提前沿,光是当康游戏那样以一己之力短时间内将鹅厂挑下王座的战绩,也实在是难以让我将你跟那位高高在上的方总联系在一起。”
方年笑笑:“其实没那么夸张,有些事情是可以归结为运气的。”
接着方年话锋一转,直接道:“今天来见你,只有一件事情,邀请你加入前沿办公室。”
“经过前沿办公室成员的共同观察,你获得了进入前沿办公室的机会。”
“当然,在进入之前,前沿办公室通过所有公开渠道包括一些非公开渠道合法的对你进行了最为严苛的尽职调查。”
说到这里,方年望向对面的白粥:“针对的是你的学术成绩、家庭背景、政治倾向、人文倾向、公开信用……”
“这是调查报告,你可以先看看。”
听方年说完,白粥脸色严肃了许多。
深吸口气,才翻开方年递过去的厚厚文档。
方年喝了口茶,认真道:“因为调查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涉及了一点个人生活,我代表前沿向你道歉;
有关于这点,前沿可以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对你个人进行任何形式的道歉以及赔偿。”
良久,白粥看完了详尽的尽职调查内容,缓缓开口:“我……有几个问题。”
“首先是这份报告里面对我个人生活的涉及非常少,并不需要道歉。”
“不过,我想知道,如果我的公开信用,尤其是征信不太好看的话,前沿会怎么处理?”
“以及……”
“……”
白粥一口气提了许多问题。
事实上,尽职调查里面对白粥私人生活的涉及真的特别少。
只有家庭背景里面有一点,比如从白粥的档案中知道白粥的父母名字,工作信息,也就这么多。
所有关于白粥的个人感情什么的,一概不在内,根本就没往这些方面调查。
方年懒散道:“征信这玩意,我的看法很简单;
人生在世,每个人都可能因为各类事情犯一些错,具体到征信,比如提前消费引发了大窟窿等等,这样的错误偶尔有那么一次并不重要。”
“……”
对于白粥在大多数问题上的严谨,方年还是很满意的。
至于为什么要把尽职调查放在明面上来说,算是测试,更多的是表达前沿的坦诚。
白粥只要不傻,在听方年说邀请时,就会明白这些。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就算一时没明白,在进入前沿办公室后就一定会知道自己被选入之前,会有何等严苛的流程。
“我没问题了。”白粥做了个手势,轻松道,“方总应该还有问题吧?”
迎着白粥的目光,方年坦然点头:“最后一个问题是……”

======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