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wbj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笔趣-第245章 你這個長沙太守就是有可能辦不出房產證的小產權分享-yg56e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被晾在南郑驿馆的周瑜,一开始还觉得自己料事如神:
刘备没有第一时间见他,甚至都没有第一时间派人来跟他谈,肯定是因为刘备的伤情比较严重,所以他和太史慈、华佗同时抵达,要以先召见华佗看病为重。
但是,仅仅在驿馆里吃了一顿晚饭之后,周瑜就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武断了。
汉中王对自己居然这么礼遇?莫非是觉得事关重大,所以要好好招待、沐浴斋戒然后才谈?不然,怎么会拿出这么好吃的菜招待来使?总不可能这儿驿馆的待遇平时就那么好吧?
小镇生活
其实周瑜吃的也没啥,无非是火锅、烧烤,还有些油炸的菜,就是胡椒、花椒之类的香辛料下得比较重,把这个时代难以避免的肉食腥膻味儿都彻底盖住了,搁后世都算是垃圾食品。
什么胡椒冷吃兔、先油炸后勾芡的狮子头、先用胡椒腌渍然后再烤的牛肉、先用孜然腌渍然后再烤的羊排。
至于火锅,因为不方便牛羊肉腌制入味去腥,所以周瑜吃到的火锅不是家畜肉的,全部是涮鱼片,看上去很清爽。但是汤底用了汽锅鸡蒸出来的鸡汤,鱼也是汉朝时才刚刚传入西南长江流域的黑鱼,为了防止周瑜吃不惯,也备用了更常见的草鱼。
黑鱼原产也是印度地区,但汉朝时已经传入了长江流域上游,也不知道最初是怎么传入的,估计是沿着青藏高原或者横断山区的水网,被早期好事的西南夷先民从一条江里搬到另一条江里的吧。(黑鱼离开水还可以存活几天,科学家认为这是它被古人在不同河流之间无意迁徙的重要原因)
“这鱼是《神农本草经》里传说的乌鳢吧,鱼皮那么黑,刘备身边那些达官贵人的生活真是奢侈啊。这涮鱼的鸡汤为何如此鲜美清澈?居然不见半点杂质,也完全不是靠香料来掩盖异味的,简直难以想象。亏我在江淮生活了十几年,居然论吃鱼都不如西川之地,惭愧。”
周瑜吃完一组汽锅鸡汤涮的黑鱼片后,简直感慨到怀疑人生,而他压根儿不知道,这种蒸鸡汤的汽锅,其实是李素这个月才刚刚发明的。
历史上汽锅鸡这道菜色和汽锅这种餐具,大约是明清两朝才在云南渐渐发展出来。虽然是砂锅,但是蒸馏效果还不错。
跟传统烟囱火锅差不多的造型,只是烟囱矮了点,加个密封性稍好的盖子,把锅子底下从炭火改成滚汤,就能把汤蒸汽源源不断蒸到内锅形成鸡汤,与直接把肉浸在汤里炖的烹饪方式相比,这样的肉汤更为清澈,没有泡沫。
而李素发明汽锅的本意,还不是蒸鸡,只是蒸酒,少量弄点高度酒精,给华佗做外科手术时少量使用的。
不过因为效率太低、代价太高,浪费严重,李素并不打算量产,也不可能量产高度酒精。太浪费粮食了,在灾荒遍地的汉末,这种技术扩散开来只会导致穷人更深重的苦难。
所以这个发明他打算掩藏起来,只给己方高官名将做手术的时候有限使用(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本人将来万一需要手术或者清创可以用,谁让李素爱惜生命呢),为了掩盖这个真实目的,他才说这蒸锅是为了吃汽锅鸡。
当时还被张飞、鲁肃等人鄙视了:伯雅这厮,为了吃口鲜美清澈的肉汤,又大动干戈了。不知道这种破锅靠蒸汽蒸出一锅汤,比直接炖煮要多耗费四五倍的木柴或者木炭呢!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炭贵啊!
……
周瑜就这么迷迷糊糊地享受了两天,第三天一早,终于接到了通知,让他去汉中王府谈正事儿,有人接见。
周瑜连忙收拾好形象,整理了一下要说的台词,谨慎地去了。
接见他的正是李素。
周瑜毕竟官职地位,他之前只有一个居巢县长是朝廷实打实册封的,目前还有一个临时差使,扬州牧主簿,是孙坚孙策跟他聊了这个计划后,派他出使之前临时加的官。
所以周瑜的地位比右将军低太多了,能得到右将军亲自接见,已经是非常荣幸。他也少不了要行一些重礼、说点崇拜的话。
没营养的客套话和外交礼节还是得说的,李素也问了他这几天玩得舒不舒服,周瑜当然要表示“饮食起居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说完这些后,李素表示:“孙破虏之意,我主已知。不过长沙之地,既然久无人治理,正当听由刘荆州自表太守,私相授受非人臣之礼。
依我之见,孙破虏去年既已受袁术所表破虏将军、豫州刺史之衔,长沙太守之职已当封还朝廷才是,至今还窃据不去,本就不当。故而此事我们也很难合作啊。”
李素说的话,都是严格遵照朝廷法度的。
“卖太守”这种事儿,周瑜也知道不能直说,他只是在跟孙坚关起门来讨论时,才会用那种目无朝廷的措辞。
理论上,孙坚的长沙太守应该已经没了,之所以迟迟霸着不放,也是仗着“我们是讨董诸侯,所以董卓控制的朝廷的新乱命一概不受,凡是剥夺讨董诸侯官位的任命都是对讨董大业的破坏”的大义名分,打了个一年多的时间差。
而随着王允反正、王允又被李傕郭汜所杀,孙坚再占着位置不走,让长沙那点残余守军关起城门自守,合法性也越来越低。
刘表要是肯进攻,其实完全可以把没有大将防守的长沙拿下来的。但刘表也不敢贸然破坏外交关系怕引来连锁反应,加上旁边还有赵云在宜都和武陵看着呢,形势复杂。
周瑜听完,也不否认,他知道李素这是在压价呢,所以只是顺势切中要害又不失恭维地解释:“右将军之言甚是,然今日汉中王若只是要申明朝廷法度,但差遣一六百石属吏打发瑜便是了,何劳右将军亲自纡尊降贵说这些?”
