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4052熱門小說 我真要逆天啦 線上看-第1696章 妖皇迴歸!鑒賞-7gc7r

我真要逆天啦
小說推薦我真要逆天啦我真要逆天啦
有了上次的经验。
当上万丝大道规则之力齐齐汇聚并涌入到杨帆的识海空间之中时,杨帆提前就做了一些遮掩,没有让大道之光再度爆发出来。
片刻之后,波澜渐息,光芒不再。
杨帆低头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规则属性,发现原本已经领悟了五十六条大道规则的数目,此刻已然变成了七十二条。
这一次的至尊殒落机缘,直接就为他增加了十六条全新的大道规则,虽然这些规则之力基本上都只有一丝两丝,最多的也不超过十丝。
但是领悟了就好,剩下的不过就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了,只要时间足够,很快就能圆满起来。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当然,如果能够再宰几个至尊的话,这个过程会更快。
此时,兴奋的不止是杨帆还有他身边的这些弟子们。
他们的脚下,食人花的根茎所笼罩之下的黑白熊祖地之中,上百只幸存的黑白熊大妖也听到了大道震动的煌煌之音,也感受到识海之中突然明悟出来的大道规则之力,同时也切实地看到了从头顶这些根茎之中渗透下来的血色灵雨。
“又有至尊殒落了,这次不知是哪个至尊这么倒霉……”
“好浓郁的血色灵力,不愧是至尊殒落所带来的机缘反哺,果然不同凡响!”
“不对啊,上次至尊殒落机缘所降下的灵雨可远没有这么浓厚,这之间的差距怕是不止十倍百倍吧?!”
很快,就有妖察觉到了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对头。
从它们头顶落下的这些血雨中所蕴含的灵力实在是太浓郁了,比之它们之前所吸收炼化的那些机缘灵雨至少浓郁了五十倍以上!
这让它们不得不怀疑,这一次的至尊殒落机缘,是不是就发生在它们黑风谷,否则的话,没有道理会有这么浓郁的血雨降落在它们的身上。
“是杨帆带来的那几位至尊武者挂掉了,还是别的什么情况?”
熊印神子与熊升老祖相互对视,心中同时升起了一些不安与忐忑。
如果是杨帆的人死了,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可是如果不是呢,那死掉的至尊又会是谁?
“神子大人,你有没有觉得上空那些树根似乎变得有点儿……干枯、没有神采了?”
熊升老祖暗中传音向熊印神子提醒。
熊印神子闻言,神念外放,轻轻扫向笼罩在它们头顶好似天穹一般地树根屏障,继而面色微变。
熊升老祖说得不错,与刚刚这道屏障初出现时相比,现在的这些树根不仅外皮老化严重,内在的神蕴与生机似乎在瞬间就丧失了七成以上!
那感觉,就好像是一只活生生的大妖,在瞬间被人给抽去了血肉筋骨,只剩下一层枯皱的外皮一样,生机消散,精气不在,形同枯槁。
“所以,刚刚所谓的至尊殒落,该不会就应在了这株妖植的身上了吧?”
熊印神子的心头突然一抽,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在心底悄然升起。
刚刚它就已然有所感觉,这株守护在它们祖地上空的妖植非同一般,修为至少也得在巅峰妖皇境界。
现在看来,它还是有些低估了这株妖植的具体实力,这哪是什么巅峰妖皇,这分明就是一株超脱至尊啊!
它可是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守护它们黑白熊一族祖地的强者竟然会是一株比它父皇还要强大的至尊妖植!
可是,哪怕是这样一株已经达到至尊境界的强大妖植,现在竟然也一样丧命在了杨帆的手中,那它们这些甚至连皇级巅峰都还不是的黑白熊,岂不是已经在劫难逃了?
熊印神子心神瑟瑟。
如果它的猜测不错的话,那么杨帆还有他带来的那五位至尊武者,此时应该就在这根茎屏障之外,也许下一秒钟,他们就会破壳而入,将它们这些族人一网打尽!
不自觉地,熊印神子又向着祭台中心的白熊雕像靠近了几分。
这是它最后的救命稻草。
如果白熊妖皇的那段神魂虚影所指的先祖庇佑不是刚刚已经挂掉的这株至尊妖植的话,它们这些族人或许还能有救。
只是,这可能吗?
它们黑白熊的祖地之中,除了这株至尊境的妖植之外,还会再有第二张至尊境的底牌吗?
就算是还有,它能是杨帆还有那五位人族至尊的对手吗?
熊印神子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在紧抓着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同时,内心深处已然满是绝望。
旁边的熊升老祖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身形微颤,双目之中带着些许惊惧与绝望,一时间竟再说不出半句话来。
轰!
