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nbl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我想留下來 txt-二百七十六閲讀-1tsx8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我答应朱珠在春暖花开时入职她们公司的人事主管一职。在这之前,我最需要解决的是如何将小宝安顿好。此时,小宝已经两岁半。小嘴儿能说会道,眼睛炯炯有神,妥妥的一个顽皮小子。他每日脑子里除了吃喝就是如何玩出新花样。他依旧对一切新鲜事物感到无比好奇,他的好奇心曾让他折了一次胳膊,那样钻心的疼痛,他都没有长记性,胳膊好了之后,依旧调皮捣蛋。
“妈妈,看我!”我亲眼看着小宝骑着滑板车,从台阶上摔下来,他本十想炫他的滑行车技给我看,奈何摔了个狗吃屎,他胳膊着地,瞬间大哭,我抱起他,安慰他,无用。他只哭着说,“胳膊疼,这儿疼!”待我将他外套脱下,撸起袖子看时候,他的胳膊已经肿得老高。
“天哪!快去医院看看吧!估计骨折了!”悠悠妈大惊失色,“悠悠,走,咱们跟小宝一起。快!”
“我叫车!”
“你别叫车了,我老公今天在家休息,我让他开车载咱们去!”允儿妈的大嗓门,瞬间吸引了许多在广场上晒太阳的孩子、大爷、大妈。大多凑过来都是看热闹的。
“不得了,这下不得了,恐怕要打石膏!”一个老奶奶小声嘀咕着。
“咿呀,那可不!这得拍片看看,万一有碎渣在里面,还得把胳膊皮剪开,取骨头渣子!”
我被他们可怕的聊天吓到腿发软,我在悠悠妈妈的搀扶下,勉强抱得动小宝,我走在前,她和悠悠走在后,“上车,小心点,不要碰到他胳膊,小心!”悠悠妈千叮咛万嘱咐。“悠悠,你靠妈妈近一些,别碰到小宝的胳膊了。”
“小宝,你怎么哭了?”悠悠奶声奶气的问。
“胳膊断了,疼,”小宝略带哭腔。
“让妈妈买棒棒糖吃,就不疼了。”
“不能吃糖,牙长虫子。”
“哦,那你到我家,我给你吃饼干。”
“妈妈,我想去悠悠家,”小宝与悠悠聊了一路,反而忘记了疼痛似的。
“好,等下咱们从医院回来,再去悠悠家,好不好?”
“好。”
医院里,无论何时来,都是人山人海。这儿,最不缺的就是人气。“骨折,但是孩子太小,不适合打石膏,影响生长,这样吧,你们回家,给他将胳膊吊起,平常多注意。这个只能慢慢养。”
“医生,”我话还未说出口,就被允儿妈拉住了。“好的医生,谢谢您。”允儿妈带着允儿拉着我,允儿爸爸帮我抱着小宝,我们走了出来。“医生说的是对的,你要是强行给小宝打石膏,他们也会根据你的意愿给孩子打,但是他说的是对的,你只能吊,多注意,这样最有利于小宝的生长。”
“什么意思?万一不小心撞到了怎么办?”
“所以要多注意啊。之前我家允儿脚断了,就是打了石膏,你看到现在她的左右脚都不一样大,这就是后遗症。”
“哦。”
大刁民
“她伤的是脚,还好。小宝不一样啊,是胳膊,万一到时候一个胳膊长,一个胳膊短,那时候你再后悔,哭都没地儿!”
“谢谢你啊,允儿妈,今天多亏了你们跟我一起来,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谢谢,允儿爸爸!”我由衷的表达着我的谢意。
“客气了,刚好我今天休息。”
萧邦还不知情,他出差了,我也没有给他打电话,一来是怕他知道了担心,开车分神,二来,即使告诉了他,他也不能第一时间回来。
中午饭,我们是在悠悠家吃的,允儿、悠悠和小宝三人吃的是悠悠妈做的鸡丝小馄饨。我们三大人吃的是麻婆豆腐、酸辣土豆丝还有椒麻金针菇。
“都是家常菜,讲究吃哈!”悠悠妈一边盛饭一边说。
“哈哈,终于又来你家蹭饭了,我一直惦记着你自创的这道椒麻金针菇呢!”
“是吗?那你多吃点!”
“这玩意儿,好吃是好吃,就是中间夹着许多花椒与麻椒,要是能把花椒和麻椒碾成碎末就好了。”
“小宝妈妈,别担心了,放心,每个孩子都得磕磕碰碰才能长大…”允儿妈看出了我担心小宝的心情,她一直安慰道,“我家允儿,你问问悠悠妈,打小受了多少罪!”
无限黑暗年代
“是啊,小宝妈,快吃饭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真好吃,你做的麻婆豆腐比我之前在学校吃的还好吃呢!”我尝了一口眼前的麻婆豆腐,真的是好吃。瞬间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灵儿判给谁了,你们知道吗?”
“她妈妈?”悠悠妈看着允儿妈,一脸疑惑,“不会是她爸爸吧?”
“是啊,灵儿妈一没存款,二妹经济来源,法官酌情判,灵儿现在跟她爸爸了,好像被她奶奶带回老家了。”
“啊?那灵儿妈妈得多伤心啊?”
“这个没办法啊,灵儿已经大了。现在灵儿妈去工厂上班了,她上次跟壮壮妈聊天,说等攒了钱,她要上诉,灵儿可是她一手带大的。”
“过段时间,我腰去上班了,”我突然说。
“什么?你去上班?你上班小宝谁带啊?”
“送去托班。”
“哎呀,托班不行的啊,他还小,托班照顾的不细致的,先不说哭了闹了有没有人哄,就是能不能吃好,都还是个问题。那儿的老师,有几个能做到像待自己孩子一样用心的?”
“就是啊,我看经常有新闻爆出来孩子被虐的消息,我都不能看那种新闻,我一看啊,我的胸口就堵得慌!”
“小宝妈妈,你是怎么想的?你的心还是真够狠的呀,孩子这么小,你竟然想把他送去托班。你是怎么了?家里缺你那份工资啊?”允儿妈有些不解。
“小宝现在胳膊还受伤了,你就是送,也尽量等他胳膊恢复好了再送去。”
“嗯,我知道。你们别担心,把他送去托班,是我考虑很久的,他现在已经两岁半了,生活基本能自理,我到时候给他好好找个靠谱点的托班。”
“你是有什么事吗?”悠悠妈问。“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说给我听,或许我能帮到你。”
我只笑笑,我能说什么呢?我能说我带孩子带烦了腻了,我不想再闲在家里?我能说萧邦将家里的存款都拿去给他妈妈?我能说我回去照顾婆婆又与她闹不和?我能说我真的是囊中羞涩了?悠悠妈是个善良天真的人,我不能将生活中的这些阴暗和见不得人的一面告诉她,她的世界是温暖的、是充满阳光的,我怎能与她说这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