言外之意就是:刘备派你来,就是看准了值得交易,而且正是因为交易的肮脏,所以他才只让最心腹的谋士直接谈,不想丑事被手下的低层文官知道。
“草,这都能拍马屁?还拍得挺别致。”李素心中暗忖,都有些不好意思再虚伪假清高了。
行,既然不能直接用清高撇清,那就改为用清高压一下价吧。
李素改口道:“公瑾不要误会,我不是矫情,是觉得孙破虏此番交易,不太有可能交付成功,我怀疑他的交付能力。刘表会随时有借口另表长沙太守的,他这个职务,再过几个月说不定就什么都不值了。
三国演义之我佐刘备 傻傻的丫头
李傕郭汜虽然挟持天子,可他们目前的合法性,看起来还是比董卓乱政时期要高一些。李傕郭汜如今还仅为扬武将军杨烈将军,士孙瑞、马日磾等王允时期的重臣依然留用,还升官了。
月前,李傕刚让太傅马日磾、太仆赵歧持节抚慰关东,袁绍、曹操接受马日磾之节,天下唯有汉中王拒受其节。刘表如若也上表受马日磾之节、兵另表长沙太守,这也不算是背盟吧?长安如果以三公集议的名义批复同意,汉中王想接手孙破虏的出让,也是不妥的。”
李素这番话,不了解李傕初期外交与政治权术环境的看官,可能会稍微有点懵。
这里稍微解释一下:李傕郭汜的合法性,在刚杀王允后的最初,是跟董卓差不多暴虐的,天下人都觉得这是董卓余孽,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李傕这人非常狡猾——或者说是他背后的贾诩非常狡猾,当时贾诩教了李傕一招外交拉仇恨的计谋,那就是自己只称扬武将军,暂时不领任何三公九卿的职务。
同时,在王允被杀后一个多月,长安周边稍稍安定后,贾诩就劝李傕把曾经跟王允同谋诛董的士孙瑞、马日磾都名义上进一步升官了,只不过不给实权,更不给兵权。而皇甫嵩被尊为车骑将军,也是发生在这时候。
反正刀把子是始终牢牢握在西凉军将领手上的。
这一手非常歹毒,这就相当于,历史上在王允被杀后一个多月、到王允被杀后将近半年,中间有四个月的时间差里,李傕郭汜的暴行和逆状是被短暂洗白了的,至少是套了一层遮羞布。
李傕封完这几个官之后,就立刻让马日磾持节,让关东诸侯都承认。而袁绍和曹操为了自己抢夺青州、徐州地盘的利益,也纷纷表了自己在青州、徐州的官,李傕一接受,袁绍和曹操就暂时受了马日磾的“持节宣慰”,假装相信“李傕郭汜没有乱政,他们只是杀了独断专行的王允一人,你看,王允死后,其他三公九卿都留用了嘛”!。
当然了,历史上李傕郭汜毕竟是没有耐心的人,贾诩的奸谋也只是压制了他们小半年的膨胀期,到了192年年底,他们纷纷露出了本来面目,李傕把皇甫嵩搞掉自任车骑将军,其他军头也纷纷凌驾于士孙瑞、马日磾和其他长安三公之上。
而袁绍和曹操也正是到了这一步之后,在193年下半年,彻底再改弦更张表示李傕郭汜是国贼。至于为什么去年曾经有四个月认为他们“不是国贼”,曹操袁绍也不会去反省,而是可以光明正大地说“那四个月他们确实还没表现出像国贼嘛,我看他们挺尊重朝廷老臣的,似乎只是针对王允一人”。
反正官字两张口嘛,外交诈术什么都能无所不用其极。
而李素现在强行点破这一点,就是在提醒周瑜:刘表是有可能跟袁绍、曹操那样,暂时承认李傕郭汜合法性,来换取另表长沙太守的。所以刘备不相信孙坚能交付,说不定刘备刚给了他粮食和真金白银,他的交付就无效了,刘备得承担‘给了钱不能马上办理房产证的交易风险’,所以你丫别乱开价!
期房能卖现房的钱么?小产权房能卖商品房的钱么?你丫的你那个长沙太守,就是有可能办不出产权证的小产权!
当然李素是知道,李傕不久之后就会忍不住,就会让朝廷的公信力彻底恢复到“国贼”状态,但周瑜还不知道啊。
李素是知道自己能手眼通天办下房产证,但买的时候还要按照“你这是小产权房”的说辞来狠狠压榨卖房人的心理价位。
周瑜果然面露“被看穿了”的痛苦神色,有点不知道怎么开价了。
才十八岁的周瑜,还是嫩呐,几句话就被李素戳穿了孙坚急于出手的患得患失。