就在此时,黑白熊祖地上空,火系规则之力肆意张扬爆发。
在熊印神子、熊升老祖等诸多黑白熊大妖惊恐的目光之中,围拢在它们祖地上空的根茎天幕,只在转瞬之间就在这不断爆发的火系规则之力中被烧成了灰烬!
而后。
杨帆、叶问天、安生、凌天、桑朵朵与司马雪奉六人的身影毫无遮挡地显现在诸妖的眼前。
同时,天空之中犹如瓢泼一般地血雨也开始毫无遮挡的砸落在它们的身上。
婚谋不轨:台长,错情蚀骨 谦谟
不过这个时候,已然再没有一只大妖去欢呼雀跃去大肆吸收炼化这些血雨灵力了。
也是直到这时,它们才清楚地看到了围拢在它们祖地外围上空的这株至尊妖植的全貌,看到了被杨帆给斩断花茎,残破不堪的妖植残尸。
“完了!我黑白熊一族今日怕是要在劫难逃了!”
“没想到继妖圣岭之后,我们黑风谷竟然会成为妖域之中第二个被人族覆灭的圣地!”
诸妖心神惊惧,如丧考妣,面对六位如此强大的人族至强,它们此刻甚至连一点儿想要反抗的念头都提不起来。
之前还高呼着要报仇雪恨,要让人族血债血偿的百余大妖,此时就像是斗败的公鸡,缩头的鹌鹑一样,唯唯诺诺,斗志皆丧。
啪!
一声脆响。
一直紧紧贴着先祖雕像的熊印神子,在杨帆六人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妖力外吐,瞬时就将身前的白熊雕像给击了一个粉碎。
然而。
想像中的救星或是空间传送或是防御屏障并没有出现,脚下散落着的一地石头碎片仿佛在告诉熊印神子,这不过就是一个玩笑罢了。
“父皇啊,你这不是在坑儿子吗?!”
熊印神子绝望得想哭,它刚才可是把全部的希望全都放在这座雕像上面了啊。
结果,屁都没有一个,这不是在玩它吗?
难道,它熊印神子,它黑白熊一族,今日就注定要烟消云散,要亡于这杨帆之手吗?
它不甘心啊!
“咦?”
就在熊印神子内心绝望报怨、不甘不忿不想就这么挂在这里的时候,悬浮在半空的杨帆、叶问天等人不由同时轻咦一声,皆都凝神向熊印神子及它脚边的雕像碎片看去。
熊印、熊升还有在场的百余黑白熊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但是杨帆他们六人无一不是神念感知极为敏锐之辈,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不对。
“刚刚这祭坛好像震动了一下有木有?”
“好像是地脉波动,似乎是有至尊强者复苏觉醒了……”
叶问天、司马雪奉、凌天、桑朵朵与安生五人同时上前一步,将杨帆护在身后。
大黑也是一声轻吠,一脸警惕地立在杨帆的脚边。
他们都是至尊境,对类似的至尊波动感应自然是极为敏感,刚刚从祭台下面传递出来的些许气息之中,他们全都感觉到了一丝心悸与不安。
这样的感觉,就算是在已经四级至尊境的竹之瑶身上,他们都没有感应到过的。
“装神弄鬼!”
杨帆不以为意地轻喝一声,重力领域瞬时暴发,直接向祭台上的百余黑白熊大妖逼压而去。
“你对九级妖帝熊三阳使用重力领域,熊三阳身上的重力威压骤增九千九百九十九倍,实力大减,速度如龟,经络爆裂,血流如柱,重伤不起。精神力+20,精神意志+20,领域范围+10。”
“你对六级妖皇(残缺)熊升使用重力领域,熊升身上的重力威压骤增九千九百九十九倍,经络爆裂,血流如柱,重伤不起……”
“……”
百余黑白熊大妖,除了熊印神子及少数几只皇级大妖之外,皆都被重力威压给逼压得重伤吐血,身子死死地镶嵌在祭台之上,一动不能动。
不得不说,凡是被熊印神子挑中并带到这片祖地之中的黑白熊,修为皆都在巅峰妖皇之上,在杨帆的万倍重力威压之下,大多都是重伤,却没有一妖直接殒命。
“大胆!”
“何人敢在我黑白熊一族的祖地之中肆意行凶,简直就是在找死!”
妖血侵入祭台,祭台之下正在复苏的至尊受激提前觉醒,一道煌煌之声突然出现在杨帆六人,及百余妖族的耳中。
紧接着,一股无上的至尊威势从祭台的底部升腾而起,瞬时将陷入绝境中的熊印神子、熊升老祖等妖全部囊括其中,将它们身上的万倍重力威压直接驱散!
哗!
这样突然的意外变化,使得原本已经绝望甚至认命的黑白熊诸妖,一下就精神亢奋起来,同时跪伏于地,泣声惊呼:
“妖皇大人?!”
“是妖皇大人回归了!”
“我们有救了!妖皇大人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